“切!七宗门的天才算什么,我们的云师弟可是把萧洛城都给废了而且只用了一招!萧洛城是新月城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我们的云师弟把他都给废了,那云师弟,岂不是成了新的第一人?”

“说的没错!新月城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现在居然在我们新月玄府里简直像是做梦一样!”

“云师弟,你是哪里人呢?今年真的只有十六岁吗?虽然你的年轻看上去很小,但居然那么厉害,真的让人不敢相信你才十六岁”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汇集在了云澈的身上,其中多为敬佩、崇拜、仰慕,当然,也不乏羡慕嫉妒的。如果云澈是在其他的情形或场合下让人们见识了他的实力,那么完全不至于引这样的效果,而今天的宴会,云澈不但以实力震惊全场,更是让被七宗门压制了不知多少年的新月玄府狠狠扬眉吐气了一把,让他们对云澈敬佩惊叹之余,更多了一分感激。

李昊捂着胸口走了过来,向着云澈感激的一颔,道:“云师弟,感谢你帮我报一箭之仇,虽然这样说有些大言不惭以后府中若有谁欺负你,我第一个不会饶恕他。”

“哈哈,也算我一个。”李昊的堂哥李浩然也哈哈笑着道。

“姐夫,原来你居然这么厉害!”夏元霸也不顾身上的伤痕挤了过来,目光灼灼的看着云澈:“我以前一直最崇拜我姐,以后,我最崇拜的人就是姐夫你了。”

“好了,大家不要再围着云师弟了。他虽然没受什么重伤,但玄力消耗太大,经不起你们这么吵闹。”

蓝雪若在新月玄府的弟子中有着可谓最高的威信。无论是她的实力、相貌、气质,还是她的性格,让玄府中的众多男女弟子都深深为之折服。她短短一句话,让周围的喧闹一下子平静了下来,蓝雪若走到云澈身旁,担忧道:“云师弟,如果你只是伤了萧洛城,那一切还好说,但萧洛城这次不仅是伤了,还废掉了,萧宗一定会报复,说不定马上就会找上门来。这件事上,他们根本不可能信守所谓绝不追究的承诺,整个新月城,也没有哪个人或哪个势力能制约他们信守这个承诺你准备怎么做?”

蓝雪若的话,让所有弟子的兴奋一下子全部冷却了下来,脸色都变得无比凝重。萧宗在新月城的势力有多庞大,他们都清楚的知道。萧洛城被废这件事会引来萧宗多么猛烈的报复,他们也足以想象的到。萧宗的报复新月城中,谁能承受?

或许云澈唯一的选择,就是马上逃离新月城,逃的越远越好。

“呵呵呵呵,这件事,你们就不用多操心了。”

随着一阵平和的笑声,秦无忧笑呵呵的走了过来:“身为府主,我自然会保护好府中的弟子,你们无需担心。如果才刚上任就让萧宗欺凌了弟子,我也没脸在这新月玄府待下去了。”

“府主大人。”看到秦无忧走近,弟子们纷纷行礼。这个秦府主比上一任周府主要平和很多,也神秘很多,实力,更是胜出不知多少倍。以他的实力,纵然在苍风皇城,都足以列入高手行列,在这新月城中,更是不弱于七宗门的任何一任门主宗主。这样一个人物居然来到这新月城任府主,让很多人深感惊诧。

“府主大人。”云澈也很是恭敬的一礼,目光中透着少许怪异。

秦无忧微微点头,目视云澈,关切道:“云澈,身体状态如何?”

云澈微微一笑:“不太好,不过,只是说话的话,完全没问题。”

秦无忧一怔,然后脸上闪过一抹有些无奈的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陪我说会话吧几位长老,带着众弟子先回玄之府,至于这个主殿,两刻钟后再让人来打扫吧。”

众长老知道秦无忧是有话要和云澈单独说,同时应声,然后带着所有弟子离开。

踏出主殿大门时,慕容夜回头看了一眼云澈,脸上闪过幸灾乐祸的冷笑:竟然废了萧洛城这次我看你怎么死!

宽敞的主殿里只剩下了云澈和秦无忧两人。安静之中,两人一时间默然相对,半天都没有开口。面对这个有着强大来历和实力,又处处透着神秘的府主,云澈的眼神很是平静,反观秦无忧,神色却是有些复杂。

最终,还是秦无忧先开的口,他苦笑一声,道:“唉,没想到我秦无忧纵横一生,威风八面,却被你这个小娃子狠狠算计了一道而且明知道是被算计还不得不跳进来。”

云澈也笑了,笑的很是歉意,恭敬的行了一个晚辈礼,道:“晚辈不知天高地厚,让秦府主见笑了。”

“这种没用的客套话就不用说了。”秦无忧挥了挥手,一脸苦相,然后忽然道:“你就这么确定,我一定会尽全力把你保下来?我第一次见你,你也是第一次见我。我来这新月城也不过才一个月,认识我的人或许不少,但了解我的人,可以说一个都没有。你又是哪里来的自信?你不会不知道,只要我稍微有点犹豫,你这条小命今天就彻底交代在这里了。而如果换做其他人,十个人中,有九个半连犹豫都不会有,管你什么天才,直接仍给萧宗你废的可是人家宗门的少宗主和未来希望!”

云澈嘴唇微勾,看着秦无忧的眼睛道:“要完全了解一个人,往往需要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但若想知道一个人的基本性情,只需观察他的眼神就足够了。府主大人觉得呢?”

第80章 云澈的心思

“哦?”秦无忧再次怔了一下,因为云澈的这番话,根本不应该是出自一个十六岁少年之口。而更像是从一个饱经风月沧桑的中年,甚至老年人口中说出。

“你就这么相信我不,应该说,你就这么相信自己的感觉?”秦无忧越感觉到云澈的非同寻常。

“基本上吧。”云澈笑了一笑道。只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了解这抹笑的真正含义。曾经,要杀他的人太多太多,遍及了全大6,除了那个他愧对一生的女孩,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为杀他而出现。

遭遇了一个、两个、十个、百个、千个、万个之后,他只需看一眼对方的眼睛,就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要杀他,又或者是真实还是虚伪,是善良还是罪恶,这是一种不知要经历多少次生死边缘才能练就的眼力。这其中所蕴含的一切,根本无法用语言去诠释,也根本无法为他人所理解。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nzxkd.dzhhyy.com

qfan.dzhhyy.com  g26.dzhhyy.com  lol.dzhhyy.com  k2q1.dzhhyy.com  6gh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