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过往旧情人的事,更多的就是说陆门儿郎有多勤奋,尤其是陆东深,年纪轻轻就在董事局旁听。但像是从那么小就开始劳其筋骨这种事,她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好半天,蒋璃喃喃,“那还真是……虐待。”她跟阮琦的想法是一样的。六岁大的孩子啊,正是尽情享受童年的年龄,陆门怎么舍得折磨那么小的小太阳呢?想想就心疼,小小深当时一定会磕到哪碰到哪吧,有没有哭,哭的时候有没有人安慰?想她虽说一出生就被抛弃,而后的那段精神病院的日子生不如死,但起码养父母在世的时候她活得像个公主啊,别说重活了,就连重话都不曾跟她说过,在养父母的眼里,她能看到他们打心眼里的喜爱,而他们也从不吝啬对她的爱,经常跟她说,囡囡,你就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宝贝,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宝贝。

小小深……可怜的宝宝。

阮琦的心思不在陆东深身上,自然没有蒋璃那般心疼,反倒是问饶尊,“那你呢?”

柴垛垒的敦实,饶尊干脆半倚下来,一条腿架起来,夹烟的那手搭在膝盖上,十分悠哉。“我啊……”他吐了口烟雾,眯着眼看阮琦,“我爸当初可没打算让我经商,所以小时候我走的路子跟陆东深可不是一脉的,但后来我决定经商了,我叔叔也没少折腾我。那个时候华力主要也是地产开发,我吧,虽然没像陆东深去搬砖扛瓦的,但也要练的对建筑物料一眼望穿的火眼金睛。”

这么一说,阮琦就好奇了,“也是很小的年纪?”

饶尊清清嗓子,“那倒没有,但……反正我也是吃了不少苦的。”

阮琦听了这话也心疼了,面露怜色,“真是不容易啊。”

那可不。

饶尊心里发甜发美。

但没骄傲三秒,蒋璃就足足泼了一大桶冷水,“你吃的苦是要打折的吧?乔阿姨可舍不得小尊尊受苦。”饶尊面色一尴尬,尤其是听到“尊尊”这俩字,他是最头疼有人这么叫他了,奈何,每次回家,他那个永远飚着优雅腔的妈妈就这么喊他,声音还透着万般心疼,就好像每次他在外面都是吃苦受累似的。他从柴垛上起身,义正言辞地维护尊严,“大家都以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实际上呢,有时候富人的孩子更早当家!行了,跟你们说不明白,哎,这个陆东深怎么回事?冲个澡这么磨叽啊……”

**阮琦还真是充当了伙夫,缘由是,蒋璃这人一工作起来就忘我。等陆东深和饶尊都冲完澡、换好衣服一身清爽的出来后,几道简单的小菜也在桌上摆好了,出自阮琦的手。饭桌没摆在餐厅,直接搬到了院子里,也不知道这算是哪顿饭,总之天像是被泼了墨似的黑,正值黎明,黎明过后就将破晓。室内院里都灯火通明,除了烛火外,陆东深和饶尊还装了不少铜镜在烛火后面,有了照明的辅助神器,整个宅院的亮度可以跟通了电似的相媲美。

按照之前商量的,陆东深和饶尊两人是回三婶那边休息的,但两个老爷们认为这里就只有两个姑娘在不大安全,所以休息的时候他们还是回来。

所谓休息也不过就是小憩,秦天宝和秦川人醒着的时候他们不可能睡,秦天宝睡着的时候他们也只能找空隙时间眯一会,所以,吃东西成了抚慰精神力的最好途径。秦川人喜素,肉食类多以牛、鱼为主,秦族长思虑周全,将每天的食材命人准备好后如数装在竹篓里送到家,但不进门打扰,就搁在门口的阶梯上,阮琦做饭前取走便是。阮琦的厨艺尚算可以,虽做不到蒋璃那种惊艳的厨艺,但也有拿得出手的菜,例如饭桌上的蒸鱼,入口即化回味清甘。饶尊挺爱吃她做的这道蒸鱼,连连朝着她竖拇指,然后说,“好吃,跟我妈做的味道特别像。”

第534章 上哪说理去

阮琦先是一怔,随即眼皮一耷,不高兴了。蒋璃在旁暗自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饶尊,饶尊正夹着块鱼肉想要入口,抬眼看她。她冲着阮琦那边努努嘴,饶尊看过去,一头雾水,怎么了?让他看什么?

阮琦用公筷夹了一大块鱼肉往他碗里一扔,没好气说,“我可没乔阿姨那么福气,生你这么大个的儿子!”

一句话又把饶尊给说懵了。蒋璃也懒得跟饶尊普及“女孩的心思你要猜”的重要性,精力全都放在陆东深身上,不停地给他夹菜。一次两次的陆东深没觉得什么,次数多了他方觉不对劲,笑道,“别只顾着我,你多吃点。”

以前吃饭的时候她可没这么殷勤,一勤快起来反而让他不适应了。蒋璃没听他的话,还连连往他碗里夹菜,“你辛苦一天了得多吃点,没看饶尊狼吞虎咽的吗,不多给你夹点你都抢不过他,哎,我家的小小深就是这么懂事得让人心疼啊。”

一句话说气了饶尊,说愣了陆东深。饶尊正打算跟她掰扯一下谁不是辛苦一天了,第一个字还没蹦出来,就听陆东深诧异地问,“什么小小深?”

“你啊,六岁的时候不就是小小深嘛。”蒋璃掰了块红豆蒸糕送到陆东深嘴边,眼有怜色,“我要是那个时候认识你就好了,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不让你吃那么多苦。”

陆东深哑然失笑,不得不提醒她一句,“我六岁那年还没你呢。”

“哎呀就是打个比方。”年龄问题不是蒋璃的重点,“心疼,我想要表达的是对你的心疼,明白吗小小深?”

陆东深笑得爽快,也任由她这么叫了,“明白了。”

饶尊在旁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手里的筷子在碗边敲了敲,“哎哎哎,边儿上还坐俩喘气的呢。”

蒋璃没搭理他,一心扑在照顾她的“小小深”上,十足的母性泛滥。

饶尊自讨了个没趣,但也是打心眼里羡慕这种你情我浓的时刻,想他饶尊可是赫赫有名的京城少爷,现如今沦落到看着旁人恩爱心头发酸的田地,上哪说理去?

他的目光不经意扫到阮琦脸上,阮琦没看他,脸色一直淡淡的。他本能觉着她是生气了,可为什么生气他还没想明白,但能明白一点,她不爱搭理他了。

陆东深那边是软玉在怀,他这边就是凄风苦雨的,怎么想怎么心里堵,闷头刚要一口鱼肉,就听阮琦说,“哎你注意点。”

饶尊拿筷子的手一滞。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ca82.dzhhyy.com  frj2p.dzhhyy.com  jv8mf.dzhhyy.com  emhcf.dzhhyy.com  y7n2t.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