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世璟点点头,既然苏定方不想去,他也不勉强,说白了苏定方还是觉得这一趟前往琉球风险太大,在没有具体的航行资料的情况下,硬生生闯出一条航线来,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玄世璟主要还是来跟苏定方要水师的资料的,苏定方也知道,既然商队的事情说完了,苏定方也要去为玄世璟拿东西了。

“玄公且在此稍侯,玄公要的东西都在我书房里,我这就去为玄公取。”苏定方起身说道。

“有劳了。”玄世璟拱手说道。

苏定方离开前厅,去了他的书房,玄世璟坐在前厅中等着,心中仍旧为前隋的航行资料丢失而赶到痛心疾首。

战争啊,真是能糟蹋好东西。

若是有前隋的航行资料在,这一趟往琉球,几乎能顺利的不能再顺利了,可惜了。

那王世充也是个王八蛋!

不多时,苏定方抱着一摞书籍进了前厅,将东西放在桌子上。

“玄公想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苏定方说道。

东西是不少,大多数都是零零碎碎的图纸,还有航行记载,还有水师的一些航行经验,就像是一锅大杂烩,玄世璟想要看出个一二三,还要自己再梳理一番才行。

反正有时间。

“谢过苏大人了。”玄世璟拱手道谢。

“无需客气。”苏定方说道。

玄世璟就这样带着苏定方给的东西,将东西往马背上的褡裢一侧一塞,直接骑着马回了东山县庄子上。

早在写奏折给李二陛下的时候玄世璟就料定会有这么一遭,所以也不是意料之外,回去好好准备一番,等一个月之后,就与刘仁愿出发去泉州就是了。

第五百四十五章:叫爸爸

长安城这边是没什么事了,想必下次再来长安城的时候应该就是一个月以后进宫向李二陛下辞行了吧,辞行之后就直接从长安出发到蒲州,再从蒲州乘船到洛阳,沿河转道运河之中,再由扬州出海,沿海走到泉州。

即便是调遣水师让刘仁愿统领,至少也是调遣扬州那边的水师,所以玄世璟和刘仁愿是要去扬州,与水师部队汇合。

至于泉州那边的水师,玄世璟知道的消息就更少了,北边儿这儿怎么打,都轮不到泉州的水师北上帮忙,所以泉州那边的水师,玄世璟是一次都没有接触过。

玄世璟回到家里直接奔了秦冰月的院子,安安正被秦冰月抱着学走路,步履蹒跚,只要秦冰月一放手,肯定瘫在地上,所以秦冰月一直弓着腰,扶着安安。

“安安~~看谁来了?”玄世璟人才走到房间门口,就朝着自己的闺女堆出笑脸。

秦冰月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了玄世璟一眼,随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安安,爹爹来了,快叫爹爹。”

安安如宝石般清澈的眼睛看着走向自己的玄世璟,伸出小手。

“爹~~爹~~”

小孩子家口齿还不是很利索,即便是这样,安安喊爹爹的时候,玄世璟也是高兴的。

只是一个月之后,恐怕得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自己的闺女了,泉州多远,琉球多远啊,没个一年半载能回来就算快的了。

玄世璟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却是没有逃过秦冰月的眼睛。

“夫君,怎么了?”秦冰月小心翼翼的问道。

玄世璟叹气,随后一笑:“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估计一个月以后,得出趟远门,刚才见到安安,想起这件事儿来,有些不自在,这一走,很长一段时间就见不着闺女了,等再回来,闺女会不会忘了我这个爹爹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7ls.dzhhyy.com  eofxo.dzhhyy.com  a2s54.dzhhyy.com  6k6.dzhhyy.com  8wyy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