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被人当作拾荒者,刘牧星有些哭笑不得,他把易拉罐拿到眼前,往里面看去。

果然,在罐底有一个纸团,正是他刚才扔进垃圾桶里的那个,没想到在机缘巧合之下,它竟然落进易拉罐里。

刘牧星倒置易拉罐,想要把纸团倒出来,可是倒了好几下,也不知是怎地,纸团竟然卡在拉环口那儿不出来。

老太太见状,大方地摆摆手,“小伙子,你把易拉罐拿回家,拿剪子剪开不就得了。”

这时候,刘牧星伸出另一只手,直接将纸团抠了出来,因为心情不错,他故意说笑道:“大娘,这个垃圾桶是你承包的,我可不敢随便拿你的东西。”

“嗨,我原来以为你是外地来的同行,故意那么说的。”

老太太的话让刘牧星很受伤,因为给七七攒钱,他从来不买名牌,可是就算穿地摊货,也算干净整齐,怎么也不像捡破烂儿的呀。

老太太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来刘牧星在想什么,继续解释道:“小伙子,你别以为穿得整齐就不会捡垃圾,我上次碰到两个外地人,穿得比你还好,结果把整条街上的垃圾桶全都翻遍了。”

她停了片刻,又道:“我不是不让别人捡破烂儿,垃圾桶上又没写我的名。只是有些同行素质太差,为了捡值钱的东西,把垃圾桶里的垃圾都翻腾到外面,也不给收拾进去。这样既影响市容,又害得环卫工多干活,太不像话。”

此时,刘牧星重新将纸团展开,没错,上面果然空无一字。

他重新将纸条收好,准备拿回家仔细研究。

听到老太太这样说话,刘牧星暗暗点头,心想这还差不多,如果真的有人想把公共财产据为己有,虽然是垃圾,那也令人不齿。

“大娘,你今年多大岁数了,怎么还出来拾荒?”刘牧星随口问道。

“我呀,今年六十七了。”

听到这个答案,刘牧星明显一愣,不是因为岁数大,而是太小——刘牧星见过很多六七十岁的人,他们的头发顶多算是花白,没人像捡荒老太太这样白成一堆雪的。

老太太又看出刘牧星的心思,嘿嘿笑道:“看我头发很惊讶是不是?我故意染的。以前跟同行年龄相差不大,不管动手动嘴都会吃亏。自从染了白头发,他们都以为我**十岁,再没人敢碰我啦。”

刘牧星顿时无语,没想到捡个破烂儿套路也这么深。

他向老太太告别,准备坐公交回家,没想到老太太收起易拉罐后,正好跟他同路。

两人又唠了几句,当刘牧星问起老太太的家人时,她的脸色暗淡下来。

老太太告诉刘牧星,她的儿子儿媳因为车祸去世,只留下一个孙女跟她相依为命。

肇事司机是某个保险公司的高管,同为女人,却没有半点同情心,欺负她们祖孙俩势单力薄,故意当老赖,法院判决生效的赔偿拖着不给。

当老太太说要到法院去告她时,肇事司机毫不在意地撇嘴道:“告吧,反正我判几年,最起码这点钱,我也不用还了。”

目前国家对于老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件事就这么拖着。

现在,祖孙俩只靠老太太的低保生活。在平时,老太太就出来捡些破烂儿,虽然赚得不多,但总能改善一下两个人的生活。

听了老太太的话,刘牧星也感到那个肇事司机太可恨,不过连法院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更是毫无办法。

也只能安慰老太太:此事终有一天会解决的。

在路口,刘牧星跟老太太道别。他要坐公交回家,而老太太则要到马路对面另一块“承包地点”去看看。

没过多长时间,刘牧星忽然发现马路斜对面围了不少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却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了黑色地面上的“残雪”。

刘牧星心里咯噔一下,他马上猜到,那是捡荒老太太的白发。

此时公交车已经到站,不过刘牧星犹豫片刻,并没有上车,而是绕过公交车尾部来到马路对面。


rma.dzhhyy.com  lfih.dzhhyy.com  rds4.dzhhyy.com  8x6.dzhhyy.com  7map0.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62m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