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见钱爷听得入迷,他这才接着说:“让人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呢,郡守下令挖开了那口井,竟然发现了一处密室,那密室里竟然取出了无数的金银珠宝,不过在那密室里,也发现了一具百多年前的尸体,听说上面已经长满了绿毛,马上就要变成僵尸了,清玉道长当时就想请郡守大人把这僵尸送给他,他要炼成尸卫,但是郡守大人不同意,就在这时,赵海却说,他也可以炼制尸卫,而且还是给郡守大人炼制尸卫,郡守大人就同意了,没想到他还真的炼成了,给郡守大人炼制了一个很是强悍的尸卫,郡守大人十分的高兴,直接就赏给了赵海一千金币,还让赵海成了郡守府的供奉,这件事情已经在郡守府里传开了,很多人都知道。”

钱爷一听钱云这么说,脸色不由得数变,好一会儿他才轻叹了口气道:“怪不得,怪不得刚刚赵海派何三前来请我们两人去赴宴,而且还请我出面去请周管家,说他去请不太方便,在这种情况下,他去请周管家确实是有些不太方便,此人着实厉害了,没想到短短的时间就已经从一个没有身份的人,成了郡守府的供奉了,厉害啊,太厉害了。”

钱云一听钱爷如此说,他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解的神情道:“他真的要请我们去吃饭?这个时候,他怎么会请我们去吃饭呢?他现在可是郡守府的供奉了,还对我们如此的客气?”

钱爷看了他一眼,接着沉声道:“你懂什么,他这么做才显得他不忘本,周管家才会更加的看重他,郡守大人知道了,也会更加的看中他,没有谁会喜欢一个忘本的人,赵海对我们都可以做到不忘本,那自然也不会忘了郡守大人对他们好,这样的人才好用,你以后也要学着点儿,赵海此人,绝不简单。”

第三百九十七章 古怪

聚福楼顶楼的包间里,赵海,周应武,钱爷还有钱云,四人坐在那里喝着酒,周应武现在是满面的红光,他举着酒杯对赵海哈哈大笑道:“小海啊,你今天可是太长脸了,不但解决了府里的问题,而且一下就给郡守找到了三十多万枚金币的东西,郡守大人可是十分看中你的,以后你可是要好好干,让我也跟着沾沾光。”

赵海也举着酒杯,微微一笑道:“周叔你太客气了,以后还请你在郡守大人那里美言几句,要是郡守府那里有什么事儿,也请你知会一声,我好提前做个准备。”赵海对于周应武还是十分重视的,所以他才会如此说,就是为了在郡守府那里安排一个钉子,虽然周应武是忠于沐永林的,但是赵海也没有准备造沐永林的反,那周应武给他送一些消息,也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周应武一听赵海这么说,也是哈哈大笑,随后开口道:“好说,好说,以后怕是我还要请你多关照呢,你是不知道,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前城里因为阳气盛的关系,可是很少会出现鬼怪事件的,但是现在这里却是经常的发生鬼怪事件,这就真的让人头痛了,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怕是你会很忙,不过只要你做的好,那郡守大人也一定会越发的看中你,你知道你今天做的最漂亮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帮着大人炼制了尸卫,虽然你这么做,是等于把上清观的那些道士给得罪了,但是只要郡守重用你,那些道士也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今天郡守大人已经警告过他们,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好好的干。”

赵海应了一声,随后开口道:“好,我知道了,请周叔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干的,来,钱叔,我们干了这一杯。”钱爷和钱云也全都跟着赵海和周应武,一起把杯里的酒给干掉了,钱爷和钱云这个时候却真的是有些羡慕赵海了,从周应武的话里就可以听得出来,郡守大人十分的看中他,这对于赵海来说,可绝对是好事儿,要是赵海真的能抓住机会的话,那飞黄腾达,怕是也不在话下了。

