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郁这样子看在刘巧手眼里,简直有些渗人,他都不知道自己心里那恐惧到底是哪儿来的,反正就是两股战战,连手都控制不住的开始发抖。

妇人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这没出息的东西,她其实也被刚刚那声巨响吓了一跳,肚子揪着疼了一下,但她到底比刘巧手有主意些,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她撑着腰往前走了两步,一扯嗓子就嚎开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这么气势汹汹的闯进我家的院子,还踢坏我家门板,险些伤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光天化日的没有王法了是么!我管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不给我个说法,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

她一通瞎喊,恶人先搞上了状,又趁一侧身的功夫给刘巧手递了个眼神,随后哎呦一声抱住了自己的肚子,皱眉哭喊起来。

刘巧手颇为愚钝,慌慌张张的就上去扶她,被妇人悄悄掐了一下才勉强跟上了她的思维,恍然大悟的喊道:“怎么了这是!你们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她肚子里可还怀着个孩子,要是受了惊吓,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看你们准备怎么办!”

乔郁闻言往后退了一步,说道:“来来来,往后退点,给他们夫妻俩一个妇唱夫随唱戏的地方,免得人家说我连这点爱好也不满足他们。”

站在他身后的一个沈家的家丁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刘巧手先是一愣,随后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闯我家门在先,踹我院门在后,她有身子受了惊吓,你还说我们唱戏!我们唱什么戏!”

乔郁懒得看他们表演,跟这种人也多说无益,从怀里抽出那张刘巧手喝多了亲手写的信,抖了抖摆在刘巧手面前,“这信是刘叔叔亲手所写没错吧。”

刘巧手惊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这就是封普通的邀请函,为表歉意请乔郁到他家里来的,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容,因此哼了一声说道:“是我亲手所写又怎么了,妻弟昨日回来说与你生了龌龊,我与你父亲算是旧识,说起来能当你一声叔叔,觉得不该因此生了嫌隙,就想请你来家里吃上顿饭,这样也不行吗?有什么错处你说就是,这么兴师动众的闹到我家里来是做什么!”

他一通抢白没说动乔郁,却险些把自己说动了,越想越觉得他没做什么错事,嗓门也高了起来。

乔郁啧了一声,对这个戏精的表现叹为观止,他抖了抖手上这封信说道:“信上到确实是这么写的,不过你颠倒黑白之前,为什么不先问问你那个妻弟哪儿去了?”

他这么一问,刘巧手还没吭声,妇人先按捺不住了,那到底是她一母同胞的弟弟,刘巧手不关心,她却忍不住,喊道:“你把他怎么了?”

乔郁自上而下的看了她一眼,眼神别有深意:“当然是让他去他该去的地方,伤人未遂,不知道按照央国的律法,该当何罪?”

妇人一听,连装出来的肚子疼都忘记了,说道:“你胡说些什么!他不过是想请你来家里吃饭,做了什么事你就给他按上这样的罪名!伤人未遂,他伤你哪一分哪一毫了?”

乔郁笑道:“他要是伤了我,就不叫未遂了,婶子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也劝你多读些书,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若是有心,出来了再学倒也来得及的。”

刘巧手瞪圆了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那潘顺伤人未遂,与我又有何关系,你要抓抓他好了,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眼见他一口就将潘顺卖了个干净,妇人却不干了,瞪着刘巧手小声怒骂道:“你胡说什么!那可是我的亲兄弟,你就这样弃他不顾了不成!”

刘巧手也骂道:“你那兄弟是个蠢货,你也不遑多让,这个时候不撇清关系,你难不成还等他们将咱们拖下水了再做打算不成,你可别忘了,你那兄弟在家里做了什么事儿,是为什么才被送到汉阳城来的,你知情不报,自身难保,还想救别人,先救救你自己吧!”

他本就不同意干这桩事情,要不是潘顺趁他喝多了套了他的话,他也不会被这么稀里糊涂的绑上了贼船,现在想下去都难了。

这家里自从潘顺来了之后,就不曾安生过一天,这人比扫把星也不遑多让了,还指望他拉他一把,没主动踹他下去已经是他仁慈了。

刘巧手苦口婆心,他那婆娘却并没有听出好歹来,她可不管她那弟弟做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她和潘顺一脉相承,都不觉得潘顺做的那些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潘顺看上那姑娘想娶进潘家大门,是那姑娘自己寻死觅活,又不是潘顺将人挂上去的,做什么来找他们潘家。

她不觉得潘顺做错了事儿,自然也就不允许刘巧手这个时候弃潘顺于不顾,听到刘巧手这一番话,妇人简直要气的蹦起来,既不注意肚子也不注意声音了,喊道:“这个时候你嫌他蠢了!昨日和他商量绑这个小崽子要学他的手艺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刘巧手你过河拆桥,连他都不管了!我到要看你走不走得出这个门!”

当着乔郁和众多围观者的面,两人竟然就这样撕吧起来,妇人破罐子破摔,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捅了出来,也不管刘巧手越来越青的脸色,只顾自己往高兴了说,反正这事儿潘顺栽了,刘巧手也跑不了,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乔家那小崽子总不至于动她,潘顺做的那些事情除了他们潘家,也没几个人知道,算不到她头上来,那索性捅个底儿朝天,大家谁也别想好过。

妇人精起来了是真精,蠢起来了也是真蠢,刘巧手鼻子都快气歪了,可妇人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他也无可分辩,最后往地上一摊,说道:“毁了,全让你毁了!”

乔郁看的叹为观止,他自己准备的说辞都完全没用上,这两口子自己窝里斗上了。

他拍了拍手,冲妇人说道:“谢谢婶子深明大义了,来,把刘叔叔也押起来吧。”

妇人一把怒火烧到了头顶,现在看刘巧手被人押起来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一下子慌了神,问道:“你们要把他带到哪里去?”

乔郁笑道:“当然是跟潘顺一起,送到衙门去。”


ntr.dzhhyy.com  g83nv.dzhhyy.com  jw4.dzhhyy.com  7psgn.dzhhyy.com  geqt.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ikjbf.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