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糖接起电话,林誉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说你刚完成一台了不起的手术,恭喜你啊沈医生。”

沈复生笑着道:“还好啦,这也不算首例。”

“快下班了吧,我去接你啊。”

林誉温柔的声音从话筒里钻进耳朵,低沉又清晰,沈复生几乎有些害羞起来。他转头看了看陈姐和同事,担心话筒声音太大让他们听到。

“复生”

“听着呢,那你来吧。不过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林誉又不在医院,总不至于还有人专门打电话给他汇报吧。

“宋越告诉我的,她正好也找你有事,晚上在宋家开的一间私人会所定了包间,要请你这个大神医吃顿饭。”

“宋越?她找我有什么事?”

沈复生想了片刻才想起来宋越是谁。

宋惟的大姐,那个女强人,他们是八杆子打不着边的关系,她能有什么事找他?

“去了不就知道了,晚上我来接你。”

沈复生只好同意。自从当年在这种娱乐场所差点出事,他就很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不过有林誉陪着就没什么好怕的。

林誉六点钟到了医院,打电话把沈复生叫出来,带人直奔宋家的会所。

他跟沈复生闲聊着,半晌没听到他回话,扭头一看,沈复生已经把脸靠着窗玻璃,睡得人事不知。

林誉无奈地笑了笑,把冷气关小。

车里突然响起一阵来电铃声,林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点了挂断。

不多时微信消息的声音响起,把睡得迷迷糊糊的沈复生惊醒了。

“怎么了?有人打你电话?”他揉了揉眼睛问道。

“骚扰电话,把你吵醒了?接着睡吧,到了我叫你。”

“没事,我陪你说说话……”沈复生说着,刚刚坐正的身子又在椅子里一软,头也垂了下去。

林誉失笑地摇了摇头,低声道:“真可爱……”

宋越早早地来到会所,在包间里等着,自己一个人守着一杯酒枯坐了两个小时,却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

她顿时沉不住气了,拿起手机就给林誉拨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宋越就开始发难。

“林总,你们怎么回事?我们约的是七点吧?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的守时精神呢—— ”

“嘘,你小点声。”林誉连听都没听,就示意她小声说话。

“什么呀……”宋越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疑惑地地看了看手机。

“喂,我就问问你们什么时候到?总不至于因为我有事求你,林总就来给我摆谱吧?!”


tmq40.dzhhyy.com  vi6uc.dzhhyy.com  c8xc.dzhhyy.com  pkose.dzhhyy.com  l2sb.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afmz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