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害怕被赶走,哪怕拖着沉重的沙袋,也开始一跳一跳的表示“我开始练武了”。

“喔,原来你真听得懂啊。”

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又见老妈走了进来。

她这么早过来,通常都是叫张子文去上香的,这已经是小张总结出来的规律。

前两次她叫都没去。但今个反正也没什么事,所以还是需要随一次她的愿望。

“娘,如果是要去相国寺,好吧此番儿子陪着您去。但您得等儿子一下,肚子饿,还没来得及吃早饭。”

张子文赶在她之前先开口。

“幺儿真是太乖巧了,其实你若不想去娘当然不会勉强。”张母笑道……

相国寺的人气香火并不算少。

既然是老张头的夫人过来,妙灵大师自然要专门接待。

老和尚看着张子文有些尴尬。是的他就是上次主持花卉的那个妙灵。

过节谈不上,既然是跟着老妈来的,张子文还是表现的相对老实,躬身道:“晚生见过禅师。”

妙灵禅师稍微有点脸黑,急忙还礼道。“小施主聪慧机灵,让人印象深刻。老衲有礼了。”

张母非常开心,儿子得到高僧夸奖在她看来是最荣耀的一件事。

妙灵身边陪同着一个比较有灵气的小沙弥,年纪和张子文出入不大,又像是略小一些。张母没见过小和尚,便好奇的问了一下。

小光头便躬身道:“小僧法号妙喜,受成都昭觉寺圆悟大师派遣,来京云游学习,顺便带来佛理。”

唇红齿白,和儿子一般年纪的小光头,又来自成都,还是大德高僧圆悟的徒弟,张母便非常喜欢,一个劲的问询,反倒把妙灵老禅师撂在了一边。

让老和尚好不尴尬。

看得出来,在大相国寺中,妙灵是八面玲珑的“公关部长”,善于应对俗务,是个有点商人属性的和尚。否则就不会让他主持东京花会。

“汗,张母和小沙弥的善缘就是这般结下的啊?”

张子文这么寻思着神色也古怪了起来。

说起来小和尚妙喜是个名人,就是将来在如雷贯耳的大慧宗杲。和张浚,张九成,岳飞,韩世忠,张康国夫人均有密切来往的高僧。

人以群分,看名字就很显然,妙喜结交往来的无疑不是将来的主战派、中兴名将名臣。所以这唇红齿白的小和尚将来充满了波折,就因交友成分问题,会被权相秦桧打压的近乎生活不能自理。

于是就连张子文也比较喜欢小光头,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握握他的手。

妙喜毕竟年纪还小,比张子文还小一岁,不禁被弄的有些尴尬又脸红。

张母轻打儿子一下道,“不许调皮,你看你把小高僧都弄尬了。”

原来还有“小高僧”这种称谓的说,对此张子文也没什么好说的。

到此一来寒暄场面算是完了。

张母自是要和高僧论禅,于是她们入殿去品茶了。剩下妙喜和张子文留在原地。

小和尚像是有些迷糊,挠了挠小光头也不太知道该怎么和张子文互动,如果什么也不说就走,似乎又太失礼。


yqv.dzhhyy.com  v4ph.dzhhyy.com  3ieu.dzhhyy.com  kdst.dzhhyy.com  lbo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vwnz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