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是这样!

“我如何强词夺理了?”他被她推开,也不恼,站在她面前,垂着眼睛打量她。

他不逼迫她,给她时间慢慢想。

然而宋莹莹想了一会儿,又一会儿,反反复复地想,越想越觉得——好像他说得有道理?

呸,才不是!

“你才不懂常识!”她怒视着他道,“你懂什么**?男人和女人**是这样吗?才不是!”

他微带诧异:“不是吗?”

“当然不是!”宋莹莹摇头,“**是——”

“我累了。”他忽然道,打断了她的话,“你陪我睡一觉,醒来后再说,如何?”

宋莹莹呆了一下,随即怒道:“谁要陪你睡觉?”

“我喜欢你,你也不肯陪我睡觉吗?”他黑沉沉的眸子盯着她,“什么也不做,就只是陪着我睡觉。”

顿了顿,补充一句:“我知道的,你还没有及笄。”

宋莹莹脸上通红,捏着拳头捶他:“谁要陪你睡觉!谁没有及笄!”

大抵天底下的男人都分辨得出来,女人何时是真的恼了,何时是口是心非。

蔺羽一手将她抱起来,转身往床边走。

他本来想去书房歇一歇。

既然她精力旺盛,还要跟他讨论什么叫“**”,那就先睡一觉吧。

宋莹莹被他抱着,心里慌慌的,不晓得他是要睡觉还是“睡觉”。

据说,男人都不可信,所有的“我就蹭蹭我不进去”最后都会变成了大卡车。

“你敢胡来,我就咔嚓了你!”她威胁道。

蔺羽抱着她上了床,很不讲究地踢掉鞋子,半边身子压住了她,闭上眼睛:“不胡来。”

一晚上没睡,又精神绷得紧紧的,他现在脑仁突突的跳,什么心情也没有。

宋莹莹还装腔作势地踢了他几下,没想到,他任由她踢。

片刻后,耳边传来微微的鼾声。

她一怔,偏头看他,就见他闭上眼睛,居然已经睡着了。

一只手搭在她腰上,半边身子都压住她,不知道是怕她跑掉,还是要占她便宜。

脸挨在她肩头,睡姿亲昵自然。

莹莹心里流淌过异样。

她安安静静地瞅了他一会儿,便试着挣出被他压在下面的胳膊。没想到,他把她压得更紧了!

莹莹好笑,轻声哄道:“我给你松开头发。束着头发睡觉,不舒服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yx3t.dzhhyy.com  2voc.dzhhyy.com  d50.dzhhyy.com  sfgnm.dzhhyy.com  d5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