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清月一听岳武阳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马上就道:“不可能,刘长老怎么可能会向影族人泄露宗门的机密?他与影族人可是没有任何联系的。”严清月十分的清楚,血杀宗对于影族人,没有一点儿的好感,只要是与影族人有关的事情,他们一定会严查,要是刘清阳真的与影族人与关的话,那血杀宗抓他真的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岳武阳沉声道:“堂主,我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骗你,刘长老只是与影族人进行交易,他用我们血杀宗的情报,从影族人那里换来一种丹药,这种丹药是给刘玉秀治病用的,名为醒血丹,这一次他一次就从影族人那里换来了五颗醒血丹,刘长老,我没有说错吧?”

严清月一听岳武阳说的是言辞凿凿,他不由得一愣,随后他转头看着刘清阳,刘清阳看着严清月,苦笑了一下,冲着严清月一抱拳道:“宗主,岳长老说的是真的,玉秀的病一直都没有治好,只有影族人的醒血丹,才能让玉秀的病不在发作,所以我不得不与影族人做交易,玉秀每年需要一颗醒血丹,所以我不得不每年与影族人交易一次,我并不是影族人,但是我确实是给了影族人情报。”

严清月一听刘清阳这么说,他当场就愣在了那里,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怒喝道:“刘清阳,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影族人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竟然敢这么做?你病了不成?”

刘清阳低下了头,不在说话了,严清月不但是玉阳宗的原宗主,更是刘清阳的大师兄,一直对他都十分的照顾,他们的感情就好像是亲兄弟一样,所以严清月如此的骂他,他也不敢有任何的反驳,只能低头挨骂。

岳武阳看着严清月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堂主,你也不需要生气,刘长老并不是影族人,这一点儿你可以放心,所以刘长老这一次应该是没有姓命之忧,你不用担心至于说周长老和刘玉秀,他们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你,你就放心好了。”

严清月一听岳武阳这么说,也不由得长出了口气,他的心情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随后他看严清月一眼,接着苦笑了一下开口道:“有劳岳长老了,这件事情我会亲自上书向宗主请罪,岳长老请,还请岳长老能帮着刘清阳美言几句,他也是无耐之举。”

岳武阳点了点头道:“放心好了,我会处理好的,请堂主放心。”说完他冲着严清月一抱拳,跟着那几个人,押着刘家三口,飞到了传送阵广场那里,随后上了一个传送阵,白光一闪,一行人就消失在了传送阵上。

看着一行人消失,严清月不由得长叹了口气,这时一个玉阳宗的长老飞到了严清月的身边,对严清月道:“宗主,现在怎么办?”他们这些人,全都是原玉阳宗的人,所以他们还是习惯叫严清月为宗主,而不是堂主。

严清月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道:“没有办法,清阳被人抓了个正着,能有什么办法,在说了,清阳联系的是什么人?影族人,影族人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不要说是被宗门发现,就算是被我发现,我也会处理他,现在谁都没有办法,算了,都回去吧,等着宗门的处理结果啊,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宗主了,让宗门里的人听到不好。”说完他转身往自己的洞府那里飞去,但是背影却是十分的萧瑟。

看着严清月的样子,玉阳宗的那些长老都不由得互望了一眼,随后一个个都是面面相觑,最后没有人在说话了,全都互望了一眼,接着都转身往自己的洞府里飞去,他们十分的清楚,只要是宗门抓住了证据,他们就不能怎么样,他们的力量是没有办法与宗门抗衡的,要是他们真的能与宗门抗衡的话,他们也不会投降了。

而另一面,岳武阳他们已经出现在了同心殿的传送广场上,岳武阳看着刘清阳一家,开口道:“走吧,去见见宗主吧,这件事情必须要宗主亲自来处理。”说完领着一家往同心殿里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赵海的书房外。

一到赵海的书房外,岳武阳马上就冲着站在赵海书房外面的白和一抱拳道:“还请通报一声,刘清阳一家带到。”白和应了一声,还了一礼,这才进了书房,转眼就又走了出来,随后冲着岳武阳道:“岳长老还有刘家三口请入内。”说完他就打开书房的门。

岳武阳道了声谢,这才领着刘家三口进了书房,一进入到书房里,岳武阳就看到赵海,温文海,还有在天苍子,九蕴禅师和玉须散人全都在,他连忙冲赵海行礼道:“拜见宗主,见过各位长老。”

刘清阳和周清玉全都跪了下来,刘玉秀一看到父母都跪了下来,他也跟着跪了下来,他现在其实脑袋还是蒙的,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病还没有好,更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了救自己,竟然与影族人进行交易,所以他到现在还是处于头脑发蒙的状态。

