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文点头,“那么好,太大量级的土豪昆山暂时没有,这我很确定。也就是说,普通小土豪哪怕形成同盟,要撬动昆山地价,不上杠杆不可能。事实上也没有不上杠杆就去炒地的人,你见过不融资的投机者吗?若不融资,只想找快好地留给子子孙孙的那不叫投机,叫安家置业,叫良性投资。”

李晓兰点头,算是认可。

张子文道:“那么简单来总结:一年来昆山地价上涨均价在三成左右。为获得这三成利益,炒手的融资成本也是三成,还冒着民怨、得罪我的风险,加上许志先不收钱。换你是炒手,你愿意担负如此大的风险,如此高的融资成本,来博取不足一成的土地差价吗?并且还是流动性很差、稍有变故就容易被困死包饺子的土地?”

李晓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经你这简单一说,还真是流动性最差,风险最大,最薄利的事。若没有三倍的差价,我真干了得被我兄长沉塘!”

张子文道:“所以我负责的说,现在的昆山暂时不存在炒地。”

李晓兰道:“但真的涨了,且速度过快?”

张子文道:“那么说回来第二点。良性政策下,昆山地价根由在于海军竞争力,这里政策好,有发展机会,大家愿意来,在我大宋户籍不管制,甚至纵容田地兼并的情况下,想来这里的人多,有人买就一定涨,这是压不住的经济规律。”

“往大里说,以前谁愿意来昆山啊?但现在不爱赚辛苦钱的你都关注这里的地价,说你不想买昆山地可能吗?”张子文问。

李晓兰终于承认,“我的确想在昆山买块地,所以关注地价很久了。”

张子文道:“那么你发现了,真正决定昆山地价的,是你这样的有钱人的数量?地在原住民手里,人家祖祖辈辈守着的土地,轻易不想卖。于是你买不到却又想要,因你买得起,所以你就开始尝试加钱说服对方,是不是这么操作的?反正有我在,你总不能上打手直接抢就是了。”

“但我却不能说你炒地。因为你是大宋子民,有权力来昆山买地。这里有我在,且已经初露锋芒,你看好这个地方的前景,看好我的产业,作为生意人你想在这里买地,为我的产业提供配套生意,这很正常也必须欢迎。所以,我能把你定性成恶意投机吗?答案是:不能。”

“那么鉴于昆山可出售土地有限。尤其许志先的性格你比我清楚,农地指标卡得连我都动不了。抱有你这心思的其余商贩多了,都看好,都想来昆山做生意,想过点比别处好的日子,便都掏钱买地,现在你来告诉我,结果是什么?”

这些就是张子文的总结。

实际上张子文已经等于透露内部消息给她:只要大魔王在,昆山竞争力相比其他地方存在一天,就算我张子文刻意控制打压也永远涨,只是涨的快慢的区别。

至少在大宋现有体制规则下,没人能控制住这个情况。

多的已经不能再说。

张子文真不能鼓励地价上涨,不能鼓励她在这里买地。但大昆山工业基地的建设蓝图中,现有体制下,需要不停有人有钱流入,其中一定包括李晓兰这样的女土豪。

而昆山土地的价值,则由她们这些有钱人决定。她觉得这里有发展潜力,就算现价基础上翻倍拿地,以后也能赚回来的话,她就大概率会买。

这是个平台,热没有她们参与下注、参与开发蒸汽机的相关应用,以蒸汽机为标志的工业革命是推广不起来的。

已经说了很多,张子文起身要走时李晓兰有些舍不得,神色古怪的道:“你到底会不会凉了?”

张子文道:“要投资你就投资,这谁能说清楚,做生意就这样,买定离手。我在赌,你当然也在赌。”

看起来李晓兰此来的目的,还真是套大魔王的话的,她又说道,“你要有点良心,你忘记了是谁在你饿的要死时支持你了?你好歹告诉我,下一步你打过户部的货币政策吗?如果他们反操作压制你的铜产量,必然再次进入现金为王形式,那我还投资不是吃饱撑了、和我兄长有仇啊?”

张子文微微摇头,“这我也说不好,不能对你做出建议。看好我,你就投资,看好叶梦得,你就留着钱生蛋,然后告诉你儿子把你李家资产和美女打包好,将来交给南下的胡人糟蹋就行。”

李晓兰果断叫骂:“胡说八道……谁说我要生子,拒绝了张商英后我决定终身不嫁!又不是养不起我自己。”

第251章 货币战争!

回去路过昆山县城时,被老赵班头拉着不让走,说是开紧急会议。

“不去不去。”

张子文甩开就想走,却又被拉住,走也走不掉。说是许志先下了死命令。

那么好,跟着老赵去瞧瞧算了。

听说是关于当前昆山造钱局“停产”的重要议题。


ydi4.dzhhyy.com  mmh.dzhhyy.com  uvr.dzhhyy.com  iasd.dzhhyy.com  87jn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kepy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