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知意略微一思索,出声问那前来通报的宫侍:“可是我哪处不得体,惹皇上不高兴了?”

朱砂捏紧了手,皱起眉头,紧张看了宫侍一眼。

那宫侍鼻观口口观心,垂着眼回答:“皇上说了,不想看到您,您请回吧。另外,皇上有令,您以后不得再用沈帝君的衣裳物件。”

原来如此。

朱砂与宫侍的一来一去,沈知意看在眼里,顿了顿,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到了御花园外,沈知意自觉脱了衣裳,甚至把发饰都拆了,还给朱砂。

他心中有疑,只是,尚且不能说,也不知与谁说。

长汀里这边,等看不到沈知意后,苏向玉才坐了下来,说道:“多年不见,沈知意……似是比我记忆中的要安分不少。”

班曦:“安分?今日你也听见,也看见了。朕都那样说了,他还敢明目张胆来朕面前放肆!”

苏向玉哀叹一声:“都是何苦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也没虐,不是很开心。

第8章 咫尺颜

那混蛋庸医开的药,沈知意喝不下去了。

这月初五,沈知意终于等到了傅吹愁当值,他坐下后,开口便是:“你从医几年了?”

“我五岁就可给人抓方了……”傅吹愁吹嘘道。

沈知意暗想,果然不可靠。

“你感觉如何?头还疼吗?用了我的神药,是不是好多了?”

“……它本来也疼不了几次。”沈知意说道。

“手拿来。”傅吹愁放好脉枕,拈起他的手,先看了手腕处的伤,“愈合的不错。”

“只是……”沈知意说,“手上却没有多大力气了。”

“你当我神医啊?断掉的筋脉接好后灵活如初?”傅吹愁一脸嫌弃道,“虽说伤口也不是很深,筋脉伤的也不似表面看起来那么严重,但肯定会留下病根,所以我让你平时多活动活动,不要怕疼……”

沈知意愣了会儿,说道:“看来我要感谢那位侍卫了。”

傅吹愁皱着眉搭了他的脉,许久,收回手气道:“你没好好喝我给你开的药?”

“这也能诊出?”沈知意大吃一惊。

“废话,你脉象都告诉我了。”傅吹愁道,“你若是好好服药,定不是这死气沉沉的脉象。你这脉象和上次又有什么区别?”

“我手没那么疼了,头也不痛了。”沈知意摸着自己的手腕,轻轻说道,“就停了。”

傅吹愁怒拍石桌,抓起沈知意的衣领,说道:“看清楚,老子是医士!未来会名留青史的名医,敢不遵医嘱,你是嫌命长吗?!我不管你要不要死,总之老子给你面子给你开方,你就要给老子好好喝!”

沈知意惊诧于这个年轻男人的爆脾气,顿了顿,他说:“你……药,太苦了。”

“苦?”傅吹愁惊疑。

他掐指一回想,自己给他开的药,没有一味是特别苦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77.dzhhyy.com  s13.dzhhyy.com  pnvm.dzhhyy.com  9omn.dzhhyy.com  ea08c.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