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他皱眉捂住胸口岔气的样子,才堪堪好受了一点点。

“瞎闹什么!”从身后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

我闻声转头望去,发现一个花白头发,穿着墨黑色中山装的老头站在楼梯上,冷眼看着我们,整个人颇有气势,朱婶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口,默不作声。

“师傅!”身下的男子面露痛苦的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朝老头伸手求救。

我在心里狠呸了两口,慢慢站起身,快步走到何小雪的身边,伸手把那红线网拿开,看着她虚弱的脸,我有些心疼,但有触碰不到她,只能张着手不知所措。

“雪儿,你没事吧?!”我紧张的询问,何小雪看着我缓缓的摇头,轻声道:“我没事,就是身上疼,没有力气了。”

话音刚落,何小雪的身体就又弱了几分。

妈的,我刚刚怎么就没给那小子再来上几拳!

第四十三章:刘道长

“放心,这丫头没事,只是进了这里,受了法器的影响,有点虚弱而已。”老头淡淡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我这才意识到,眼前这老头估计就是刘艺潇做道长的爷爷,刚刚那小子又喊他师傅,想来他对鬼魂的了解比我清楚,有了他这句话,我整个人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着那个踉跄着爬起身,捂着胸口跑到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刘老头身后站着,怒瞪着我和何小雪,我顿时气结,握紧拳头反瞪回去,这小子看来还是刚刚打轻了!

“刘……刘道长,是刘艺潇叫我带着她来找你的,这鬼和我结了冥婚,尸体已经烧了,我是来请教,怎么样才能让她不至于时间久了魂飞魄散?”我大致的说了一下情况和来意。

看刚刚的情况,也不知道刘艺潇有没有和刘老头通个气,万一刘老头也铁了心要收拾何小雪,一个毛没长齐的小子我都负伤了,要是他师傅上场,估计何小雪是凶多吉少。

“朱婶,拿药箱来。”刘老头抬手一挥,偏过头跟站在身后的朱婶吩咐道,看到那小子的时候,面色一冷,板着脸呵斥道:“胡闹!这么鲁莽,搞清楚情况了没有就动手!他们都是你师姐的朋友!”

“我,我当时看到怨鬼出现在家里,一时着急,就冲上去了。”男子低着头解释道。

刘老头板着脸冷哼了一声,便没再出声。

啥!我他娘的都挂彩了,他就这么说几句就完事了?!

道长都是这么偏心的吗!

“你先坐下,我给你包扎伤口。”朱婶抱着药箱走到我身边,面色阴沉,眼睛幽幽的盯着我道。

我总觉得这朱婶哪里怪怪的,举手投足都有点僵硬不自然,脸上也没个笑意,跟家里死了人一样。

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上,我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一老一小,生怕他们突然发难,何小雪还虚弱的倒在地上,我有点不放心的转头看向何小雪,刘老头突然手指一弹,何小雪就消失不见。

看着这一幕,我以为是这刘老头对何小雪做了什么,激动质问道:“你做什么?!”

手上传来一股剧痛,我转头看着朱婶,却发现她抬眼盯着我,眼神森然,有点渗人,顿时咒骂的话被我憋进口中。

“别动!”朱婶阴沉道。

“小子别紧张,那丫头有点虚弱,我让她回她的地方待着修养一会儿。”刘老头抬手安抚解释道。

听他这么说,我便松了一口气,何小雪应该是去她那骨灰盒里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刚刚何小雪还进不去,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被那小子所伤,怎么刘老头一个弹指,何小雪又能进去了!

看来能教出刘艺潇的刘老头不简单啊!

“至于你们来这是为了什么,艺潇已经和我说过了,你们先在这安心住下,事情我会帮你们解决的。”刘老头顿了顿,思索了会儿解释道:“这丫头现在有点虚弱,先修养两天。”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xv.dzhhyy.com  ec8r.dzhhyy.com  kmtyv.dzhhyy.com  rxun.dzhhyy.com  gbw.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