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王环这个人,在铃木园子的记忆里存在十分淡薄。

事实上,她在之后很久一段时间里,都还没学会把“铃木奥多”当“须王环”来看,以至于就算后来交换了联系方式,须王环在她通讯录记录的姓名也是奥多。

顺带一提,备注是【未婚夫.4th】。

铃木朋子因为这次事件,险些和须王静江闹到绝交的地步,但大财团的女主人毕竟不是花样年华的女高中生,说不往来就真的不往来了。

为了让这件事尽快过去,须王环在时间离开学还早的时候,就被提前送去了学校。

——虽然大方向上看时静江夫人输了,但她还是成功的把私生子搂到了自己眼皮子底下,顺带拿下了樱兰理事长的位子。

而另一边,园子在区区一个月的时间之后,见到了严格来说是第五位,但实际上应该只是第四位的未婚夫人选。

凤镜夜,非私生非收养,长得同样十分高能,并且看起来就是个很会挣钱的“家族精英”。

顺带一提,他搁家里排行第三,和神宫寺莲一样,是个【就算大哥出走】了,还有个二哥能顶在前面的超级安全人选。

园子对此依旧持保留意见。

凤镜夜和须王环完全不同,但铃木园子看见他就有种莫名其妙的心累。

须王环偶尔会微妙的表现出一些缺爱的特质,虽然真的十分偶尔,不过因为他的日常状态过于灿烂,对比之下,那种孤单或是冷漠的神情就显得格外明显。

至于这个凤镜夜……

怎么这货看起来比须王环还缺爱?

而且不是偶尔缺,是每时每刻都在缺!

虽然靠直觉察觉到了某种异样的气场,但在园子跟他相处的前半年时间里,满脑子都是“花好月圆我们今天到哪浪去?”这类想法。

当时,她只觉得凤镜夜人美心善身材好,能跟他过一辈子,简直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

而在半年后的某一天,小兰参加了一个空手带表演赛。

表演赛嘛,主要目的是展示自我,小兰跟着同社的前辈从准备通道走出来的时候,园子可高兴可高兴的马上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两手各举着一个小红旗,兴高采烈的两步跑到栏杆前,半边身子都探出了观众席:表演赛前有个多校合宿训练,她都快半个月没看到小兰真人了!

毛利兰抬头正看到她在那一个劲的晃胳膊,当即被那个高难度的动作惊的一愣,不得不隔着遥远的距离使劲给她比划手势。

【快站回去一点啊园子,小心掉下来怎么办!】

她俩这十几年下来,多少也点亮了那么点心有灵犀的技能。

于是园子可大方的一挥手,示意她【放心吧,我自己看着呢!】

小兰无力的扶了扶额头:就你那零点五不到的战斗力,看着呢有什么用,你过马路不看车的时候还少了吗?

可惜两个人之间离的太远,前辈已经开始做准备活动了,她也没法做什么大幅度的提示。

只能踢一下腿看一下观众席,抬一下胳膊再看一眼观众席,寄希望于就算园子真的不小心掉下来了,她也能及时奔过去稍微帮她挡一下。

就在准备活动将要结束的时候,毛利兰终于松了口气,因为园子蹦跶着的那个前凸型露台上,似乎出现了第二个人。

看身形,约莫是个男的。

在踏进赛场前拿千分之一秒的不经意间扫视下,那个修长的人影似乎在园子身边停了停,然后等她从攻击的余裕再抬头时,台子上就已经没人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quoex.dzhhyy.com

g2v.dzhhyy.com  cdyg.dzhhyy.com  13f0.dzhhyy.com  xra.dzhhyy.com  ss4k2.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