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左鹿迫不及待的给余秋诉说这两天的所闻所见。

他给余秋展示一幅画,是一对年迈的老人,尽管白发苍苍却仍然恩爱有加。只从画中便展现的活灵活现,若是见到本人,想来肯定更加甜蜜。

“这对老人是我在写生时无意间看到的。我们选择是风景怡人的地方,可也并不是多出名的地方,老人应该就住在这附近,午休的时候,我很好奇就去和他们聊了聊。”

“聊了什么?”余秋问道。

“他们的爱情。”左鹿看了眼余秋,笑道,“很浪漫,就像姐姐姐夫那样。”

余秋不太理解左鹿的话,只等他继续说下去。

“那位奶奶很爱说话,倒是那爷爷总是板着张脸,但只要奶奶说,爷爷就会做。他口袋里始终装着几块糖,奶奶说,那是因为她年轻时就不爱吃药,凡是吃药就得让爷爷给她糖吃,老了经常要吃药,爷爷的兜里也就备足了糖果。爷爷只哼声道,‘还不是因为你吃不得苦。’。”

在余秋的记忆中,关于爱情,关于婚姻,都是并不太好的记忆。

无论是他没见过的亲妈,还是应睿明和郑颖,似乎爱情和婚姻都是为利益而生,最终也为利益而死。

相伴嘛,不如和钱。

浪漫也就变得不值一提了。

左鹿还在继续说着:“爷爷嘴里再嫌弃,可他的眼睛从没离开过奶奶身上。他们相互扶持着,一起回家。”

余秋重复道:“一起…回家。”

“对啊,一起回家,一起变老,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

“这样就是浪漫了吗?”

左鹿点头,“我心中的浪漫,就是这样。不过于我来说,哥哥能陪着我就是最好的了。”说完又偷看了一眼余秋的脸色,不知这话他是能不能听懂。

怕他听懂,又怕他听不懂。

可余秋并没有说话,左鹿又继续道:“爷爷偷偷告诉我,他怕奶奶吃不得苦是因为年轻时,奶奶跟他吃过太多的苦了。后来奶奶说,那些都是她甘愿的。”

余秋终于回过神来,笑着摸了摸左鹿的头,“你还小,若是以后能遇到你也甘愿陪她一生的人,就不需要哥哥陪着了。”

余秋不是不懂,是不能懂。

左鹿有些难过,都表现在了脸上。余秋看着,就好像心也被抓住了一样,不由自主的想到,以后左鹿也会为别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会吗?

会吧。他这么想着,也失落起来。

余秋继续看着他其他的画,风景的确挺美的,左鹿画的也挺好,就是少了点。

“你这一天多的时间,只画了这两幅吗?”翻来翻去,除了那对老人的以外,就只有一幅风景图,虽说画画只求精益,但余秋也觉得是少了些吧?

左鹿略带心虚的点点头,“我一开始静不下来,画的并不好,所以没有画完,成品只有这两张。”

余秋对左鹿深信不疑,也没注意左鹿的神情,加上他又不太懂这些,就没再追问。

上午回家后左鹿洗洗换了衣服休息一下,左鹿可能是认床,昨晚一天都没睡好,中午吃了饭就开始补觉,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

左鹿醒来时余秋就在身旁,这种感觉十分安心。

“小鹿。”余秋把人叫过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ouzad.dzhhyy.com

gkgs.dzhhyy.com  akrbh.dzhhyy.com  cgm.dzhhyy.com  n1a.dzhhyy.com  mb665.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