周应武这时也转头对钱爷道:“老钱,我还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把小海介绍给我认识,我也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风光,你放心,我不会忘了你的,不过现在我在郡守府里刚刚有了点儿地位,还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抢眼,所以你们的事儿,要等过一段时间才行,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钱爷笑着道:“哎,老周,你说的那里话来,我当时也只是觉得,小海这样的一个人才,要是真的一直留在外面不被人发现,那就太可惜了,这才向你推荐的,你这么说,那可就太客气了,来,罚你一杯。”这时何三已经上前给他们倒上了酒,整人房间里除了他们四人,就只有何三在一旁侍候着。

四人又笑着喝了一杯酒,周应武这才沉声道:“郡守大人在得到了尸卫之后,十分的开心,在你离开之后,他还试了尸卫的轻身术和马上功夫,都十分的不错,郡守大人对你也更加的重视了,今天还特别的找我去问过话,也是关于你的事情,我就把你的事情跟郡守大人说了一下,郡守大人听后到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让我出去了,但是我觉得,郡守大了是有意的要栽培你,不然的话是不会如此的问你的事儿的。”

赵海点了点头,这时周应武看了四周一眼,随后他冲着赵海使了一个眼色,赵海冲着何三摆了摆手道:“何三,到外面去看着,不要让人靠近。”何三应了一声,随后直接就转身走出了房间,在门外守着。

周应武看到何三出去了,他这才放心,接着他压低了声音对赵海他们三人道:“其实郡守大人对于上清观的那些道士,已经十分的不满了,上清观的那些道士,这些年虽然一直在帮着郡守大人对付鬼怪,但是这些年鬼怪的数量却是越来越多,而且这些年,上清观的那些道士,他们也越来越过份,虽然说没有向郡守大人提出更多的要求,但是他们在郡守大人面前了的态度,却是越来越差,对郡守大人也是越来越不尊敬,很显然,他们是有点儿居功自傲了,郡守大人对他们可是越来越看不顺眼了,但是之前一直没有太好的机会收拾他们,要是收拾他们,要对付那些鬼怪,就会更加的麻烦,一个弄不好可能就要大军出动了,郡守大人不想弄出那么大的动静,那样的话,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所以一直忍着他们,而小海出现的正是时候,这正好给了郡守大人打压上清观的机会,郡守大人虽然不会除去上清观,但是打压他们一下,让他们老实一点儿还是没有问题的。”

赵海他们都点了点头,随后钱爷压低声音道:“光是靠小海一个人,怕是也很难对付上清观,也只能是打压,所以以后如果可以不与上清观的人起冲突,还是不要起冲突为好,不然的话,怕是会引起上清观的那些道士反弹的。”

赵海想了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我怎么感觉这件事情里有些古怪。”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看了一眼周应武,周应武和钱爷一听赵海这么说,全都是一愣,随后都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海接着沉声道:“事实上在修道界里,是有一种说法的,那就是阴气盛之时,与阳气盛之时,这种情况一般是多长时间一个轮回,往小了说,一天一夜算是一个轮回,往大了说,每隔六十年左右就是一个轮回,头一个六十年,就是阳气盛之时,那时鬼怪自然就少,后一个六十年,就是阴气盛之时,那时鬼怪就会多一些,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阴气盛之时,我们这些修道之人是可以感觉到的,可是我现在并没有感觉到阴气盛啊,为什么我们黑木城这里的鬼怪反到多起来了呢?郡守大人一直在对付鬼怪,上清观的人也在对付鬼怪,可是鬼怪却是越来越多,这是不对的啊。”

周应武和钱爷一听赵海这么说,都是一愣,随后他们的脸色也全都凝重了起来,周应武对赵海道:“小海,你能确定这件事情吗?”周应武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古怪,如果赵海真的能确定这件事情,那他就要把这件事情上报给郡守大人了。

赵海沉声道:“我确定,现在确实是没有到阴气盛之时,这一点儿我是可以肯定的,所以我怀疑,这里面可能有人在捣鬼,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最有可能的人,就是上清观的人了,因为能从这件事情之中得到好处的,就只有他们。”

