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鹤不知道他的小爷爷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悟了,仍旧睁着一对无辜的大眼睛,乖乖地坐在他的膝头上。

霍以安见他们不再说话,才走了过来,说道:“太公、太奶奶、老爹,开饭了,我们吃饭吧。”

霍鹤奶声奶气地说道:“小姑姑,我不用吃饭吗?”

“鹤鹤当然也要吃饭。你的小肚子饿不饿?”

“那跟小姑姑进屋好不好?”

“不不,我要跟爷爷一起进去。”

霍以安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没有勉强他。

吃过晚饭之后,霍以安便出去见了自己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了。

她自从上次回国之后,就处于休假阶段。

这段时间除了偶尔处理几项简单的工作之外,几乎也不怎么出门。

他们约的是一家新开的酒吧。

霍以安开了一辆低调的白色女士车,停在了酒吧的专用停车场。

这时刚过了晚上点半,酒吧里的人还不多。

霍以安的合作伙伴已经到了。

沈枫与秦之优朝她招了招手。

霍以安顺利地走到吧台边,笑道:“你们怎么这么早来泡吧?”

“时间要是再晚,大小姐你出不来啊。”沈枫笑道。

“你说得还真没错,时间再晚一点,我就睡觉了。”霍以安点了杯果酒。

秦之优问道:“大小姐你准备什么时候收假?”

“随时都可以。不过,没有重要的事我就不打算工作时间太长了,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就行,再长生活都没有了。这样的工作实在是没意思。”

“你打算放慢工作室的步调?”

“有这个想法,但怕你们不同意,暂时没往这方面想。”

沈枫:“放慢步调一直走最顶尖的小众品牌设计也可以,大牌有大牌的负累。”

秦之优:“你们两个大神都有是这种想法,我一个小透明自然也就答应了。”

霍以安:“我们是一个团队,进退都是一起的。如果你想前进,我们也愿意陪你。”

秦之成摆了摆手,“目前这个进度就行了。再快我心里会不安,我们的根基还太浅了,跑得太快会不稳。”

沈枫:“那就按照大小姐的进度来,大小姐的感知最准确。她知道什么时候该走,什么时候该停下来。”

霍以安对这句恭维只是笑了笑,“我不清楚,毕竟到目前为止,我的经验跟你们一样少。我家也没人做设计这一块的工作,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我们要面对的未知与风险是一致的,要吃亏大家一起吃。”

霍以安没有说出下面的话。

她知道他们想让她承担更多的风险。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wviyf.dzhhyy.com

o9e.dzhhyy.com  ca7jv.dzhhyy.com  wm4.dzhhyy.com  c9uq.dzhhyy.com  gyo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