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静宜朗然一笑,“那这可惨了,他儿子没能考中状元,我又正好落在他的手里,正好可以拿给他撒气。”

谢安澜摇头,“你想多了,傅大学士不是这样的人,他向来豁达,应该不会将傅文清没有考中状元这件事放在心上。不过……”谢安澜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够勾唇一笑,“翰林院里可是卧虎藏龙,进去之后,你可得小心一点儿。”

栾静宜看出谢安澜这一笑里别含意味,顿时狐疑地看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傅大学士是总编纂,你们这些刚进翰林院的,不可能直接分在他的手下,傅大学士的手下有三个副编纂,正好你们三个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一人跟一个。不过,其中有一个副编纂的脾气不大好,希望你不要遇上。”

栾静宜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有三个呢,我的运气应该没那么差吧。”

而当天晚上,吃罢晚饭之后,傅大学士也将自己儿子叫到身边跟他说了这件事。

“皇上已经找我说了这件事了,算是已经成了定局了。至于你们三个分别跟哪一位大人,我们一起商量了一下,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决定采用抽签的法子,抽到谁就是谁。”

傅文清点头,“我知道了。”这法子不错,傅文清本来就担心别人会说自己是傅大学士的儿子,所以会受到格外的优待,这法子倒也公平。

但显然傅大学士还有另外的忧虑,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沉吟着对傅文清道:“万一……你要是抽到了冉大人,你万万要耐心一点儿,对他多容忍一点,莫要跟他置气。”

“父亲放心。”父亲未免多虑了,自己从小到大也没跟什么人生过气,只除了……傅文清暗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自己算是栽了。

傅大学士当然知道自己儿子脾气好,从小长这么大,也没跟谁红过脸,但那冉大人他……他不一样……

这么一说,他到还有些希望是自己儿子抽到那冉大人,若是换了另外两个,不知道能不能跟那冉大人好好相处,自己儿子好歹还脾气好一些。

明天就是栾静宜正式进翰林院上任的日子了,欢颜和蒋青青心里都是不放心,竟是前后脚地过来要嘱咐栾静宜一些重要事宜。

这栾静宜女扮男装到底是担着莫大的一份风险,那翰林院中全是男子,整日朝夕相处的,也不知究竟瞒不瞒得过去。

“我说你们真是瞎操心。你们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啊,谁会怀疑,你们就放宽心吧。”

栾静宜却是将目光转移到蒋青青的身上,“这些日子都不见你人影,你跟你那傅公子整日都到哪里去了?”

“什么整日?我们这些天也不过只见了一两面而已。”

“一两面?”栾静宜含笑逼近蒋青青。

“三四面?”蒋青青心虚地看着栾静宜,“好吧,大概有五六面吧。”

栾静宜‘切’了一声,“你还七八、九十面呢。不过看你这样子,你们两个这算是重修旧好了吧?”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总之,就还是跟以前一样。”

“怎么?你们两个之间还没挑明呢?”

“我这不是怕吓到他吗?”

栾静宜抬手一挥,“得,你们两个慢慢磨叽去吧,我可没功夫管你们的事情,不过青青,我可提醒你,你别忘了,他们家里头还住在一位曾小姐呢。”

“他都已经跟我说了,那曾小姐只是随她父亲来京办点事情的。”

栾静宜撇嘴摇头,“这你也信?”

“我当然不信,他家里人肯定有要撮合他们的意思。不过我心里也知道,这件事关键还得看他怎么想,只要他心里没那曾小姐,旁边的人再怎么撮合也是白搭。你别看他平时不爱说话,但心里有主意着呢,他要是不愿意的事情,谁都勉强不了。”

第254章 运气就是这么差

欢颜和栾静宜两个听了蒋青青这话,不由对视了一眼,然后就见欢颜笑着抬手摸了摸蒋青青的脑袋,“行啊,我们的青青长大了。”

蒋青青骄傲的一昂头,“有些事情我可是看得清楚着呢。”


cxc9i.dzhhyy.com  oq7.dzhhyy.com  ior.dzhhyy.com  dae.dzhhyy.com  puwol.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jrai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