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仲其不由摇头,对于云凡这个解释,很是失望。

杨家的人,都跟看猩猩一样看着云凡,然后再看看杨乐仪,毕竟这云凡是杨乐仪带回家的。

杨乐仪被大家看的浑身不舒服,她完全没想到一向惜字如金的云大师,今晚怎么突然站出来,和欧阳惊风杠上了,这不符合云大师的一贯作风啊。

难道,真的如徐美娇所言,他喜欢我?看到欧阳惊风追我,他吃醋了,才会一时想不开站出来要教训欧阳惊风,但是教训就教训吧,但这教训的方法,也太高大上了吧。

杨乐仪有些胡思乱想,但是对于云凡所说的话,她还真的相信,毕竟云凡随手就能扔出一个火球把人烧得半死,让梅花盛开,他或许还真的有办法。

杨家的人素养还真是高,此刻看着云凡在他们面前把牛皮吹上天了,也只是低声议论,满脸的诧异,倒是没有人敢大声出言讥讽。

欧阳惊风倒是没想到云凡会说出这一番言论,不过旋即脸上有一丝得意之情闪过,欧阳惊风自幼跟在他爷爷后面学习风水玄学,后来又拜了港岛一位风水大神为师,现在欧阳惊风也是港岛年轻风水师一辈之中的佼佼者,还真的有手段可以让梅花现在盛开,虽然只能勉强开几朵,但是就这一手,当世风水师能做到的,却是寥寥无几。

这傻小子,这不是给我表现的机会吗?欧阳惊风暗暗高兴,自己就趁机展示一下自己的风水绝学,让杨家之人大开眼界,也让杨乐仪知道,自己有多厉害。

如此一想,欧阳惊风不由精神一震,笑道:“云凡,生机笛,传说的确有让万物焕发生机的神效,但是那只是传说,你不会连传说都当真吧,这就太无知,太可笑了,我看你年纪还小,就不跟你计较了,至于你说的让梅花此刻开放,我倒是还真有办法。”

欧阳惊风摆出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但是脸上的那一丝得意,却是显而易见。

杨仲其听到欧阳惊风的话,不由惊讶,扭头看向嘴角带着欣慰笑容的欧阳寻龙,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寻龙兄,惊风说的难道是真的?”

欧阳寻龙微微一笑,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意,说道:“仲其兄,惊风这孩子,在风水玄学一途天赋异禀,这些年,拜了港岛的那位青龙王为师,现在的风水造诣,和老夫,都平分秋色了,尤其是青龙王的那最为著名的青帝之术,也学得一二。

杨仲其大惊,这青龙王可是港岛第一风水大师,最为著名的事件就是十几年前,有一次外国元首访问港岛,港岛政.府安排的行程第二天是去参观港岛百花园,但是第二天,百花园中的花,却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港岛政.府大急,最后还是有人推荐青龙王,青龙王一来,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秘法,居然只花了一个小时,就让整个百花园百花齐放,争奇斗艳。

从此之后,青龙王名声大噪,开始稳坐港岛第一风水大师之位,那能让百花齐放的神奇手段,也被人冠以青帝之术。

据说他对收弟子极为严苛,一生之中,好像只收过三名弟子,最近收的一位弟子乃是港岛富豪叶家的千金小姐叶青蓉,收徒仪式搞得很是浓重,许多港岛的名流,富豪,明星都去了,这件事情还上了新闻。

但是不知道,这欧阳惊风是什么时候拜入青龙王门下的,一点风声也没有听说。

不过杨仲其也没有多问这件事情,而是恭喜说道:“寻龙兄,那真是可喜可贺啊,早就听闻青龙王的青帝之术,今日如果能见到,还真是三生有幸啊。”

欧阳寻龙一笑,对欧阳惊风说道:“惊风,你就小露一手吧,这青帝之术,可是绝顶道法,你使用之时,要多加小心注意。”

“知道了,爷爷。”欧阳惊风点了点头,正要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之中转身朝一株梅花走去,却在这时,背后有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

“呵呵,青帝之术,只是雕虫小技罢了,你有生机笛这样的宝贝,不会使用,也是浪费,还不如把它卖给我。”

第一百一十章 比试

云凡的声音再一次如惊雷,在空气中炸响,欧阳惊风拳头一握,一股怒火直冲天灵盖,这小子,是不是今天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居然一再挑衅自己的底线。

“呵呵,你说什么?你说我不配这生机笛,你要买下来?”欧阳惊风转身,看着云凡,冷笑道,要不是今天是在杨家这么多人面前,欧阳惊风早就出手了,哪还有这般好耐心,跟一个小屁孩一再废话。

云凡点头。

“你买得起吗?你可知道,这个生机笛,可是十年前,我爷爷花了五千万港币拍卖下的,现在,就算你有一亿港币,也买不起了。”欧阳惊风冷笑不止,这小子,是不是装逼装过头了,居然还大言不惭地想要买下生机笛。

“这生机笛在你们手上,只不过是一根普通的,只能奏乐的笛子罢了,你们要奏乐的笛子,几百块钱就能买一个和它效果差不多的,我也不让你们亏了,你们多少钱买的,我出双倍价钱买下吧。”云凡淡淡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这生机笛到了你手上就能变得不同了吗?别说双倍了,就算是十倍,我们也不可能卖给你的。”欧阳惊风压制怒火,语气不善地冷哼道。

“自然,只有在我手上,它才能叫做生机笛,在你们手上,它只能叫笛子。”云凡淡淡说道。

欧阳惊风气得脸色铁青,但是又不好发作,这时候,就连一直不说话的欧阳寻龙,脸上都不由出现了怒意,这小子,一而再,再而三地跟自己的孙儿作对,难道就是想激怒自己的孙儿,借此让自己的孙儿给杨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吗?

“大胆竖子,这把生机笛,老夫收藏已经有十余载,对它的了解可以说已经入微了,你居然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词,轻辱老夫。”欧阳寻龙霍然站起,虽然自持身份,他不应该跟一个少年生气,但是人都是有底线的,云凡刚才话中的意思明显是说,生机笛放在他手上是浪费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ezvor.dzhhyy.com

0kl1.dzhhyy.com  mh3bc.dzhhyy.com  512np.dzhhyy.com  k5vq.dzhhyy.com  9oxj.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