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最大的作用,就是在搬运的时候冲刷身体,让自己的体魄越来越强,进而超凡脱俗,这才是当初研究出气血的理念。

“这都快跑了差不多有一千多里了吧。”

崔健暗自嘀咕,花一个多星期时间,日夜兼程之下走到这儿,延缓他速度最大的问题就是绕开城市。

他最近他是越走感觉越冷,不得不驻足停下,他打算找个城镇聚集点。

又往前走了数十里路,一直到深夜后,崔健精神一振,蓦然看到一处灯火通明的城市。

连忙走进一看,瞅着一个标识牌,神情一愣,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最后,他惊叫道。

“这特么怎么是俄文?!!”

进了城市花了半个小时时间,崔健颓废的看着周围来往,金发碧眼的行人男女,现在可真的是两眼一抓瞎了,这地方是俄国,周围人说话,都带有俄国特有的浓重卷舌音。

他得找个办法会到华夏才行,崔健此时是欲哭无泪,好嘛,随便选了个方向,居然是跑到俄国境内去了,崔健是捶胸顿足,肯定是他专门往深山老林里面钻,这才毫无察觉越过蒙国边境线,进入了俄国。

崔健长长叹了口气,今晚是没望了,明天时间得找一下这里懂英语,或者华夏语的人问问,到底如何回去。

到处扫视了一阵,崔健便跟着一名看起来和流浪汉模样的人,蹲在了不远处。

见流浪汉望了过来,崔健笑了笑,而那名流浪汉也抱以和善笑容。

打过招呼后,崔健便打算倚靠着墙角凑活一晚上,明天再找找看,实在不行......

他一咬牙,大不了劳资再长征几万里,就不信回不去了!

倚靠着休息了会儿,崔健蓦地抬头,看着那名流浪汉手里提着一件厚厚衣裳过来,将衣裳递在了他面前。

崔健一愣,磕磕盼盼的用英语回应,“这是给我的?”

流浪汉将衣服塞到崔健怀里,嘴里嘀嘀咕咕说着他听不懂的俄语,然后又转身坐在了原来的位置。

崔健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这流浪汉把他身上仅有的一件厚衣服给他了,而自己,却在半夜的寒风中受冷。

他蓦然感觉这件厚衣服沉重无比,崔健默默起身,又将衣服塞回给流浪汉后,从兜里翻出几张湿哒哒的人民币硬塞到流浪汉怀里。

接着迅速转身离去,不理这名流浪汉的叫喊,崔健又步行几条街后,左右看了一阵,确定没什么人和他一起蹲到这,便找了一个极少人经过的墙角依靠着,深夜这点寒风对于现在的崔健来说完全没什么感觉,而那名流浪汉如果失了那件厚衣服的话,恐怕会被冷得感冒,发烧,而对于流浪汉,这种病却极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他们是流浪汉。

崔健长长叹了口气,世界上,有恶便有善,两者对立统一,缺一不可,自古以来颠扑不破的真理。

他打算眯一会儿,这地方的人没什么敌意,而且那名流浪汉的举动给了他相当不错的好感。

就这么眯了十来分钟,崔健耳朵一动,听到一道高跟鞋发出的嗒嗒嗒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在崔健身前停住不再走动,不由得闻到一股浓厚的香水味儿。

他不由微皱了皱眉,睁眼抬头一看,愣了一愣,赫然是一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在他面前,而最让他惊讶的是,这是一幅亚洲人面孔,而且化妆相当精致,不难看出这女子底子不错,但神色间却有些憔悴。

崔健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她,看着女子从包里掏出钱包,摸出两张钱币塞在崔健怀里后,便转身慢慢离去。

第两百六十一章 会笑的李唯西

崔健陡然回神,拿着钱币,心里一急,用华夏语开口喊道:“喂,我可不是乞丐啊!这钱还是拿回去。”

刚说完话,又觉得有些不妥,正琢磨如何组织英语说话时,女子停下来脚步,转身快步向他走来,一把夺过崔健手里的钱币,皱眉道:“你有手有脚,何必在这里当一个流浪汉。”


r7vh.dzhhyy.com  i48q6.dzhhyy.com  8m4n.dzhhyy.com  d2fpr.dzhhyy.com  u2hlj.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aykd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