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没有了?”菱一却不放弃,看着莫奈何想溜,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两人就用一个诡异的姿势蹲在原地。

莫奈何挣扎了一下,没能起得来,只能道:“师父,真没有了。”

“那丹药这么好使……我不信你没研究过。”菱一摸了摸下巴,拍了拍莫奈何的肩膀,“你这炼丹的天赋,师父相信的……化形丹你都炼出来了。”

也根本不用看莫奈何的脸色,因为他向来面无表情,菱一只是伸出手来,“拿来吧,成败在此一举啊。”

“师父……”莫奈何的内心在哭泣,但面上只是皱着眉多了几分无奈,“上次你吃了那药,损了五百年的寿元,你知道师兄和菱二师叔他们知道此事后,差点杀了我吗?”

若不是菱一化悲愤为力量直接结了婴,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这么说就是有咯?”菱一不耐烦的摇了摇手,笑得眉眼弯弯,摸了摸莫奈何的脑袋,“师父果然没看错你。”

“……”莫奈何叹了一声,“师父你良心不会痛吗?我可是跟师兄们再三保证过,这药只有一颗,再不会有了的,这……要是被发现了,我打不过他们啊……”

“少废话,拿出来。”菱一一巴掌拍在莫奈何脑袋上,打断了他啰啰嗦嗦试图拖延时间的话,“难道你又打得过我了?现在死和苟一苟还能活,你选哪个?”

莫奈何好像翻了个白眼,摸了摸袖子,很是不情愿的将那药拿了出来,“这也没人试过,我不保证药效完全一样……我倒是试着改良过,希望副作用不会那么大,但是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你真是师父的小可爱,太棒了。”菱一将药瓶子抢过,掐着莫奈何没有表情的脸狠狠的揉了揉,“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

说完急不可耐的溜了。

这小世界不算大,如今被关闭了却还是不停的在吸收灵力,证明之前结界被打破需要很多的灵力来修补。

既然如此,这小世界就不算完全关上了……起码这灵力从外界引入,还是需要一个通道的吧?

只要能找到这薄弱的一点,全力打出一个裂缝便能出去,虽然有些全靠运气的成分,但总比不试的好。

菱一开始在小世界里一寸一寸的摸索,一路布下阵旗,一手拿个罗盘,一手不停掐算,嘴中念念有词。

那牧云在远处看了,突然觉得这造型怎么有点眼熟。

于是将自己袖子里那个罗盘也摸了出来,他往前走了几步,看清菱一手中的罗盘和他手中的罗盘一模一样。

“难道是……”牧云垂下眼想了想,突然敲了敲脑袋,“哎呀,我难道是个猪脑子吗?竟然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你虽不是猪脑子,但也差不多了。”菱一撇了他一眼,“怎么?想到办法了?”

牧云抱着罗盘跑上前去,对菱一道:“你……你可是凌云谷的人啊?”

“嗯呐。”菱一倒没觉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毕竟现在她在仙道也是很有名的了。

“这真是,早说的话,哪能闹出这么多误会来。”牧云将罗盘往菱一罗盘上一凑,两个罗盘一模一样,还有吸力,一下拼在了一起,“你看,这两个罗盘,可是我们两个师父一起打造的。”

“……”菱一惊奇的盯了一眼,“你师父是?”

“我师父是无念散人啊,与你师父金伊道君可是八拜之交。”牧云激动的道:“两人和水弥前辈一起,在山中修行了上百年啊,就是那时候一起打造的这罗盘啊。”

菱一点了点头,虽然没听大师父说过,但是师父们游历四海,交友广阔,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你是在找这结界的薄弱之处?”牧云激动的拍了拍胸口,之前防备菱一他们,白白浪费了许多时间,导致这结果……虽然并不能怪他。

但是他还是情绪激昂的道:“交给我吧,之前是真没办法,但是有这两个罗盘……就好办了。”

这两个罗盘出自两位师父只手,两个拼在一起才算整体。

这罗盘之中有师父们的印记,这小世界是他师门的东西,也有师父的印记……虽然没啥大关系,但凭借这这一点点的联系,掌控住这小世界几息的时间不难。


0v72.dzhhyy.com  hy3.dzhhyy.com  b17.dzhhyy.com  1ke.dzhhyy.com  qjq.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4gh7.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