周应武和钱爷一听赵海这么说,几乎同时想起了一个词,养贼自重,如果真的如赵海所说,那上清观确实是有大问题,所以两人的脸色也同时凝重了起来,而钱云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但是他也不笨,这些事情他也想到了,所以他也压低了声音道:“小海,你有把握吗?这些年上清观的人,降妖除魔的名头可是很响的,在城里的一些百姓那里,已经很有声望了,如果你猜的是错的,那可能会引起大风波的。”

赵海摇了摇头道:“我可没有把握,这也只是我的一种猜测罢了,事实上我是不希望上清观做这种事情的,因为如果他们帮了这种事情,那么他们可能就会有麻烦,郡守一定会对付他们,如果郡守大人真的把他们给收拾了,那城里降妖的也就只有我了,先不说我能不能忙得过来,就算我能忙得过来,我也不想城里只有我一人做这种事情,因为那样的话,早晚在我的身边都会形成一股势力,而一但形成了势力,那郡守大人就不会在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来看了,这可是我绝对不想看到的,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众人全都是人精,如何会不明白赵海的意思,赵海的意思十分的清楚,如果上清观真的有问题,郡守就会收拾掉上清观,要是真的收拾了上清观,那降妖除魔的事情就落到了他的头上,他累不累先不说,到那个时候,他身边一定会形成一个利益集团,只要形成了利益集团,就会变成一股势力,而只要你是势力,就会对郡守大人有威胁,一个弄不好就会被打压,如果上清观没有问题,那郡守就不会对付他们,那郡守完全可以把赵海人扶持起来,让他来对付上清观,让他们两空在那里争来斗去,郡守坐山观虎斗也就可以了,这么说吧,上清观存在,就可以让赵海十分顺利的发展起来,甚至可能还会得到一些扶持,要是上清观不在了,那赵海可能就会成为郡守的眼中钉,肉中刺,这就真的危险了。

正是因为明白了赵海的意思,所以周应武和钱爷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他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想得这么远,要知道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么远过,所以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了,好一会儿周应武这才开口道:“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以后在说,反正接下来一段时间,小海你就认真做事儿,其它的不用管就对了。”

赵海应了一声,其实他这些话,就是专门的说给周应武说的,他十分的清楚,周应武对沐永林是十分忠心的,他的这些话弄不好就会传到沐永林的耳朵里,而这也正是他的目地。

第三百九十八章 禀报

周应武坐着马车回到郡守府,到了府里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他家在郡守府里有一个小院子,周应武家里老妻还在,还有一子一女,儿子现在也在府里开始管事儿了,而女儿也是郡守夫人身边的大丫环,可以说一家过的都是很不错的。

周应武进了屋之后,老妻马上就过来,给他拿来醒酒汤,周应武喝下了醒酒汤之后,又洗了一把脸,好好的漱了漱口,这才对老妻道:“你先睡吧,我必须要去郡守大人那里一趟。”老妻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他早点儿回来,就去休息去了。

周应武直接来到了沐永林的书房外,在沐永林的书房外还站着一个仆人,那仆人一看是周应武,马上就冲着周应武行了一礼,接着他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到了正在办公的沐永林跟前,对沐永林行了一礼道:“老爷,周管有求见。”

沐永林头也没抬的道:“让他进来吧。”那仆人应了一声,接着转身走了出去,随后周应武就推门走了进来,到了沐永林的书案前,冲着沐永林行了一礼道:“拜见老爷。”他对于沐永林是十分尊重的,要不是沐永林,他现在还是军营里的一个小军官,那里会像现在这么悠闲自在,所以他对沐永林是十分忠心的。

沐永林嗯了一声,不过手上却没有停,在一个本子上写完了东西之后,就把那个本子放到了一旁,随后这才抬起头来,看了周应武一眼道:“这么晚了,可是有什么事儿?”沐永林对周应武也是很不错的,周应武救过他一次,而且对他还十分的忠心,所以对周应武也是十分的满意。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edbo.dzhhyy.com  wybwm.dzhhyy.com  n7woi.dzhhyy.com  8ntst.dzhhyy.com  lf4e.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