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我明日去看纳兰游鸿,我将那密牢里的线路记清楚,你明日一晚便来我这里拿线路图,到时候再商量怎样营救纳兰游鸿吧。”白傲雪见此,便将自己的计划也说出来。

而飓霄一听白傲雪的话,眼中欣喜。

如若能拿到密牢中的线路图,救出纳兰游鸿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属下明日这个时候还会过来,主母要照顾好自己,属下已经和黎萧等人汇合,等时机一到便带主母离开!”飓霄谨慎的向白傲雪叮嘱道。

白傲雪点点头,目送飓霄离开。

她没有想到,君夜魇安插在南月的人,竟然会深的祁连歌的心,而祁连歌只怕是没有想到,他如此信任的人,竟然是宿敌的人吧...

翌日一早,祁连歌早朝过后,便来接白傲雪了。

“用过早膳了吗?”祁连歌看着坐在院子里的白傲雪,关切的问道。

白傲雪点点头道:“用过了。”

“那药有没有喝了?太医说这安胎药你要一直喝,等五个月之后,胎儿稳定了才能停。”祁连歌看着白傲雪淡淡说道。

白傲雪一听祁连歌的话,伸手抚了抚小腹道:“喝过了。你放心吧。”

祁连歌见此,微微勾唇一笑。

他曾经多少次幻想过这样的情景,她坐在软椅上,伸手抚着微微凸起的小腹,眼角带笑的模样,总让他觉得温暖。

而他仅仅是站在一旁守着她,就已经觉得满足的不得了。

没有哪一次的幻想,想今天这般真实,好似他们真的是夫妻一般,等着他们的孩子出生。

他竟一时有些恍惚,多希望时光能呼啦一下就过去,而他们都老去,这般相守一辈子。

微微苦笑,祁连歌轻轻摇头道:“走吧,我带你去看纳兰游鸿。”

白傲雪点点头,由着侍女将自己扶起,跟着祁连歌走出了寝宫。

跟着祁连歌七拐八拐,白傲雪终于来到了飓霄口中的密牢。

跟着祁连歌进入密牢,虽然不愿意,但这条路还是由祁连歌搀扶着,那侍女留在了外面等候。

白傲雪不着痕迹的打量四周,将各个布局都牢牢记在心中。

不多时,便走到了尽头。

“他在那边,你能一个人走过去吗?”祁连歌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看着白傲雪淡淡问道。

白傲雪见此,轻轻点头道:“可以。”

说罢,便自己一个人,缓缓走了过去。

却没有发现,身后的祁连歌看着她的眼神,总是带着一点无法言语的悲伤。

而那边,纳兰游鸿许是听到脚步声,缓缓抬头,便看到了他没有想到的身影。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纳兰游鸿震惊的看着白傲雪问道。

白傲雪看着此刻的纳兰游鸿,面容有些憔悴,许久未换的华服此刻也有些瑕疵,整个人都少了曾经的肆意不羁,多了几分经历磨难的沧桑。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被他请来南月做客。”白傲雪看着纳兰游鸿淡淡说道。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fxdvm.dzhhyy.com

1yxi.dzhhyy.com  6oqye.dzhhyy.com  xf4r.dzhhyy.com  gm6gq.dzhhyy.com  ho2bj.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