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衡当差的事先不理会,她先前虽然打断了他的话,但她心里不想吗?

胡宗元上回进京什么嘴脸她看得清清楚楚,永王府对李夫人什么态度她也是心知肚明,可以肯定李夫人是恨着永王府那一堆的。

而胡宗元从一开始进织造局就顺利得不像话,到如今种种反常迹象,如果说有人推波助澜,那李夫人的确有很大可能。

可是,李夫人恨胡家恨到这样的地步了吗?

这没理由啊,继太妃纵然坏,那也是过去的事了,而且毕竟她还嫁得了李存睿这样的丈夫,可见当年也没输什么。

纵然是被苛薄过,可如今她连半点脸面不给他们,已经很够打脸的了,关键是她费这么老大劲对付胡宗元又是为什么?

这胡宗元跟她难道有什么直接利益冲突么?

无论如何,李南风想不出来李夫人下手的动机,她说服自己不会是李夫人。

但课堂上讲的什么她依然没能留意,只盼着快些下课。她想知道的答案一定从李夫人那里是找不到的,然而苏溢背后的人是谁,她依然还是要查清楚。

就在李南风犯心思的当口,李夫人也已经收到胡宗元将要抵达京城的消息了。

“今夜里会在沧州码头靠岸,明日便能到达积水潭码头了,按照正常章程,内务府这边会派人去码头提货,双方一道押送进宫,而后在内务府和户部两边人齐的情况下,再进行三方核实,核实就无问题了。”

李夫人一面翻着账本一面问:“沧州那边人准备好了吗?”

“都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去办。办完了来知会一声。”

金嬷嬷颔首,退下去了。

出了院门她迎面就遇上李南风。

“姑娘放学了?”金嬷嬷停了脚。

“嬷嬷这是上哪儿去?”

金嬷嬷笑道:“太太吩咐点事情,去前院呢。”

说完她绕过李南风,往前走了。

李南风望着她背影,略想,跟梧桐使了个眼色。

李南风是回房放书的。

原本就是打算着跟晏衡课后再交换交换意见,但她脑子里还堵着团乱麻,想想实在无话可说,便决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是李夫人这个妈实在没那么好找,李南风笃定她不会给她任何答案,不管苏溢背后的人是不是她。晏衡让她放了书再出来,她也就没反对。

晏衡的意思是且不管这人是谁,只要能确定他的目标只是冲着胡宗元甚至是胡家,那就是友非敌。总之没坏处,而且说不定还会是个好的契机。况且胡宗元进京了也正好,送到他们面前来了,他们正好可以借机狠治他一把。

“但我们不知道苏溢把他送进京是不是有什么后招,倘若这些巧合都不是巧合,那么让苏溢这么做的人肯定也会下手。我们要是贸然行事怕是会坏了对方的事。”

“所以呢?”李南风道。

“一般来说,进京的官船通常会在沧州宿一夜,一面送信内务府,一面作些准备,等到翌地日才会进京。我方才去漕运司打听过了,今儿夜里沧州会接好几条船,我差侍卫前去那里守着,只要胡宗元的船一到岸,他们立刻盯紧他。”

李南风凝着眉点头。

原先是想着只要胡宗元进京,就是构陷,她也要扒他一身皮才罢休,如今忽然又多了个人暗中伸手,便又不能轻举妄动了。

“姑娘。”正说到这里,梧桐匆匆寻过来了,张嘴想说话,看了眼晏衡后又把嘴抿上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ikdvg.dzhhyy.com

ggk2.dzhhyy.com  er6.dzhhyy.com  s28yt.dzhhyy.com  cgqc.dzhhyy.com  epl2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