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他不顺眼。”霍予沉气哼哼地说道。

“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不能。这小兔崽子凭什么娶我的宝贝闺女?长得贼眉鼠眼的,自带一股由内而外的流氓气息。哪里好了?”

封长宁:“……”

他原来长得贼眉鼠眼,自带一股流氓气息吗?

他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这样的。

魏逢差点被他这天打雷劈的形容词给都逗乐了,声音压的越发的低,说道:“你冷静一点,事关安发白终身大事呢。”

“我后悔了。”霍予沉貌似很冷静地说道。

禇非悦侧目,她家霍董的脸上现在就明晃晃的写着“易燃易爆,请勿靠近!”

一个挺大的人了,还这么产冷静,也是没谁了。

之前他在小玉玉的婚礼上表现得很冷静,她还天真地以为他已经能接受安安迟早要嫁人的准备了。

结果事到临头的时候发现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他依旧不冷静。

封长宁见是三位长辈在聊天,他一个晚辈也不好插话。

尤其是在他未来岳父的眼里,他还是个不怎么讨喜的晚辈。

他现在要是敢不被点名就擅自发言,估计在他未来岳父的心里又被扣分了。

他已经负分了,再扣下去分未来岳父非得上手拆了他和安安了。

禇非悦拍了拍霍予沉的背,“别这样,长宁大年初一放弃了与家人的团圆,过来家里拜访我们非常的有心。你别伤了孩子的心。”

霍予沉皮皮也没抬地说道:“为了娶媳妇儿,他不脸皮厚一点,勤奋一点行吗?”

众人再次无言以对。

大家都知道霍予沉要是想跟人沟通,哪怕嘴硬的跟蚌壳一样的人都能被他说的很开心。

他要是诚心不想跟别人沟通,说出来的话能气死别人好几回。

他现在就是不想跟别人沟通的状态,真是让他们连做思想工作的余地都没有。

霍以安说道:“老爹,你换个角度想啊。我要是跟封长宁在一起后也不会离开你们,而你们多了一个很优秀的儿子,不是很好吗?”

“这种话跟别人说说就行了,等你老爹来说这些话就跟放屁差不多。”

“老爹你该不会让他入赘吧?”霍以安疑惑道。

“让我天天看到这么个不省心,挖我墙角的人,我能少活好几十年呢。”

“可是您现在拒绝是不是有点晚了?”

霍予沉不会对她的宝贝闺女甩脸色,但对外人甩脸色那简直是分分钟的事。

他说道:“封长宁,这种时候你让一个女人挡在你面前算什么事?你就是这么保护我的宝贝闺女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jgesd.dzhhyy.com

yfo5.dzhhyy.com  8kso.dzhhyy.com  5woa.dzhhyy.com  3eagv.dzhhyy.com  sjmg.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