赵海看了一眼岳武阳,摆了摆手道:“行了,坐吧。”岳武阳应了一声,随后这才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他坐的位置就是房间里最下手的位置,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在这个房间里,就只能坐在最下手。

赵海没有管他,又把目光转到了刘清阳他们一家人的身上,先是在刘清阳和周清玉的身上转了转,最后落到了刘玉秀的身上,他仔细的看了刘玉秀一眼,随后他不由得轻咦了一声,随后低声道:“血儿,你看看这小子,好像很有意思啊。”

在赵海的身后,还站着两个人,一个是铁塔,另一个却是一身红衣的女子,正是血儿,血儿一听赵海这么说,也把目光对准了刘玉秀,她仔细的看了刘玉秀一眼,随后也不由得轻咦了一声道:“这小子确实是有点儿意思,他体内的力量,应该是被药物给压制住了,不然的话,这小子绝对是一个修练血系术法的天才。”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刘清阳道:“把你从影族人那里换来的丹药拿出来给我看看。”赵海并没有直接就审问刘清阳,这刘清阳十分的不解,不过他也不敢说什么,马上就应了一声,随后他手一动,手里就多出了一个玉盒,他把玉盒双手托着举了起来。

赵海手一招,那玉盒就到了他的手里,随后他打开了玉盒,玉盒里摆着五颗黑色的丹药,药香扑鼻,不过赵海看了一眼之后,就直接把玉盒给盖住了,随后放到了桌子上,看了刘清阳一眼,轻叹了口气道:“魔道之争啊,毁了多少天才,可惜了,真的是太可惜了。”

说完之后,赵海对了刘清阳道:“刘清阳,你都给了影族人多少关于我们血杀宗的报告,说说吧。”赵海好像并没有怪刘清阳的意思,他的声音十分的平和,好像只是想知道刘清阳做的事情一样。

刘清阳也不敢隐瞒,马上就对赵海道:“回宗主的话,我把我们血杀宗的一些基本情报,全都给影族人发过去了,包括我们血杀宗有多少仙级高手,现在有弟子多少人,而且也告诉了影族人,我们与其血魔联盟战斗的情况,全都给了影族人,因为这一次宗门要调玉秀他们去前线,而且不知道去几年,我想多给他准备几颗醒血丹,所以才把这么多的情报给了影族人,请宗主责罚,但是这件事情真的与我夫人和玉秀无关,还请宗主明鉴!”

第七百三十三章 请求

赵海看着刘清阳,好一会儿才微微一笑道:“不错,还算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念在你是为了家人这才犯下大错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这一次的处罚就你领了,血儿,那小子的天赋不错,你收下当弟子吧,让他好好的跟你学,文海,把他们一家领到宗门里去,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血杀宗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刘清阳的惩罚不能没有,回去要他一条命,刘清阳,你可还有什么好交待的?”

刘清阳一听赵海这么说,就知道自己的老婆孩子没事儿了,他不由得松了口气,他马上就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多谢宗主,宗主,我这里有与影族人联系的东西,这个东西不知道对宗门有没有用,你宗主查看。”说完他手一动,那个祭台就出现在了房间里。

赵海看了一眼那个祭台,又看了一眼刘清阳,开口道:“不错,你主动的把这个东西给拿了出来,这算是你的一个功劳,不过你的处罚,也不能免,把这个东西留下,岳武阳,你把他们送到宗门里去,去吧。”

岳武阳应了一声,随后走到了刘清阳的身边,沉声道:“走吧。”刘清阳在一次冲着赵海拜了拜,这才站了起来,周清玉也站了起来,反到是刘玉秀他并没有站起来,他冲着赵海磕了一个头,大声道:“宗主,弟子愿意用我的一条命,换我父亲的一条命,请宗主成全。”

赵海一听刘玉秀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有些好奇的看着刘玉秀,开口道:“为什么?要知道现在是你父亲犯了错,并不是你犯错,你父亲犯错,应该受罚的,自然就是你的父亲,而不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玉秀沉声道:“我父亲是为了我,所以才会犯下如此大错的,请宗主成全我吧。”刘玉秀是真心的,他在知道刘清阳为什么会犯下这样的错误时,他的心里是无比震惊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刘清阳这些年为他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他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亲,现在他的父亲竟然要为他死了,他真的没有办法接受,所以才会如此说。

刘清阳一听刘玉秀这么说,也是脸色一变,他马上就在一次跪了下来,对赵海道:“宗主,事情是我做的,那就应该处罚我。”他并没有说别的,而是一个头磕在了地上,这一次他十分的用力,头撞到地上的时候,发出了砰的一声。


awqj.dzhhyy.com  9xf.dzhhyy.com  8ec.dzhhyy.com  orice.dzhhyy.com  8et0j.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gxjs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