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是想结婚,只要勾勾手指,一群有家世、有门第、有学历、有才有貌的适龄姑娘能扑来。

他偏偏选择了她,她也是搞不懂了。

在他们相处的过程,霍予沉也没有避讳太多他的家庭或过去的事,只要她想了解的他基本都会说,并没有要隐瞒她的意思。

这样的状态不能说不好,是缺了夫妻之间的砰然心动。

闪婚之后迅速进入到老夫老妻的阶段。

这种疾速的转变,陆一语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也是醉了。

霍予沉接过那张薄薄的纸,头靠在沙发,眯着眼睛看水晶吊灯。

陆一语的目光则停留在他完美得找不出任何瑕疵的侧脸。

他的头发往后垂落,如生丝一般滑顺和柔软。

陆一语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有关头发的说法。

男人的头发越软,他的秉性、品格越出挑,极有主见,一旦做了决定,没有人能更改。

霍予沉的头发是她见过的所有男人最软的,凉凉的、滑滑的,摸起来很舒服。

在陆一语在发呆的时候,霍予沉突然说道:“我在为她的死而复生惊讶,她死的时候才22岁。她要是活着,到现在也才26或27。她的死给了我很大的震动,如果她真的还活着,我只会为她高兴,她还有机会享受她的生命。我也在担心,她假如还活着,会不会是带着一身病艰难地活着。她算不是我曾经的女朋友,是我的好友我也会这么想。而正因为她曾是我的女朋友,我的感触会更深一点。”

陆一语听完后,点了点头,“她是你曾经爱过的人,怜惜过的人,所以即便你在心里渐渐放下她了。在有她消息的时候,你还是会忍不住被她的消息牵动心神。跟你还爱不爱她,其实没有太多关系。那是一种人之常情。”

霍予沉偏过头认真地看着陆一语,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陆一语搓了搓自己的脸,唉声叹气道:“好想生气哦,但发现你说得又挺有道理的。从道义讲,我是完全能理解的;从情感,我也可以认同。但从你媳妇儿的角度说,我又好想批斗你。霍董,你都是个有媳妇儿的人了,为什么还去关注曾经的妖艳jiàn huo?你媳妇儿我虽然长得较普通,但我性格较有趣啊。你不能看到你前女友的信的时候想想我?你真是太打击我的积极性了。”

霍予沉短暂的失神了片刻后,才张开双臂笑道:“媳妇儿,过来,抱你一下。”

“抱一下一个亿。”

“全部身家都给你。”

陆一语这才勉强挪了一下位置。

她才刚动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拥进怀里,霍予沉的下巴抵在她的发旋,闭了闭眼。

陆一语也环住他的腰身,乖乖地趴在他的怀里。。

一时间,别墅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陆一语不知道这时候该说点什么,保持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她听到了霍予沉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陆一语只觉得头顶一群乌鸦嚎叫着飞了过去。

直接把她当抱枕真的好么?

她刚才的态度好像也还可以啊,她一个正室都不计较前女友给他写情了,她简直是最佳媳妇儿。

可这个男人敢不敢再淡定点?

居然睡着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caxmy.dzhhyy.com

7efcj.dzhhyy.com  yur.dzhhyy.com  0mrf.dzhhyy.com  w29uj.dzhhyy.com  1tvu7.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