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的爆炸到是十分的威风,但是这威力,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就好像是打了半天的雷,看起来气势汹汹,最后却是一滴雨都没下。

“哈哈哈哈哈!”三王子突的一阵颠狂的大笑,他没有理由不笑,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好笑了,“这就是被云天雷他们说的神乎其神的血雷珠?哈哈哈,我就说他是一个废物,竟然被这样的攻击给打败了,吓怕了,太废物了!”

而走在后队的云天雷也注意一邓这种情况,他也愣在了那里,刚刚那一下爆炸虽然十分的向血雷珠的爆炸,但是云天雷却十分的清楚,那根本就不是血雷珠的爆炸,那爆炸的威力,比起血雷珠来,弱了何止百倍。

说完云天雷挥了挥手,收来了一个传令兵,对那个传令兵道:“你去,到三殿下那里,告诉殿下,方舟大陆的攻击不会这么弱的,他们一定想要使用什么诡计,请殿下一定要小心。”

那人应了一声,转身走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方舟大陆的第二次攻击又来了,依然的标枪,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攻击,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个骑兵轻蔑的看了这个传令兵一眼,冷声道:“等着。”说完转身往剑车那里走去,而这时那个传令兵旁边的几个骑兵中的一个轻声的对他身边的人道:“看到了没有,这些家伙就是被方舟大陆这样的攻击给打败了,哈哈哈,真是可笑。”

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虽然他们说的话声音不大,但是也足够那个传令兵听到了,那个传令兵一听到这两个这么说,不由得脸色一沉,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

不一会儿去送信的那个骑兵回来了,看了那个传令兵一眼道:“三殿下很忙,没有时间见你,要是有什么口信就留下吧,要是没有,就回去吧。”

那个传令兵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不过他还是忍着气道:“云天雷将军让我带话给三殿下,方舟大陆人的攻击不会这么弱的,他们一定有什么阴谋,请三殿下小心。”

那个骑兵很随意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那个传令兵一看这个骑兵的样子,不由得恨恨的咬了咬牙,转身走了。

那个传令兵对于这些骑兵十分的熟悉,这只骑兵名为神剑骑兵团,是金牛大陆皇族专用的骑兵团,这些骑兵确实是金牛大陆上最精锐的士兵,每一个都有上神级的实力,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且他们的战斗力也是金牛大陆上最高的,不过那是以前了。

以前这只骑兵团与各大陆的强兵争锋,实力真的是十分强大,但是这些年金牛大陆没有与其它的大陆发生过战争,就算是进行的战争,也不过就是像征服蛮族或是翼马族那样的战争,各地方军队就足可以应付,根本就不用他们出兵。

而这个军团中的一些老兵都已经退役了,现在的士兵却都是一些新兵,这些新兵几乎没有上过战场,他们之所以会成为上神级强者,完全是靠修炼,这样的军队虽然实力很强,但是真正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少,还真的不好说。

好个传令兵回到了云天雷的身边,对云天雷一躬身道:“将军,三殿下正在忙,没有时间见我,小的已经把口信留下了。”

云天雷一听这个传令兵的话就明白三王子是什么意思了,云天雷的脸色不由得一沉,他十分的清楚,这位王子殿下是不会听他的了。

云天雷叹了口气,虽然他很想做些什么,但是理智却告诉他,这个时候最好是什么也不要做。

现在他的指挥之权,已经被三王子给免除了,实际上,他除了自己的直系部队,已经没有任何的指挥权了,现在后军也不是归他指挥,而是三王子指派的一个人,而那个人,跟云天雷却根本就不是一个派系的。

云天雷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他敢命令后军做什么的话,那三王子一定不会放过他的,这也正是云天雷感到奇怪的地方,他不明白三王子为什么一来就针对他,他记得以前元帅跟三王子的关系是很不错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而这个时候的赵海,却正在空间里看着那些不死生物在那里演戏,看着他们一次次的把标枪扔进神族的大军中,然后一阵的爆炸,尘土飞扬,在然后,神族人弄得灰头土脸,却一点伤害也没有。

赵海太清楚这些标枪是怎么回事了,这些标枪里面放的根本就不是血雷珠,而是精灵一族的石弹。

精灵一族的石弹也是可以爆炸的,威力也不算小,对付方舟大陆以前的一些地方军队足够用了,不过不要忘了,方舟大陆以前的一些地方军队,他们的实力,最多也就是三级到四级左右,可以对这样的军队造成杀伤力的武器,对上神族的神级强者,能有什么用。

一看那些神族大军完全不当回事的往前走,赵海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好,太好了,计划十分的成功,我到是想看看这个三王子,在遇到我们真正的攻击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坐在赵海旁边的莉姬也笑着道:“这个三王子也真的是挺有意思的,刚刚云天雷派人来救见他,他竟然见都没见,真是让我意外。”

赵海笑着道:“这不是更好吗,对了莉姬,你说云天雷会不会猜到我们的计划?”

莉姬微微一笑道:“不会!”

一听她这么说,赵海不解的看着她道:“为什么?”

没等莉姬说话,梅根就接口道:“因为云天雷的骨子里也是高傲的,他也是看不起我们方舟大陆人的,这一次我们的攻击虽然被云天雷看到了,他也提醒了三王子,不过他不会想到我们会对付他们老巢,他只会以为我们是要诱敌深入,呵呵,神族的这种高傲可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得了的。”

屏幕上的攻击还在继续,不过对于赵海他们来说,这样的攻击不过就是在开玩笑而已,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现在他们注意的是另一个地方,赵海想要看看,那个地方的人怎么样了。

赵海想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魔族,现在神族来进攻了,按说魔族那里也一定会有动静了,赵海想看看,魔族那里什么时候有动静,他们会使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对付,这种骚扰战术。

为了让那位三王子殿下放心大胆的前进,赵海这一次都没有用血蚊来对付他,这一段时间赵海虽然一直在心着往空间里搬空的事情,但是他可没有闲着,每到血蚊可以往外放的时候,他都会把血蚊放出来,经过了这么我天的储存,血蚊的数量已经十分的惊人了,放出去绝对可以成为一个大的蚊灾,免神魔两族喝上一壶的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yvy.dzhhyy.com  6vy.dzhhyy.com  i7qw.dzhhyy.com  bf7em.dzhhyy.com  vtv.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