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鸟沉声道:“破去是一定要破去的,不破去,这诅咒会一直是我们心里的一根刺。所以一定要破去,但是我也问过帮我们查诅咒的那人了,他说我们中的诅咒,他破不了,看来这件事情,只能请你出手了。”

刘青锐沉声道:“可以,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你们一定要准备,没有那个东西,我是没有办法破去诅咒的,怎么样?没问题吧?”

火鸟沉声道:“没问题,我们马上就去准备那些东西,只要东西准备好了,希望你能帮我们把诅咒破去,除了槐树树心之外,还需要什么?”

刘青锐沉声道:“还需要离开商城,不能在商城这里破诅咒,还有,这件事情,你们绝对不能告诉别人,不然的话,一传十,十传一下这一次的任务吧,我们做完了这一次的任务之后,我们给你们解去诅咒,你们了不在着急,我是怕这一次的任务,还有什么诅咒,要是还有诅咒的话,正好这一次的任务之后,一起把这个诅咒就给解了,省得在麻烦。”

一听刘青锐这么说,火鸟他们也没有在说什么,火鸟直接就拿出了任务玉简,把这一次的任务又仔细的说了一遍。

这一次他们的任务到是十分的简单,刺杀几个中等宗门,在昆吾山这里试练的弟子,对方一共有七个人,这一次的任务,对于他们来说,还真的是十分轻松的,所以火鸟说完之后,刘青锐就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就去完成任务,等完成了任务之后,我马上就给你们解了诅咒之术,走吧。”几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他们交了几天的房钱,随后直接就往昆吾山上飞去。

昆吾山这里,可是一座巨大的山脉,每天来这里冒险的人有很多,而且什么样实力的都有,所有刘青锐他们飞着去昆吾山,并没有任何人觉得奇怪。

不过到了昆吾山那里之后,就直接落到了昆吾山的山脚下,在昆吾山上他们可不也乱飞,事实上这也是所有冒险之地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因为像昆吾山这里,都会有很多实力强悍的飞行妖兽,要是你在天上乱飞,很有可能就会成为那些妖兽的目标,而且除了妖兽之外,昆吾山这里,更加危险的就是人了,有很多修士都会在树林里埋伏,偷袭那里从天空中飞过的修士,所有一般到这样的冒险之地,那些修士,都不会在天空中飞行。

刘青锐他们落到了地上之后,就直接昆吾山里走去,他们的情报里显示出,这一次他们要动手的人,在什么地方,所以他们直接找过去就可以了。说实话,刘青锐对于商行的这和情报系统,还真的是感到无比的佩服,他们要查一个人,真的是太简单了,情报收集之细,远超他的想像,就像现在一样,敌人在那里都可以说的一清二楚,就更不要说别的了,这样的情报收集,真的是太强悍了,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得出来,商行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其实刘青锐一直十分的好奇,商行这么强的实力,为什么一直没有想过要征服术灵界呢?这要是赵海指挥商行的话,怕是现在术灵界早就是商行的了。

第九百五十三章 包会主的身世

不过商行的情报系统越是强悍,刘青锐就越是要加入商行,越是要让探海宗,把商行给攻破,因为只要攻破了商行,他们就可以得到术灵界这里所有的情报了。

刘青锐他们一行人,很快就把任务给完成了,有刘青锐的毒,那几个人连一点儿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直接就被刘青锐他们给拿下了,收好了这一次任务信物之后,刘青锐他们就直接来到了昆吾江的旁边,刘青锐在江边的一处峭壁上,直接开出了一个山洞,随后领着火鸟他们进入到了山洞里。

到了山洞里之后,刘青锐转头对火鸟他们道:“火鸟,把你们的槐树心都拿出了,雕成一个人的样子。”

火鸟他们都应了一声,随后他们把槐树心全都拿了出来,然后开始动手雕刻,他们可能没有学过雕刻,但是对于这些会画符纸,会布置法阵的修士为说,雕刻还真的不是很难,就算雕刻的并不怎么好,但是大概的弄出一个人形,那是不成问题。

