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会是次日上午九点开始,主法高功是一位五雷法师张乃生道长,他是张洵歌的长子。和曹秋澜一起担任护法的则是之前和张闻彻一起去碧蝶市的曹厌,他不仅和曹秋澜同姓,就连经历其实也和曹秋澜有些相似。曹秋澜是从小被遗弃,曹厌的经历不能说遗弃,但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曹厌家就在龙虎山下的小镇上清镇上,他出生之后没多久家庭发生变故,父母离婚之后各自再婚,谁都不愿意管他,大概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父母对他的厌烦了。再婚后,他父母全都离开了上清镇去外面的大城市生活,曹厌则被留给他的爷爷奶奶照顾,生活也算勉强过得去。

可惜好景不长,曹厌两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奶奶因病双双去世了,他便从此失去了依靠。

曹厌的父亲回家办了丧事,却不愿意把曹厌带走照顾,因为他和新婚妻子又生了孩子,不愿意这个让他厌恶的前妻所出的儿子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曹厌的生母同样不愿意照顾他,他于是就这么被丢在了上清镇老房子里,全靠乡亲邻居的照顾才能活下去。

恰好那时候,张闻彻去曹厌家附近给乡邻看病,他年轻的时候经常会做这样的义务巡诊,听说了曹厌的事情之后,便把他带回了天师府抚养。谁知道曹厌长大之后在学道一途上颇有天赋,张闻彻便将他收入门下,传度出家了。曹厌虽然姓曹,但其实和张家人也没什么区别。

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参与法事的还有四位经师,他们也都是曹秋澜这一辈的师兄弟,另外还有道乐团,以及负责准备香、表等物的执事。一场发挥下来,需要的人至少是两位数。

张鸣礼也去了,当然是和其他信众一样去观礼的。他进入天师殿的时候,曹秋澜他们还没来,道乐团的人已经准备好了,有道长正在做一些法会前的准备工作,摆放香花、贡果之类。

不过张鸣礼也没有等待太久,很快就到了时辰,随着钟磬之声响起,现场肃静了下来。

随后道乐团开始演奏《小开门》,张鸣礼看了一眼,道乐团的乐器种类十分丰富。

除了常见的二胡、鼓、横笛、琵琶之外,还有扬琴、笙、阮等等,这些罕见的乐器,若非张鸣礼跟着曹秋澜学了一段时间,看到他都未必认识。然后,他莫名想起了“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道乐团里有几位年轻的道长,张鸣礼昨天也跟着曹秋澜见过,他想他大概有点明白为什么学道还要先学音乐了,大抵音乐真的是道教文化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悦神也悦人。

没等他再胡思乱想什么,很快法师们就排班从门口进来了,走在前面的是四位经师,他们排成两列手捧朝笏,随后就是曹秋澜和曹厌两人,他们同样手捧朝笏并排而入。

此时的曹秋澜,目不斜视,年轻俊朗的脸上表情肃穆,有一种平时没有的庄严。今天来参与法会的信众不少,殿内放置的跪垫前已经站满了人,甚至还有在殿外围观的。

不过曹秋澜似乎不知道怯场两个字怎么写,脚步流畅地走到了左侧自己的位置前面站定,待担任高功的张乃生就位,众人在小开门的乐声中手捧朝笏对着神像一拜又互相拜礼,科仪正式开始。

众执事(这里的执事指的是三法师和经师)带领信众对着神像行三礼九叩礼,虽然是常见的礼仪,但在这样的气氛里,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神肃穆了起来。礼毕,张乃生起身走到坛前上香。曹秋澜心神专注,待张乃生归位,他和曹厌同时迈步走到坛前。

曹秋澜白皙修长的手指和曹厌的手指同时伸到香盘之中,他轻轻拈起一片香从朝笏上掠过,心中默念神明的尊号,如此反复三次。黑猫没有进入神殿,他跳到了旁边的大树上,透过神殿洞开的大门注视着曹秋澜。虽然距离有一点远,但以黑猫的视力,却足以把一切细节看的清清楚楚。

