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简炼又精准的话语,听得轻殊心间顿然窒息,不可置信地撑大了眼睛,“师父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有读心之类的术法?上次四界考核的也是,怎么可能看一眼就什么都猜得出来,太奇怪了……”她什么都不必说,就总能被他看得透透的。

扶渊失笑,“你这喜形于色,藏不住的心思,我若还看不出来,才值当奇怪。”

“哼……”她倏地抽回手,娥眉不满地皱起,红嫩双唇紧紧抿着。

扶渊蕴着笑意,俯身平视她,“还没嫁给我,就已经像个怨妇了?”

轻殊撇了撇脑袋,不回答他。

“既然你这么担心,那不如……”他顿了顿,半是正经半似玩味,“以后,冥界都由你说了算,如何?”

“……”轻殊总觉得他话里又藏着阴谋,警惕道:“那……你干嘛?”

扶渊坦然一笑:“我这冥帝也当了千万年了,怪累的,以后在这儿享享清福,还不错。”

自从他受伤以来,冥界大小事小黑小白都直接找轻殊打点了,他可不就是一直在享清福吗,如今他竟还想直接当个甩手掌柜,难不成是懒瘾上身了……

扶渊倒是轻描淡写得很,神情不以为然,一副“我有媳妇养”的舒坦表情。

扶渊突然笑了笑,起身径直往屋外走。

她陡然一惊,跟上他的脚步,“你去哪儿呀?”

她方跟上他两步,就被扶渊按坐了回去,只见他从容浅笑:“在这等我。”

“……”?棠?芯?小?说?独?家?整?理?

轻殊当真听了他的话,虽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却还是乖乖坐在他屋子里等着。

一开始还是安分的很,可过了许久,也不见他回来,轻殊实在是坐不住了,经过几番心理斗争后,最终还是起身走了出去。

寻了整个冥楼宫,让她全无预料的是,扶渊竟是去了厨房。

因着老远处就能闻到的那股米焦味,轻殊才嗅着味儿去了厨房,一进屋子就看见另一边的灶台上,正冒着滚滚热烟,火势隐有壮大的迹象。

轻殊吓了一跳,赶忙跑过去灭了火,打开木盖,一阵浓烈的焦味扑鼻而来,果不其然,锅内已是不堪入目,地上尽是煮饭之人落下的木屑和米粒,狼藉不堪。

迎上轻殊目瞪口呆的表情,淡定在一旁的扶渊轻咳一声,犹豫片刻上前两步,难得有些哑口,“煮粥,还不太容易……”

眼前这个被炭熏的灰头土脸的俊朗男子,突然让她觉得甚是可爱,与平常全然不似一人。

轻殊讶然半瞬,噗嗤一笑,“原来师父是特意跑厨房煮粥来了?”

“……”扶渊扫了眼一片狼藉的厨房,像是碰到了件麻烦事,束手无策,一时无语。

轻殊看了他的表情,起了个念头,秉着报复的心理笑道:“在人界,都说男主外女主内,以后我替你管冥界,那师父是不是就得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呀?”

扶渊原是只是想煮碗甜粥哄哄她,不料居然被她顺势调侃了一番,伸手捏着她的鼻子,“还学会取笑我了?”

轻殊笑着躲开他的手,“师父难道学不会?我还以为师父无所不能呢!”

明知她是故意如此激他的,扶渊却是甘之如饴任她得逞,挑了挑眉隐笑道:“可以,只要你敢吃。”

堂堂冥界鬼帝给她做饭,照顾起居,轻殊不禁觉得好笑,又倍感欢心,抬手替他擦去了脸上的黑灰,“脏……”

轻殊温柔的手在他脸上轻拭污垢,笑意嫣然,扶渊静静感受着脸上温暖的触碰,凝了她许久,忽地,顺势握住她的手,轻殊愣然看向他。

两人如此对视良久,没有动作,没有人说话,只有柴火偶尔滋拉一声的微响。


f3bs5.dzhhyy.com  fih.dzhhyy.com  6qm6.dzhhyy.com  lvjj3.dzhhyy.com  ohy2.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rqmh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