等他们把槐树心都给雕刻成了木人之后,刘青锐就接过了木人,在木人的身上刻上了一个法阵,随后他对几人道:“把你们手指上的血,滴入到法阵之中。”几人马上就把手指上的血,直接滴入到了法阵之中,刘青锐却是手掐法诀,念着咒语,同时打出一道道血红色的光芒,直接就打到了木人身上。

而那些木人在吸收了血红色的光芒之后,那法阵马上就亮了起来,随后火鸟他们的血,马上就布满了整个法阵,而且还在不停的流动,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随后刘青锐手掐法诀,大声道:“以血为引,以槐为媒,身外化身,替灾挡祸。叱!”随着他的声音,就见木人上的法阵,突的红光大盛,随后火鸟他们就看到。他们身上突的冒出了一道道的黑色,直接进入到了木人的体内,随后这些黑气,直接就进入到了木人的法阵里,而法阵里本来鲜红的血液。却慢慢的变成了黑色,最后变成漆黑如墨。

一直到他们身上不要在黑气冒出了,刘青锐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他看了几人一眼,沉声道:“好了,大家现在跟我来。”说完领着几个人离开山洞,直接就飞到了江边,刘青锐看着几人道:“用火把木人烧掉,然后把灰丢进江里。”几人马上就照做了。

一直全都做完之后,刘青锐这才长出了口气道:“走吧。我们回城。”说完直接玉脉城里飞去,火鸟他们连忙跟着。

回到城里之后,刘青锐把几人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随后他拿出了那个给火鸟他们测试诅咒的玉盘,又给几人测试的一遍,几人看着玉盘血红色的光芒,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刘青锐收起了玉盘,对几人道:“行了,现在你们身上的诅咒之术,已经完全的解掉了。以后你们就不用在担心什么了。”

火鸟冲着刘青锐一抱拳道:“多谢,毒蛇,你对我们的大恩,我们都记在心里。以后我们定为你马首是瞻,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刘青锐一听火鸟这么说,两眼不由得精光一闪,他看着火鸟道:“你们知道我要干什么?”刘青锐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觉得。火鸟这话里好像是有话。

火鸟看了刘青锐一眼,沉声道:“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所图一定不小,你与我们几个交情只能说是平平,但是却费心劳力的帮我们把诅咒给解除了,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也不相信你真的是那么好心,一点回报都不图,只是为了帮我们,我感觉你不像是那么好心的人,所以你一定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帮着你做?是吧?”

刘青锐看着火鸟,哈哈大笑道:“不错,火鸟,你果然十分的聪明,我是有一些事情想让你们帮着我做,但是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以后你们就知道我想要干什么了,我们收拾一下,准备回去吧。”

火鸟看着刘青锐,沉声道:“毒蛇,你救了我们,我们很感激你,但是如果你让我们做太过于危险的事情,会要我们命的事情,我们还是不会做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刘青锐明白火鸟的意思,虽然说是他帮着火鸟他们,把身上的诅咒给解了,但是这诅咒放在他们身上,却不会要他们的命,只要他们不离开商行,有身份牌在身,就不会有事儿,而且火鸟他们也怕刘青锐会用这件事情,一直的要挟他们,那样的话他们就等于要受制于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所以火鸟才会如此说。

刘青锐笑着笑道:“火鸟不必担心,我是真的没有那么想,而且我要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危险,甚至对你们可能还有一些好处,当然,这好处是以后的事情,先说说要我做的事情吧,我要请各位帮着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收集一些情报,这一点儿应该没有问题吧?”

火鸟他们一听刘青锐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就明白了刘青锐的意思,火鸟马上道:“没有问题,如果只是这样,那当然没有问题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yjm.dzhhyy.com  b35g.dzhhyy.com  0iwt.dzhhyy.com  tqyv8.dzhhyy.com  xiuw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