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四人都羡慕的看着季闫,同时还有点期待,毕竟这几天他们睡得也不太好。

谁知池暮这个双标狗,目送季闫走出网吧后,直接无视了他们,走到自己的机位上,笑容满面地说:“我先观战老金和大俊,侯子小八你们先自己排一局。”

侯子小八暗暗窃喜,老金大俊对视一眼,内心苦不堪言。

观战了两把对局,又分别对两局进行了复盘,指出一些对线和团战里的失误,再抬头一看,太阳已经慢慢向西边倾斜了。

池暮说得有点口渴,总算放过了他们:“行了,你们先休息一下吧,我上去倒杯水。”

四人如释重负,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小八随口问道:“前台不就有饮水机吗,为什么池哥要上楼倒水?”

老金:“谁管他,爱上哪喝上哪喝……”

话未说完,不知想到什么,他的脸色逐渐怪异起来。

池暮拿出钥匙开门,屋子里很安静,除了透过窗户吹进来的风声,没有其他动静。

他先是装模作样去厨房倒了杯水,喝了大半杯,然后状似无意地在客厅里溜达起来,两分钟后,池暮溜达到了季闫房间门口。

他试探性转了转门把,发现季闫并没有锁门。

还在睡?这样进去会不会不太好?

池暮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推门而入。

以前季闫不在的时候,池暮进老金的房间就像进自家后花园一样,百无禁忌。季闫一来,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就成了一个禁忌。

房间里传来季闫的均匀的呼吸声。窗户没有关,门一开,风畅通无阻,桌上的书页哗啦啦被翻开。

池暮反手合上门,见季闫并没有被吵醒,轻轻松了口气。

季闫当时来老金这里的时候只带了一个行李箱,现在这个箱子还好端端摆在墙角,似乎没有被动过。

池暮记得他的日用品也是到这里后才制备的,平时穿的衣服也就两件。那这么大个行李箱都放了些什么东西?

但好奇归好奇,趁人睡着了偷翻箱子的事情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池暮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季闫熟睡的侧脸出了会儿神。

知道现在他才发现,这孩子是真的听他话,让他睡觉就睡觉,让他洗内裤就洗内裤,这么任人欺负,也不知道拒绝。

非但如此,还特别容易脸红。

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睡觉的样子被他看见了,估计又要手足无措起来。

池暮试想了一下那个场景,嘴角就忍不住微微上扬。

好在老畜生今天特别有人情味,没有让季闫尴尬。他只在季闫房里坐了一会儿,把剩下半杯水喝完,起身离开房间。

一出门,就和气势汹汹的老金撞了个正着。

老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的房门,活像是来抓奸的,横眉冷目道:“你进他房间干啥了!”

池暮无奈一笑:“你想什么呢。”

“什么我想什么?!”老金都快疯了,“是你想做什么!我可警告你啊,那是我亲外甥!其他人我不管,小闫绝对不行!”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qjqp.dzhhyy.com  c34.dzhhyy.com  tge2.dzhhyy.com  6g0a.dzhhyy.com  mtf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