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婉柔让他不开心么?

她看是太开心了,才会没事找事。

帝昊天再次拨打唐宝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气得他一拳头砸在车门上。

车身都震动了下。

前面的司机和何绝大气不敢喘。

能让帝昊天如此生气的人,只有唐宝了。

车子在唐家停下。

帝昊天阴冷着脸下车,看到里面抖抖瑟瑟的佣人,眼神狠戾:“她出去你不知道?让你在这里起什么作用的?”

“对不起,少夫人说她要喝牛奶,让我去买,我就去了,回来就看不到少夫人了。”

帝昊天压抑着内心的愤怒。

唐宝这是明显地想偷偷离开。

走到唐启山的灵位前,那香炉里的香早就烧完了。

帝昊天转身到了二楼,唐宝的房间。

打开房门。

里面整整齐齐。

床依然是塌在地上的模样。

房间里的空气中仿佛还残留着唐宝身上的气息。

然而却那么冷清。

行李箱不在了,衣服也收走了。

帝昊天打开抽屉,黑眸紧缩了下。

那枚粉钻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帝昊天将粉钻拿出。

脸色难看地已经无法去形容。

她居然又将它拿了下来。

她想做什么?

想走?

想离开他?

他同意了么?

帝昊天下楼梯,何绝走上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tpovr.dzhhyy.com

3lu.dzhhyy.com  w0c5r.dzhhyy.com  tytct.dzhhyy.com  52n.dzhhyy.com  1b3.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