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在冰云仙宫,日月神宫的那个长老只是沾到了冰炎,便毫无抵抗被烧的尸骨无存,那个结果便完全出乎我的预料。今日,我自然也全然无法下定论,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好,让我来试试!”云澈双臂一收,然后轻轻前推,将冰炎推在了隔绝结界之上。

冰炎的毁灭能力毫无疑问的恐怖,云澈确认就是轰在四大圣主身上都必能让他们重伤。但其生成时不但要聚精会神,还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控制时也需要小心翼翼,连丢出去都不敢用太大力气,所以偶然暗算人或许可以,但几乎不可能用于实战。

否则,若是冰炎可以和其他火焰一样随手燃起,全力轰出,他绝对可以脚踩圣地,横行天玄。

冰炎碰触到结界,无声燃开。

冰炎的焚灭从来没有声音。这一次也不例外。借着残光,云澈清楚看到坚韧无比、存在了整整万年的隔绝结界在冰炎之下瞬间出现了一抹圆形的残缺

就像是一块布帛,被火焰灼烧出了一个洞。

这处残缺足有巴掌大小,随着冰炎的吞噬,残缺部位越来越深,直至半尺之深时,冰炎完全消散但,依然没有能将结界穿透。

一连串雷电般的嘶鸣响起,结界的残缺之处蓝光骤闪,澎湃的力量从四处涌来,在结界上荡起一圈圈水波般的涟漪。

一息之后,涟漪平息,被冰炎焚出的缺口也已消失无踪,连一丝残缺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结界之外。

“雪児,你就跟父皇先回去吧父皇马上会派人每天十二个时辰守在这里,一旦有任何动静,都会马上告诉你,好吗?”

凤横空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苦苦的劝说着。这三天,他每天都会来一次,每一次,都会看到她比昨日更憔悴一分。只是,任凭他如何劝说,凤雪児都不为所动。

以他对自己女儿的了解,她并不是一个固执的人,相反,无论对凤神,还是对于她,一直都很是顺从和听话

但一到了关于云澈的事上,她竟是如此的固执甚至可以说决绝。

曾经,云澈是他最痛恨之人,恨不能亲手让他惨死现在,他却是满心的祈祷云澈千万别死,最好一根头都不要少。

因为他害怕云澈若是真的出事,会把他女儿一生的欢笑都给带走。

“父皇,你不用担心我。云哥哥他一定没事,而且,他那么疼我,一定不会舍得让我等待太久的。”凤雪児闭着眼睛,双手依然放在胸前,轻轻的说着。

“凤凰宗主,你不用劝她了。明日就是魔剑大会,你定然有很多的事需要准备,雪児妹妹这边,你不用担心。”夏元霸出声道。

天色昏暗,繁星似锦,夜幕已经笼罩了苍穹和沧海。而这层夜幕揭开之时,便是魔剑大会召开之期。算起来,还有不过五六个时辰。

对于这场千年难遇,几乎聚集了天玄所有顶级强者,号称可以参悟“神玄之秘”的盛会,所有到来者无不抱有着极高的期待。

“唉”凤横空动了动嘴唇,但最终还是只能一声叹息。云澈被封入弑月魔窟一事,早已传遍至尊海殿,前来参加魔剑大会的全部都已知晓。最初,不断有人来临近打探云澈是否真的能出来,到了第二天,来打探的人便已寥寥无几。

而到了第三天,所有人都认为,云澈已是必死无疑。

因为那是弑月魔窟!!

四大圣主进去都绝无可能活过一天。

“雪児,你相信云澈那小子肯定能活着出来,父皇也相信每天,父皇再来看看。”

轻拍了一下凤雪児的香肩,凤横空暗中低叹一声,满心压抑的离开。

他越觉得,凤凰神宗招惹到云澈这个人简直特么是五千年来最大的灾难!!

相比于凤雪児,夏元霸心中的忧心要轻上许多。随着霸皇神脉的觉醒,他的性情、精神、意志都受到影响,大脑也远比以往冷醒的多,再加上对云澈的信任,即使已经过去三天,他依然坚信既然云澈敢于留在弑月魔窟,就一定有出来的足够把握。

“到底会有什么办法能把这个结界轰开呢”夏元霸盯着结界,拧着眉头,脑中不断苦思着同一个问题。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0d7g.dzhhyy.com  u0vyd.dzhhyy.com  apn1p.dzhhyy.com  sljj6.dzhhyy.com  baxc.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