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列地址立刻进入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

Click on the small domain, immediately send you a big surprise.


请进入我们最新域名:地址1

一看对方的床驽被压制住了,年一九一挥手,马上就有人推着投石机上前,投石投出的距离,要比床驽的射程近上一些,所以在床驽把对方的床驽给压制了之后,投石机才能上前,不然的话对方要是突然来上一阵火箭的话,那投石机就会毁掉了。

投石机上前之后,马上就开始冲着南华门里投射石球,有人的认为,投石机吗,那投出去的一定就是石头,什么样的石头都行,其实这是不对的,投石机投出去的石头,最好就是石球,因为石珠投出去的距离最远,而且命中率也最高,同时石珠弹跳的距离也十分的远,所以用石球攻击是最好的,用其它形状的石头投射,很有可能都投不到城里去。

在投石机和床驽的压制之下,城里好像是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同时城墙上也看不到人了,一看到这种情况,年一九马上一挥手,马上就有一形两千人左右的步兵冲了出来,他们推着楼车,撞车,云楼直接城墙那里冲了过去,就在他们前进的时候,床驽和投石机一直都没有停。

第七百四十八章 恨意

这等于是最为原始,最为简单的步炮配合,在那些士兵推着楼车,云楼,快要接近城墙的时候,投石机停止了投射,随后床驽也停止了射击,而这时他云楼已经搭到了城墙上,楼车也快要到城墙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的从城里射出无数的驽箭,这些驽箭全都是床驽射出来的,而驽箭也全都是火箭,这些驽箭的木标就是那些投石机。

驽箭射出来,那些投石机一下就被毁掉了好几辆,随后城墙上也突的出现了无数的敌军,这些敌军用一种一头包着铁,像一个大叉子一样的东西,把那些云楼给推了下去,同时城墙上也出现了无数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不停的往下射着箭,接着就是滚木檑石,直往下砸,这一次参与攻城的那些士兵,一个个从云梯上掉了下来,就是楼车也被毁了几辆。

一看这种情况,第一队攻城的士兵马上就后退,随后第二队在一次冲了上去,他们也推着云楼和楼车,不过他们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而这时反圣院联盟联军的床驽在一次开始射击了,好压制对方的床驽。

第一次攻击依然没有成功,城里的人对于守城看起来好像是十分的有心得,虽然攻了几次,但是却都没有成功。

年一九现在到是不着急了,攻城急不得,你越是着急,就越是容易犯错误,而一但犯了错误,那就会给敌人机会。

这一天的大战很快就过去了,联军这一天发动了五次攻击。却没有一次成功。五次攻击。损失人员近两千人,损失床驽五十七架,投石机,六十五架,楼车二十四辆,云梯七十八架,消耗驽箭五千余只,消耗石弹近四百颗。

这样的战果也在年一九他们的意料之中。晚上的时候,年一九在一次召集众人开会,等所有人都聚到了中军大帐,年一九这才看着众人道:“今天攻城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大家都说说吧,今天的攻城情况如何?”

一听年一九这么说,众人都不由得面面相觑,今天攻城在他们看来,也是中规中矩。虽然没有太出彩的地方,也没有犯什么错。年一九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对今天的攻城有什么不满吗?

年一九看着他们的样子,沉声道:“今天的攻城战,只能算是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战术一般,攻城的军队一般,不过还是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可以看出城里的虚实,城里做的准备很周全,他们在城里,应该有一些防投石机,防驽箭的设施,所以他们的人员,在今天的战斗中,损失并不是很大,而且城里的守城器械十分的齐全,可见他们的准备也十分的充足,想要在短时间内拿下南华门,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众人一听年一九这么说,都轻出了口气,原来年一九是要说这个,这个他们到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今天攻城的主要目地也是因为这个,第一次攻城你就想把城给拿下,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第一天攻城一般都是为了看看城里的虚实如何,看看城里守军的士气如何,其它方面,还真的没有办法要求太多。

