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彤第一时间迎了过来,主动和张驰打招呼,并简单的将刚才发生在店门口的事情讲了一遍。

可怜。

太可怜了!

张驰的目光,看向了休息区的李圆。只见她低着脑袋,有一点木然的等在那里,脸上的悲伤非常明显。

在她的旁边,一位六、七岁的小男孩,不吵不闹,也就那样呆呆的坐在那里。

张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在陈思彤的带领下,走到了李圆的身边,轻声的道:“你好,我就是神农堂的老板张驰。”

你是张医生!

李圆抬起头,看着张驰,她的眼神之中渐渐的充满了希望,突然,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张驰的面前。

几乎是哀求的语气,“张医生,求求你,救一救我老公,他…他才31岁啊,我和小宝都不能没有他。”

张驰连忙将李圆从地上扶起来。

心情突然之中有一点难受,又有一点怜悯,这一家子,太艰难了,如果她的老公真的走了,那这一家也就垮了。

“你老公肝硬化晚期吧,他在医院吧,能先带我去看一看吗?”

“当然能!”

李圆拼命的点头,她差一点喜极而泣,心中一颗高悬的石头也放下来不少,至少张驰没有束手不管,同意去看一看。

刚才李圆的“扑通”一跪,很多人侧目,纷纷看了过来。

“你们看,张医生同意出手施救。”

“我就说了,张医生不会不管的。”

“太好了,也许张医生真的能将她的丈夫从死神的身边抢过来。”

在大家这样的热议声之中,张驰等人走出了店门,在门口,张驰邀请李圆母子上了车,由吴科驾车,前往李圆丈夫张庆所在那家医院。

那家医院距离解放路倒也不远,开车仅仅十几分钟而已,也算得上是南江市一家比较大型,比较有实力的医院。

在医院门口,大家纷纷下车。

张驰特地叮嘱道:“吴科,将我的那一套金针带上。”

李圆牵着她的儿子走在前面,张驰和吴科跟在后面,走进了这家医院的住院大楼。

推开病房的大门,张驰跟着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有三张病床的普通病房,其中有两张病床暂时是空的,并没有病人,另外有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位男子。

毫无疑问,这就是李圆的老公张庆,那位肝硬化晚期患者。

张驰走到了病床前面。

李圆则对张庆道:“老公,这是神农堂的老板张医生,医术非常厉害的,咱们有救了。”

张驰对着病床上的张庆点一点头,先做一些基本的检查,如凭借眼睛看张庆的一些情况。

中医的诊断方法为望、闻、问、切,称做四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g0.dzhhyy.com  ft7.dzhhyy.com  oex.dzhhyy.com  ig7.dzhhyy.com  pd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