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一叫,同时也叫醒了忠伯,或许是看得出忠伯身怀武艺,路行云见到他的手上被兵士们额外绑上了好几圈粗麻绳。

忠伯一坐起来,被他挡着的华清郡主也出现在了路行云面前,路行云关切问道:“郡主没事吧?”话一出口,便见忠伯怒视而来,面容中还带着焦虑。

他一愣,旋即醒悟,自知失言,然而就在这时,几人掀幕入帐,其中一个笑着说道:“千总好计策,容他们自处,他们自会把身份抖露出来。”

路行云等人抬首望去,只见进来的共有四五人,俱轻甲护身,作武人打扮。最前的二人装束不同,当为渠首。先说话的那个是个矮小瘦削的汉子,而听他说话的那个则中等身材,面色沉毅。

那个矮小的汉子走到路行云面前,问道:“这厮,我问你,她是郡主?”说着,就指向着装明显不同的华清郡主。

这时,华清郡主也被惊醒,慢吞吞地坐了起来。路行云朝她看去,只觉即使现在囚首垢面,脸有疲色,但其人的双眸中仍然透露出一种不容侵犯的坚毅。就似冬日里的玉兰花,矜持而又洁白。

显然,那两个渠首在看到华清郡主的容貌时也吃了一惊,那个矮小的汉子又问了木讷无言的路行云一句:“她是华清郡主吗?”

路行云回过神,嘴里迸出两个字:“不是!”

那矮小汉子朝后看了看,立时就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兵士走过来,重重扇了路行云一巴掌。

这一掌来势实在迅猛,路行云单薄的身子一晃,几乎倒下,可还是强稳住了重心,往地上啐了一口血沫。

“再问你一句,她是华清郡主吗?”

“不是!”路行云还是斩钉截铁般说道。

连问三次,路行云毫不改口,而那矮小汉子也说到做到,让兵士挥出三掌。三掌打完,路行云已满脸是血,那矮小汉子靠到很近距离,扳起他的脑袋,沉声一字一顿道:“最后问你一次,她是不是华清郡主?”

路行云左眼微闭,睁着肿胀如桃的右眼,呼着气,缓缓启唇:“不……”

“是”字还没出口,那矮小汉子摇着头放开手走开,指使兵士再打。而就在那兵士蒲扇也似的肉掌呼出的那一刻,侧里一声乍起:“我是华清郡主!”

那兵士在半途生生收了手,看向那矮小汉子。那矮小汉子不再理会路行云,转视说话之人。他却没发现,就在这一刻,身后的路行云潸然泪下。

113府北(一)

作为城固县以西赵营兵马的总负责人,徐珲在当夜就听说了郭虎头兵败的消息。郭虎头本人被擒,溃兵退回营寨与剩下的兵士会合。群龙无首,又怕武大定再次攻来,就放弃了营地,向东退到了徐珲这里。

徐珲沉稳老练,纵然失去了手下干将,外人并看不出他有任何慌张的表现。他没有多问郭虎头的事,而是与白旺一起,先来盘查被带回来的这八个俘虏。

这几个俘虏是此事的关键。在听了兵士叙述后,直觉告诉徐珲,敌军的目标就在这八人中。目的没达到,对方未必会加害郭虎头。换言之,只有搞清了这八人的来历,才有可能重掌主动。

为了顺利套出这几个俘虏的消息,徐珲没有急着拷问,而是使了个小手段,带着人悄悄候在牢帐外头,偷听里头的谈话。不出他所料,路行云一个不小心,主动说出了“郡主”两字。同时,在入帐观察到那个女子的穿戴后,徐珲敢肯定,自己捉到了瑞王的嫡女,华清郡主。

目标是华清郡主,那么敌军会不顾一切来抢夺也就可以理解了。瑞王的家业,外界多有传言,有说他的窦窖里藏有黄金百万的,也有说他侍妾从无熟面孔的等等。总之是玄之又玄,引人遐思。其中真假如何,早已难辨。昔日各路流寇连续攻打了几次汉中,都徒劳无果,贪图的可不就是瑞王的财富?不管怎么说,拿着华清郡主此等重要筹码,势必能让富可敌国的瑞王大出血一回,这对于目前物资、粮秣匮乏的赵营的作用不啻大旱逢霖。

看到徐珲双目放光,忠伯本能地将身子挡在了华清郡主身前。哪知华清郡主清了清嗓子,正声说道:“我是瑞藩的郡主,朝廷不会坐视不理,你们困我越久,危险就越大。取纸笔给我,你们想要什么,我便替你们写上,送去我爹爹那里,他必会如数给予。”

徐珲漠然道:“郡主是实在人,说的也都是我等心里话,只可惜,眼下事情没那么简单。”他见对面一个小姑娘,一不苦恼,二不慌急,反而沉着与自己开始了交涉,暗暗称奇。加之她在蒙难落魄之际,眉宇间还是透露出淡淡的英气,更让徐珲早前的轻视之心收了大半。只是他为人稳重,表面上还是维持着淡定。

忠伯愤懑道:“郡主千金之躯,是当今圣上的妹妹,尔等若不想引火上身,当速速释了绳索,送郡主回去。郡主仁慈,未必与你计较。”

徐珲笑了笑,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我等反了这许久,还管什么圣上不圣上的?他住在紫禁城,坐在龙椅上,是皇帝。可说不准哪天被我等拽下来,你倒瞧瞧还是不是圣上?”说着,对着华清郡主轻轻点了点头,“既真是郡主,于我等而言,自是活的比死的好。”

忠伯还没反应过来,徐珲朝后招招手,吩咐道:“你几个,带郡主去另一个帐里歇息。嗯,把那两个丫鬟也带上。”

两个兵士应诺上前,惹得忠伯大急,他双手动不了,就把身子堵在路上,喝道:“你们干什么!”

徐珲见势,冷笑不已:“郡主千金之躯是你说的,和你们这些下人看押在一起,你觉得合适吗?”说着,双眉一斜,眼带寒意,“我等虽是你口中的‘贼寇’,却也不是不通世事的山魈野兽。伤了郡主对我没好处,你大可把那些个愚忠收起来。”

忠伯闻言怔住,华清郡主却轻叹一声道:“忠伯,福祸在天,这位将军既出此言,想也是个有见识的。我随他们去,你不必挂念。”说着,又小声道一句,“照顾好自己。”言毕,不等兵士上来,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mqhyg.dzhhyy.com

2gu.dzhhyy.com  aplp1.dzhhyy.com  5b73.dzhhyy.com  fk7.dzhhyy.com  gc0.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