年一九看了众人一眼道:“明天我们还要在试探一天,进攻不能停下来,一定要看看,敌人还有没有会么后手,但是像今天这样的进攻,肯定是试不出来的,所以我准备明天加强攻击,每一进攻梯队,人数为五千,其中如伤亡不到一天就退下来的,五千人都要治罪,我们一定要试出城里守军的底线,同时明天各城邦的舞空级高手做好准备,随时准备支援,因为对方可能会派舞空级高手参战。”

众人一听年一九这么说都是一呆,要知道就算是精况部队,一战损失五分之一的兵力,那也达到这只军队所能承受的极限了,要是在损失下去的话,那军队可能就会溃散了。

而年一九的命令竟然是,五千人如损失不到一千后退的话,那五千人都要治罪,这一条可是太严了,怕是没有几只军队能做到。

同时这样的一个命令,也会让军队的伤亡大增,一时之间大帐里的那些将军,一个个都沉默了下来,整个大帐变得落针可闻。

年一九也不完全是一个笨蛋,相反的,他察颜观色的本事,绝对是一流的,所以他一看这些人的反应,知道他们是反对的,年一九马上道:“我知道这样会让大家的损失增加,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把他们的底牌全都给逼出来,我们以后的损失只会更大。”

众人依然没有说话,年一九看着那些将军的样子,心里一股气不由得升了起来,他现在才发现,这个盟主是多么的难当,才这么一点点的损失,这些人就已经有意见了,这要是真的遇到更加难打的仗,那这些人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被直接给吓跳了?

但是年一九却不敢冲着那些人发火,他十分的清楚,自己这个盟主是怎么当上的,如果他真的冲着那些人发火的话,那他这个盟主之位,怕是也坐不安稳,那些人能把他推到盟主的位置上,也能把他从盟主的位置上给拉下去。

所以年一九只能压下心里的火气,接着道:“各位,我们如果我们不能尽快的拿下南华门的话,那么我们就会陷入到被动之中,难道大家想这一次的进攻无功而返,损兵折将不说,还虚耗钱粮吗?如果大家不想,那我们明天就要猛攻,逼着对方把底牌给亮出来,只要这样,我们才能想出更好的应对方法,把对方给灭掉。”

年一九这话到还真的起到了一些做用,在坐的除了年一九之外,一般都是其它城邦的将军,其它城邦的城主将没有参与这一次的大战,他们毕竟是一城之主,又不像年一九那样,想利用这一次的大战,巩固自己盟主的地位,所以他们自然不会出现了。

也正是因为这些人不是城主,只是各城邦的将军,所以年一九的话起到了做用,如果他们这一次真的连南华门都拿不下来,反到是损兵折将,虚耗了不少钱粮,最后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城邦的话,那他们一定会受到他们城邦城主的处罚,没有人愿意挨罚,所以他们只能进攻,只要攻下南华门,灭掉南华城邦,他们就能以胜利者的姿态回自己的城邦了。

年一九一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有一些松动了,他这才开口道:“而且大家也不要忘了,每一次进攻所损失的一千人,也并不是一个城邦的,大家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一听年一九这么说,那些将军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们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对啊,每一次进攻,都不是一个城邦的军队,而是几个城邦的军队抽调出来的人组成的一个梯队,这样算起来,损失的一千人中,也不可能全是他们城邦的,而是几个城邦刮分的伤亡人数,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最多也就是损失几百人,这点人他们还损失得起。

一想到这里,他们也就不在反对年一九的话了,所有人都齐声道:“愿听盟主号令。”

年一九看着他们的样子,虽然笑着,但是眼中却透着一丝的无耐和恨意,他是真的很不高兴,一次进攻不过一千人的损失,竟然还要他解释这么长时间这些人才同意,太可恨了,实在是太可恨了。

随后年一九又分配了一下几个进攻梯队的事情,这才让大家都回去了。石锤他们如前几天一样,整个开会这程中,他们都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请大家记住我们最新域名地址2


Ctrl+D 保存到您的收藏夹,方便下次访问。

rbw.dzhhyy.com  12d.dzhhyy.com  qv6e.dzhhyy.com  rjk.dzhhyy.com  bpq.dzhhyy.com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
You can see this page that you just entered the domain name is about to be unable to access, please remember the above the latest domain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