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还生我气呢?要打要骂,您尽快吧,我这马上就要走了。”

欢颜闻言诧异地道:“走了?去哪儿?”

“回北於啊,我得赶在过年之前回家去,别到时候露馅儿了。大顺离北於这么远,我此时出发倒也正合适,路上不用紧赶慢赶了。”

“这么突然?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我也好叫上青青一起,我们一起吃顿饭再送你走啊,你是马上就要走吗?”

“还是别一起吃饭了,我怕奕世子用眼神把我给杀死。青青估计现在也正在恼着我呢。”

欢颜含笑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啊,既然都已经知道结果了,还故意那样做?”

“我这不是为了要帮她一把吗?你看她都跟在那傅文清屁股后面那么久了,还因为他借酒浇愁的,我这才想出了这么个办法。若那傅文清真的在乎她,这一次不可能不跟她生气,这时青青心里大概真怪我呢。”

“那你就不怕青青就这么一直怪着你,以后不跟你好了?”

栾静宜勾起嘴角,一只胳膊抬起揽住欢颜的肩膀,“我们三个是什么关系,她还真的能一辈子不搭理我?”

“算是让猜对了。”欢颜笑着道:“昨天她是去见了傅文清,然后哭着来找我了。”

栾静宜略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看着欢颜问道:“傅文清骂她了?”

“傅文清不是会骂人的那种人,他让青青在你跟他之前做选择,若是选择了他,以后就不能再跟你见面。若是选择了你,他以后就不再见青青。”

栾静宜笑道:“这是好事儿,证明我的计谋有效了,他心里的确是在乎青青的,而且经过这次之后,他自己应该也能发现了。”

“你就不想知道在你和傅文清之间,青青她选择了谁?”

栾静宜沉默了片刻,“就算她选傅文清我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那个才是要跟她一辈子相伴的人。”

“她选了你。”欢颜抱了抱栾静宜,“你别忘了,我们三个也是要一辈子相伴的人啊。”

谢安澜到底还是忍住了上前将两个人拉开的冲动,他毫不怀疑,当欢颜也需要做这样的选择的时候,她肯定是会选择蒋青青和栾静宜的。

“去见见青青吧,昨天她哭着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还特意嘱咐我,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生怕坏了你要考科举的大事。不过我已经将事情都跟她说清楚了,昨天她是笑着离开的,你……”

欢颜还未说完,外面就有一侍女进来禀报道:“世子、世子妃,蒋小姐来了。”

欢颜与栾静宜对视一笑,“得,这下不用再跑去蒋府找她了。”

蒋青青一进来,就径直对栾静宜道:“我看到外面停着你的马车,你这是要去哪儿啊?”静宜一直都闭关念书,基本连门儿都没出过,这如今怎么把马车都给弄出来了?

“回北於去啊,赶回去过年,我还得跟我表妹对一下口供,免得到时候穿帮了。”

对于栾静宜马上就要离开的这件事,蒋青青亦是很惊讶,“怎么事先连说一声都没有就要走了?”

“这不是怕你追杀我吗?听说因为我,你要跟那傅文清老死不相往来了?”

蒋青青本来今天去找栾静宜,就是为了跟她说这件事的,结果到了栾静宜的宅子之后,却听到下人说她往定安王府去了,自己这才找了过来。、

蒋青青给了栾静宜一记白眼,道:“你想得美,我才不会为了你跟傅公子老死不相往来呢。”

栾静宜勾住蒋青青的脖子,“行了,你就别嘴硬了,欢颜都已经跟我说了。在傅文清和我之间,你选择了我。”

蒋青青伸手在栾静宜的身上掐了一下,“你就偷着乐去吧,上哪儿去找我这么好的姐妹去?”

栾静宜也回敬了蒋青青,在她的身上也掐了一下,“是你该偷着乐去吧,你上哪儿去找我这么好的姐妹?你看看我都为你做了什么,因为那天的事情,如今不仅是傅文清,就连奕世子都怪上我了。”

栾静宜一边说着,一边往谢安澜的身上瞧,见谢安澜没听见似地不吭声,栾静宜轻叹一口气,“看着了吧,世子果然是在怪我。”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de5b.dzhhyy.com  9hc1x.dzhhyy.com  x8wdb.dzhhyy.com  q7sr.dzhhyy.com  3pv.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