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到最后,他收留了他们母子,被视作是理所当然,非得他将自个的一切拱手送上,才算是对得起朱家的祖宗?朱元璋听得王氏在那里歇斯底里,只觉得杀意上涌,恨不得直接拔剑杀人了!

朱文正倒真是个孝子,他看着朱元璋已经是脸上青筋直冒,他咬了咬牙,直接说道:“不干我娘的事情,都是我的主意,四叔尽管杀了我好了!”

朱元璋阴恻恻地说道:“好哇,现在叫我四叔了!行,我也要不起你这样狼心狗肺的儿子!你朱文正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我朱元璋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了,我养条狗,它还知道对我摇摇尾巴呢,到你这里,是不是觉得天底下什么事都是理所当然的?呵,长子嫡孙?我呸!别说你也算不上长子嫡孙,就算是,咱们老朱家往上数八代,都是地里刨食的,有什么能传给你这长子嫡孙的?那几亩种不出几斗粮食的荒田?还是一屁股的欠债?”

朱元璋越说越气,他已经懒得再听他们说什么了,直接喝道:“行,既然你们都觉得委屈,那么,就去找不会给你们委屈的人吧!”说着,就想要下令直接将朱文正推出去斩了,至于王氏这样的蠢妇,朱元璋只会更恨,好好的孩子,都让这等愚妇给教坏了!

朱元璋这边刚刚要开口,那边门已经开了。

来的是舒云,舒云对朱文正并没有多少感情,但是她还是觉得,自个不能让朱元璋觉得后悔。

几乎是朱元璋前脚刚刚带着大军出发,舒云将该做的事情安置好了之后,就跟着出来了。朱元璋正儿八经的亲族其实也就剩下朱文正了,李文忠呢作为外甥,在这个时代看起来,毕竟远了一层。

朱元璋这会儿要是在气头上将朱文正杀了,之后想起来,肯定要懊悔,毕竟,他对朱文正是付出了不少感情的,甚至这个感情并不比对自个的儿子少。

别的不说,朱元璋如今四五个儿子了,除了朱标之外,哪怕是只小了不到两岁的朱樉,朱元璋也是没多少时间关心的。朱标是嫡长子,是未来的继承人,才算是得了朱元璋的看重乃至疼爱。对于其他的孩子,别说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这种话,儿子多了就不值钱了,再有就是,他是真的没时间!

反倒是收养朱文正,李文忠,沐英的时候,朱元璋没那么忙,他自个也要读书识字,有的时候就是跟着他们一块儿学,后来,他们几个大一点了,又是跟着朱元璋一块儿在外头打仗,刚开始,三个孩子都是充当朱元璋的亲卫,几乎是吃住都在一块儿,可以说,在他们三个身上,朱元璋倾注的心力,其实比给朱标还多。起码朱标的教育大多数是交给了宋濂和舒云,而三个养子,真正的本事,反而多半是朱元璋教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文正这会儿死了倒是干脆,但是死了之后,在朱元璋那里,就几乎都是好处了!

当然了,这里头也有舒云的私心,舒云不知道王氏母子会对朱元璋说什么,反正对自己难免会有一些诋毁之词,老实说,舒云对朱文正是真没太多真心,没办法,朱文正比舒云也就小了不到十岁,让舒云对这么个半大小伙子产生什么母子之情,这不是说笑嘛!

历史上,朱元璋一直对马皇后念念不忘,有个原因就是她死的早!死去的人总是美好的,日复一日地怀念,能让滤镜变成八丈厚,经过美化之后,一切都很美好。问题是,现在舒云觉得自个的身体比朱元璋还健康,怎么着都能寿终正寝,说不定都能比自家儿子活得长,在这样的情况下,曾经的不好被翻出来,可就要被放大了。王氏跟朱文正但凡说了什么话,回头朱元璋想起来,那就是罪过!

所以,朱文正,她真的是不能不救!

第30章 马皇后

朱元璋本来就是一时气急,冲动之下才想要杀人,被舒云劝过之后,杀意也散了不少,这也亏得王氏与朱文正还算没蠢到家,再火上浇油,朱元璋最终终于勉强按捺下了火气,冷笑一声,说道:“你们母子两个,什么都觉得理所当然,这天底下哪来的什么理所当然?老子要是信什么理所当然,现在早就饿死了!行了,跟你们这种人,老子也没什么好说的,看着就来气!”

说着,朱元璋大手一挥,直接就命人将王氏与朱文正母子押了下去,冷淡地说道:“这一家子,都关进起来吧,寡人以后再也不想见到!”朱元璋换了个自称,俨然是不再考虑什么亲情的时候了!

朱文正倒是硬气,王氏却是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朱元璋看都懒得看,舒云自然也不会多劝,王氏原本还殷切地看着舒云,指望着舒云再劝几句,见舒云无动于衷,竟是想要扑过来,结果直接被军士捂着嘴拖了出去。她一个女人,这些年养尊处优,可不是从前能下地干活的时候了,因此,最终呜咽着就被拖出去了。

等到人一走,朱元璋的脸色却是愈发阴沉下来,好半天,才是冷笑一声,说道:“当年二哥成婚之后没几年,我就去皇觉寺了,倒是没跟家里这几个女人打过几次交道,我倒是不知道,我这位好二嫂心里头居然是那般想法,呵,便宜占得太多,如今不叫她占了,她就受不了了?”

