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光、黑痕、魔雾……世界被一次次的撕裂、崩塌,这些至尊强者的躯体本是世间最难被损伤的存在,但在邪婴万劫轮下,却是触之必伤,每一次魔轮的飞舞,都会带起漫天飚飞的黑血。

一个月神被躯体被一道黑痕一瞬撕成两断。

一道黑芒将两个守护者的身体同时贯穿,侵入的魔气噬碎他们的经脉,将他们所有的腑脏毁得稀烂……

一个月神、两个梵王被卷入一个快速收缩的黑暗魔域之中,任凭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魔域在收缩到极致后爆开,三人亦在惨叫中洒血飞落。

一道道力量撕开黑暗,不断在魔轮和茉莉的身上爆开。邪婴的嚎哭大笑从凄厉变得衰弱,邪婴之影也逐渐开始变得模糊,茉莉不知道自己的力量还剩下多少,不知身上已经有了多少的伤,也根本不在乎受了怎样的伤……更不在乎自己什么时候死,唯有手中的魔轮依旧释放着比噩梦还可怕的魔光,将一个又一个至尊神主葬入死亡深渊。

三道融合在一起的青光同时在茉莉身上炸开,随着邪婴的一声嘶叫,茉莉被远远震翻出去,身上黑芒刹那寂灭,魔轮也第一次脱手飞出。

梵天神帝目光骤闪,口中喷血,洒于金剑之上,剑身顿时耀起太阳般的炙芒,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之下直刺茉莉命脉。

魔轮离身,魔光熄灭,破绽大露加之没有了邪婴护身,他无比确信,这一剑,必能毁尽茉莉的命脉。

数里之遥,对神帝而言不过是微小的一瞬间,金芒一闪,梵天神帝的金剑已在茉莉心口……但,金芒还未释放,一只苍白的手儿已捏在了剑身之上,手上的黑光再次耀起,剑身顿时如被冰封,再无法寸进,刚要爆发的神帝之力,也如被禁入黑暗的囚笼之中,无法释出。

“你……”看着茉莉缓缓转过的黑眸,梵天神帝如被鬼神慑魂,全身骤冷。

茉莉的力量忽然变得如此恐怖,的确是依赖于邪婴万劫轮的苏醒。

但,世人不知,她并非是被魔轮所劫所化的“邪婴”,相反,她是邪婴万劫轮之主!

她不是被迫所化的邪婴,而是邪婴之主!

邪婴的力量,便是她的力量!哪怕邪婴万劫轮离身,她的身上,涌动的依旧是完整的邪婴之力!

可惜,梵天神帝知道的太晚,在他满是难以置信的失色瞳眸中,茉莉的另一只手重轰他的胸口……小巧的手掌带着浓郁的黑芒横贯而过,从他的后心破血而出。

来自深渊的黑气在梵天神帝的躯体中心直接爆开,他的脸色以比宙天神帝更快的速度变得灰暗……而也是这时,三道金印……三道来自梵帝三梵神的恐怖力量同时轰在茉莉的后背上。

砰砰砰——

三道金芒在茉莉的后背炸裂,又直贯躯体,在她的胸前爆开……梵天神帝双目灰败,从空中直直落下,而茉莉如被流星撞击,带着溃散的黑芒与血线飞坠向远方。

“神帝!”

三梵神合力重创茉莉,然后一起冲下,将梵天神帝带起。梵天神帝脸色青黑,却是一声带血的厉喝:“不要管我……快……杀了……她……绝不能……让她逃走!快……去!!”

东域四神帝全部重创,而且都是他们一生都未曾有过的重创。而邪婴的力量也终于被层层削弱,这是何等惨烈的代价。若是被邪婴逃走,不但今日的重损全部化为泡影,后患更是不堪想象。

三梵神迅速应声,将梵天神帝推给一个梵王,带着全身金芒飞赴远方。

一道黑光炸裂,茉莉从一堆废墟中站起,邪婴万劫轮已飞回她的手中,只是,她刚刚起身,便又猛地跪下,连吐十几口猩黑色的血液……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昏暗恍惚。

我终于……也到极限了吗……

不……我还可以杀更多……我还没有杀了那个老贼……

那个最应该给他陪葬的老贼!!

云澈……等我,我马上就会去陪你……

缓缓举起魔轮,身上黑芒强行耀起,却让她眼前猛地一黑,愈加模糊的视线中,浮现出了云澈的身影……他为她面对星神界,为她浴血,为她火焰中化为灰烬……

火焰……灰烬……

忽然间,如一闪雷电在心海中闪过,她的眼眸,微微亮起了一抹熄灭已久的星芒……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07.dzhhyy.com  x0271.dzhhyy.com  pv0.dzhhyy.com  btpa.dzhhyy.com  xjg2.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