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泉男生沉吟了起来。

“这个时候投降于大唐,大人多少还是能获取些好处的。”老黑见泉男生开始迟疑了,继续说道:“早降于唐,大唐不会亏待于大人,因为毕竟大人是降将,若是唐军对大人不好,那将来唐军往平壤城打,打到平壤城底下,朝中的人可敢开城门投降?还不是殊死抵抗,这样一来,大唐攻打平壤城的损失,可就不是一点儿两点了,他们需要善待大人,对平壤城内的人释放一个信号,释放一个十分友善的信号。”

“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是我继承了父亲的位子,身为高句丽的莫离支,自顾自的率先投降,这......”

“大人降唐,怎么想都是泉男建大人和王上的逼迫吧。”老黑给出了一个很好的名头。

一边是莫离支的位子,身为高句丽人的身份。

另一边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如何取舍,就要看在泉男生心中,什么比较重要了。

第三百五十五章:添把火

本来泉男生从大行城退到平壤城,心里便觉得,伺候再也不可退一步,否则何以在高句丽立足,但是眼前的情况却是容不得他不退,无关是否能在高句丽立足,也无关大义,如同老黑跟他说的话,迫使泉男生在大行城无疑立足的,是家族内斗,是兄弟反目,是王族压迫。

泉男生怕死,更怕自己死不得其所。

“且容我思量几日再做决断吧。”泉男生撂下这样一句话,离开了老黑的住处,回了自己的书房。

老黑只能恭恭敬敬的将泉男生送走,只是泉男生既然已经说要思量思量了,这事儿就有戏。

话说回来,现如今的泉男生在平壤城,过的也是窝囊。

高藏想要拿回莫离支的位子,将这个位子给自己的儿子准备着,等任武从大唐一回来,就上任莫离支,之后,这个位高权重的位子,就不再属于泉家,王族也会将他们所丢失的权利大部分都从泉家人手中取回来。

而泉男建也有自己的算计,他的算计,眼下就是要将现在莫离支这个位子上的泉男生拉下马来,如此,暂时之间,泉男建与高藏目的一致,自然在朝堂之中也就有了合作。

泉男生如今是在高藏和泉男建两人的夹缝之中生存,泉男生的身份不如高藏尊贵,名望也就仅仅在大行城的那一点儿,自然也不如泉男建在平壤城的苦心经营,他一个人对上两方,当中有一方还是高句丽名正言顺的王族,十分吃力。

而泉男生府上的刺客之事,是谁派过来的,明眼人心里都有底,朝堂纵横是阳谋,而这些下三滥的见不得光的手段,是阴招。

如今泉男生若是一死,对于泉男建和高藏来说,都有好处,反正任武已经在去长安的路上,到了长安,上表唐皇请和,无非就是岁岁纳贡,消耗些钱财,求个平安,高句丽还是高句丽,高藏还是高藏,只是没了泉家人的掣肘,他的这个王上,做的更舒坦,更滋润。

高句丽本该就是高家的,至于泉家,显赫一时而不能尊贵一世,到头来,谁的,还是谁的,抢也抢不走。

泉男生本来就不是什么心志坚定的人,若他是这样的人,当初也在大行城也不会被老黑三言两语的就忽悠的弃城逃走,而现在老黑策反泉男生,只要泉男生一反,投降了大唐,对于现在的高句丽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打击呢,勿要忘了,泉男生这个时候投降大唐,他的头顶上,可还顶着高句丽莫离支的官职呢。

这莫离支都降了唐,这平壤城中的军心士气,还不是一落千丈。

老黑在自己的房间中就这么坐着思考,一直到外面天都黑了下来,屋子里仍旧没有掌灯,他在揣摩泉男生的想法,在想,泉男生会考虑到什么时候。

泉男生降唐一事,越往早,对于大唐就越有利,所以恐怕得出手刺激他一番了。

次日清晨一早,泉男生进宫议事,老黑也出了门,去了平壤城中的商铺,在后院儿见到了当初留在这里的锦衣卫。

“诸位,恐怕得让诸位陪我做一出戏了。”老黑说道。

“老黑兄弟有什么要做的,尽管支会一声便是。”商铺中的人说道。

“此事无需你们行动,我也只是提前过来与你们通个气罢了,这两天我正捉摸着策反泉男生降唐,只是泉男生此人,优柔寡断,一直迟迟不肯决策,所以,我有一招,要刺激他一番。”老黑说道。

“兄弟尽管说,我等洗耳恭听。”

当下,老黑便将想法告诉了众人,他来商铺告知他们一声,也是以防万一,防止泉男生和泉男建都去商铺查对消息,所以老黑才有此一举,如今这事儿也告知众人了,接下来,便是泉男生那边儿了。

老黑要回去给泉男生那边儿,再添把火。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wlvp.dzhhyy.com

ea0.dzhhyy.com  k27.dzhhyy.com  v7d1.dzhhyy.com  lhmc.dzhhyy.com  exx3.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