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澈也更让人惊讶,稳稳当当地坐在桅杆的椅子上,一张硬功拉满,箭支仿佛长了眼睛,一支未落地全部中靶。

聂云川笑道:“二皇子很厉害呀,日日礼佛,腿脚不便,居然还能保持这么好的武力。”

姜澈唇边得意的笑容愈发深了,岸边的欢呼将他几十年隐藏的野心火焰一样点燃。

蛰伏在静心寺那个荒凉的角落,还被姜沐坤明目张胆地监视着,鬼知道他姜澈这些年怎么熬过来的。

今天的荣耀是他早就该得到,还有,他最想要的,费尽了心思,放弃了那么多,历经了千辛万苦才够着的位子,马上就唾手可得了。

姜澈立在制高点,湖面上的灯光清楚地映照出水面下的情形。他得意自己万无一失的计划,得意自己蛰伏将近十年的成果。

那情绪一直被压抑着,已经到了极限。今晚岸边的欢呼,飞驰小艇的刺激,每箭中的的得意,令姜澈那压抑已久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慢慢地弥漫到身体的每一根经脉,兴奋起来。

因此听闻聂云川这话,姜澈初时并没在意。但毕竟是多年浸泡在狡黠和计谋、多疑的环境下,片刻之后,姜澈便觉察出这话中的不同意味来。

他猛地转头瞪着聂云川,却惊见聂云川唇边泛起一丝冷笑,手下摇橹的速度竟越来越快。

姜澈这才注意到,小艇竟已经划离开夜宴现场很远,中间隔了许多的草靶,别说别人看自己,就是自己也看不清夜宴那边的湖岸了。

“怎么有这么多草靶?不是……”

“不是只有六十几个,对么?”聂云川冷笑更深:“有时候,即使是死士密卫,探听到的,也并不就是真实情况。”

“你……”姜澈心下大惊,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他咬牙伸手去拉绑在身上固定的软扣,竟然根本解不开。

“殿下莫慌,到了该解开的时候,我自会给你解开。”聂云川话中有话地道:“其实今晚让你上这条船,我本要花更多的心思。但多亏皇上服用赤玉丹多年,头脑不是很清楚,无意中配合了我,省了不少事情。”

姜澈昔日沉稳的神色不复存在,慌乱地抛下弓箭,去生拉硬拽腰上的软扣。突然,一声唿哨,三朵烟花在他们身后爆开。

姜澈一惊,回头看去,只见夜空中清楚地打出来红黄绿三朵烟花:“不要,等等……”姜澈惊呼着,手下的动作更着急起来。

聂云川沉声道:“别慌,殿下,我马上送你回去。”说着真的调转了船头,往夜宴那边划回去。

姜澈满脸疑惑,他不明白聂云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抬头看到水面上已经掀起波动,那波动只一瞬间,便突然“蹭蹭蹭”地从水面下窜上来无数个黑影。

黑影们身手敏捷地扑向湖岸边的人群,人们猝不及防,瞬间乱作一团。

主座上的姜沐坤在烟花爆起的时候,便已经抽出腰间佩剑,厉声对身边缇骑侍卫道:“围住龙椅,保护皇上!”

姜成瑞一愣,厉声道:“你要做什么,朕有御林军保护……”

没等他说完,却见丘赫已经带领了百十来缇骑,快速地将主座团团围住,把那些妄图围上来的御林军层层隔开。

姜成瑞目瞪口呆:“你,你什么时候调遣了这么多缇骑来汐月宫?”

“皇上移驾汐月宫,安保怎能疏忽。”姜沐坤横剑在胸,冰冷的声音将秋夜的寒意更加重了一层:“皇上放心,有臣在,没人能靠近皇上一分一毫。”

姜澈远远看着姜成瑞身边仿佛赤潮一样瞬间围满了身着红衣的缇骑,心中慌张更甚。

御林军那银色铠甲明显被故意跟姜成瑞分割开来,显然姜沐坤竟然已经有了准备。

此时,小艇已经快速地划到了靠近夜宴处的湖案。姜澈一眼看见岸边焦急的小平子,正要招呼,却听到旁边聂云川突然疾呼一声:“殿下小心!”

姜澈一愣,却见两个从水里跃起的黑衣人竟然向自己扑来。其中一个在空中双手飞速地挥动两下,两个装满了液体的猪尿脬“砰砰”地在姜澈腿上和旁边的桅杆上爆开。

一股浓烈的味道立刻四散开来,姜澈大惊失色,几乎跟聂云川同时惊呼道:“火油!”

话音没落,便见那些窜上岸的黑衣人中间有人手中一亮,一颗颗燃烧着的棉弹扔向宴会现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7kek.dzhhyy.com  ri6k4.dzhhyy.com  kr6c1.dzhhyy.com  klev.dzhhyy.com  busf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