就在别人庄严肃穆地敬神的时候,黑猫心里想的却是:澜澜的手真白!真好看!确实,曹秋澜白皙的手指在红色香片和白色朝笏的对比下就显得更莹白如玉了。而且这样的曹秋澜是黑猫从来没有见过的,没有平时的懒散,也不是动怒时候的凌厉,比平时侍奉神像的时候更加端庄稳重。

归位三拜之后,曹秋澜朱唇轻启,带领所有执事唱诵澄清韵和迎请师尊赞,“魔王束手,侍卫我轩……”曹秋澜声音清朗,即便在众位法师一同唱诵的时候,同样也很有辨认的特色。随后的科仪流程顺利进行,很快就到了曹秋澜事前最担心的表白宣表环节了。

执事的道士将用黄字书写的表文拿来给曹秋澜,表文的内容别的其实都是有定例的,虽然偶尔会有小改动,但大体是差不多的,曹秋澜基本都会背了。他扫了一眼信众名单,倒是暂时没有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曹秋澜很快集中精神存想。

张乃生带领众执事和信众拜伏在跪垫上,曹秋澜正跪着,他手持朝笏,把表文放在朝笏上朗声诵念道:“太上正一盟威经箓太极宫左侍仙卿五雷大使并领雷霆诸司府院事曹秋澜俯拜上言,臣伏以天道无私……三天门下臣曹秋澜俯伏昧罪叩首具表,再拜上言。”

表文内容,再加上那长长的善信名单,曹秋澜足足念了十几分钟有余。这还多亏了这次的信众里没有遇到生僻字或者多音字的,毕竟表文上不可能注音,万一不认识只能问旁边的执事道士。

对,曹秋澜念表文的时候,有一个执事道士就一直跟在他身边,为的就是在曹秋澜认不出字或者念错的时候提醒他。毕竟这是要上达天听的,把人家名字念错了是肯定不行的,错了的话就要重新念一遍,保证神明听到的就是这个人对应的名字,免得把人搞错了。

曹秋澜这次运气不错,很顺畅地念了下来,偶像包袱算是保住了。他以前在天师府的时候,曾经给法会演奏过道乐,他除了钢琴和古琴之外,还会扬琴。几乎每次都能看到担任都讲的师兄在这里卡壳,几乎没有顺畅念下来的,可以说是非常惨烈了,总有人的名字挑战人类的认知。

接下来的科仪主要都是张乃生的事情,曹秋澜要做的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引导唱赞配合。长达一个小时的法会很快到了尾声,曹秋澜朗声唱瑶台赞,“朝罢天门出玉堂,众官齐楚下金阶……”同时跟在在曹厌的身后,在张乃生的带领下和信众们一起绕坛。

这在道教的科仪里叫做转天尊,对普通信众来说,转天尊有健身祛病的效果,而对他们修道之人来说,则能够开启全身窍穴,增强“气”的作用,法决所谓“人心皆散乱,一念便纯真,欲求无上道,大众转天尊”就是这个意思了。到了这里,法会基本已经是结束了。

我很喜欢道教的法会啊,感觉很有仪式感!特别庄严肃穆的感觉!

《澄清韵》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气长存。常清常静天尊。

《迎请师尊赞》宛宛神州地,巍巍众妙坛,鹤驾鸾舆客,呼息下仙班。金真演教天尊。

《瑶台赞》朝罢天门出玉堂,众官齐楚下金阶,仰望神威垂廉下,请旨元时再转来,皇坛肃静天尊。

太极宫左侍仙卿五雷大使并领雷霆诸司府院事——这个是澜澜的箓职,你们可以理解在他在天庭当的官,正四品。


1tt1s.dzhhyy.com  o3h4x.dzhhyy.com  qfwg.dzhhyy.com  2dktg.dzhhyy.com  cr0ry.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hlkwq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