舒云心中其实也是有些庆幸的,这个时代跟后世可不一样,宗族观念是比较强的,舒云之所以建议以户为单位限田,其实也是为了拆分宗族。宗族这种东西,对于一个家族来说,自然在很多时候是有着积极意义的,因为大家抱团,只要宗族还算公正,那么,族人多半不会生出什么异心来,大家劲往一处使,这么多的人口加起来,所拥有的力量就比较可观了。像是一些缺水的地方,几个村子争水之类的事情,靠的就是宗族的凝聚力,一大家子同姓人呼啦啦上场,能把对方打得头破血流。

但是这对于统治来说,就很糟糕了,人一多,有句话叫做法不责众,尤其,从汉朝之后,就出现了皇权不下乡的情况,那么,乡下的事情谁管呢?那就是宗族了!虽说有的宗族的确族规严明,整体气氛也算是积极向上的,但是大多数宗族随着时间的推移,往往会变成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少数的族老掌握了宗族的大部分权力,他们借用这些权力,可以利用族规,肆意压榨底层族人。像什么吃绝户之类的事情屡禁不绝,这都是因为宗族的缘故。

其实,舒云记忆里头也有宗族的事情,马秀秀的父亲能积攒下那么多的家财来,自然也不是平白得来的,马家自然也是有宗族的,可惜的是,宗族并没有给马秀秀的父亲带来什么好处。

马家当年也算是大族了,祖上也是阔过的,但是几代下来,也就是那样了,马秀秀的祖父算是比较有头脑的那个,除了耕种之外,还做点小生意,多年下来,也算是积攒了一些钱财,娶妻生子之后,日子愈发兴旺起来。只是,因为一些事情,马秀秀上头这一支,跟某个族老有了嫌隙,后来矛盾越来越大,马秀秀的祖父被族里穿了好几次小鞋,他又不是受得了气的,跟族里也产生了几次冲突。后来元人要征发徭役,族里头就将马秀秀祖父的名字报了上去。徭役这种事情,历朝历代,几乎都是要死人的,尤其元人压根不将汉人当人,压榨得更是厉害,可以说,只要被征发去做徭役,十有八九就回不来了。

马秀秀的祖父一走,马秀秀父亲那时候也就是个少年郎,族人就要侵占他们家的家产,好在马秀秀的祖母是个非常果决之人,她连夜收拾了一些金银细软,带着儿子逃走了!

也是他们母子运气好,不仅路上没遇到什么差错,马秀秀的父亲还在一个废弃的山寨那里找到了不少钱财,这才是马家发家的根本。他们逃到了新丰那边,手头有钱,又贿赂了当地的官吏,一家子这才安定了下来。马秀秀的父亲后来有了点门路之后,就开始找人打探她祖父的下落,后来才知道,他服了徭役没多久,便得了病,偏偏不得医治不说,还被强迫着去开挖沟渠,自然没熬过去,过世了。

马秀秀的父亲有的时候喝醉了,就会说起当年宗族的事情,宗族与他可以说有杀父之仇,破家之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如何肯认祖归宗!因此,在马秀秀内心深处,对于那个所谓的宗族,也是毫无认同之感的。

舒云的记忆觉醒之后,自然记得之前这些事情,因此,之前朱元璋称王之后,曾经跟舒云试探过,要不要找到马家的族人,封赏一番,舒云直接拒绝了,她也不虚言矫饰,直接将当年的恩怨说给了朱元璋听,朱元璋也不是什么拘泥的人,因此,这事并不再多提,对外还表示舒云这个王后深明大义,不愿意分封外戚,叫他们无功而得高官厚禄,伤了功臣之心。

舒云自个不是什么非常有政治敏感度的人,但是,朱元璋却对这样的舒云非常看重,因此,愿意帮她想在前头。所以,很多时候,舒云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朱元璋都会帮着舒云包装一下,一些舒云做得有些离经叛道的事情,也能被说成是王后的职责之类。

总之,对于宗族什么的,无论是马秀秀,还是舒云都没什么概念,要是朱元璋上头兄长姐姐还有什么嫂子姐夫都在,按照如今的风俗,大家凑在一块儿,妯娌姑嫂之间,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口角的。所以,虽说觉得那么想不太好,但是,有的时候,舒云会觉得,朱元璋的长辈至亲都已经去世了,这的确是一件好事。别人觉得这是命硬,舒云却觉得,这才是好命!

很多时候,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见识了王氏的作风之后,舒云就对其他人不抱太高的期望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rlszy.dzhhyy.com

8ggv.dzhhyy.com  cksff.dzhhyy.com  ui0sh.dzhhyy.com  ss4w6.dzhhyy.com  06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