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红色是宫墙的颜色,这种颜色很正,配同样很正的蓝色就很合适。

牛大花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弟弟之前也没说清楚啊,他们家喝水都是用瓮,喝了,就从瓮里倒一碗水出来,咕噜咕噜喝掉,哪有这么麻烦,她不知道也很正常啊。

牛一松:“赶紧的,把茶具收了吧,客人快到了。”他说完又问陈春燕,“是约了午歇过后吧,那时间就差不多了。”

他说完,就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还给牛大花使眼色让牛大花跟上。

“姐,你晚上晚点休息,我给你讲讲这其中的道道,你这样不行。”

不是每个人都有观察入微,并运用到实践中的天赋的。

他还是得系统地给牛大花讲一遍才行。

陈春燕松了一口气,她就怕牛大花这样摆东西是牛一松教的,那可真就完蛋了,她就得想办法另外找人来管理大堂了。

幸好不是。

过了一会儿,牛一松抱着几幅字画进来了,“不是什么名家大作,更不是什么前朝的珍品,但看起来还不错,可以挂一挂。”

在得到陈春燕的首肯后,他便开始挂字画,一边挂,他还一边给牛大花解说,大幅的画挂哪里,小幅的画挂哪里,字挂哪里,什么字和什么画适合挂在一个房间里。

牛大花听得头大如斗,眩晕得几乎倒地。

“这么难的吗?”

牛一松哈了一声,“这可是门学问,好好学着,一般人我可不教他。”

第582章

如何布置出让服务对象满意的环境确实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要不然为何同样是丫鬟,有的丫鬟就能做大丫鬟,有的丫鬟干到被放出府顶天了也只是二等丫鬟呢!

陈春燕站在旁边听着,竟然也觉得获益匪浅。

她见识不短,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她见识过的东西不少,但那都是现代的东西,现代装潢的理念和这个时代并不太相同,这个时代的很多东西她也不是很明白,也在不断学习摸索中。

而牛一松的话给她上了一节很生动的课。

牛一松也就吃了小时候没念过书的亏,要不然凭他这学习能力,怕是现在都考上举人了吧。

别的地方来不及布置了,牛一松布置完花厅,大概可以待客就带着牛大花离开了。

陈春燕绕着花厅走了一圈,又去旁边的宴息间转了一圈,罗汉床上的炕几上已经摆上了雨过天青色的花瓶,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画,画的是桃花。

正好顺应时节,挑得不错。

房间里的绣墩也各归各位,地毯也已经铺好了,其他小摆件也摆得恰到好处。

陈春燕点点头,没有可指摘的地方,她便走到罗汉床上坐下,手撑着脑袋,假寐起来。

迷迷糊糊间,外面响起了很轻的脚步声。

不多会儿,一个小丫头挑帘进来,“燕老板,徐老板带人来了。”

陈春燕点点头,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什么不得体的东西后,才起身往花厅去。

花厅里,徐方坐在了最前面,而其他位置也被坐得满满当当了,甚至椅子还不够,还有不少人是站着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bxr.dzhhyy.com

cotm.dzhhyy.com  qx3w8.dzhhyy.com  s0wp.dzhhyy.com  d6h.dzhhyy.com  7iqb3.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