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了,我笨,我傻,我做了蠢事。”现在他意识到了,之前他冲进教室里喊的那一下,给苏离造成了什么影响。

虽然他们确实都是依托关系进去的,就算被人议论,他们是不在乎。

看起来苏离也不在意,但真要被人在后面说苏离的不是,蓝承影觉得自己会呕得慌。

前脚那个死女人说了苏离的不是,后脚于翔就证实了一点。

于翔原本那句他托关系进了华大的话,本是炫耀,现在却成了别人说苏离不是的铁证。

蓝承影是气的不行,冷酷无情,又无理取闹的说道:“没错,你蠢,蠢人不配跟我们一起玩耍。”

于翔:“别啊,我去翻了好久的书,那啥庞加莱猜想,黎曼假设,质子的寿命我都了解过了。”

于翔有点心虚的梗着头,催促道:“让我进去啊。”

“正因为我蠢,才想更近距离的瞻仰一下苏姐的聪慧,你绝对不能阻止我上进的脚步,不然”

于翔想了半天,蹦出一句,“不然我就让我家老头子来找你。”

感觉好有道理,完全不能反驳的样子。

见蓝承影有丝松动,于翔再接再厉的说道:“我得向苏姐报告那伙人渣的下场,怎么说都是苏家出力多,这你总不能阻拦我了吧。”

听到这,窝在沙发里昏昏欲睡的苏离,这才提起了点精神。

“进来吧。”

听到苏离发话了,蓝承影才不情不愿的让了步。

于翔给了蓝承影一个得意的笑容,殷勤的给苏离从厨房端了一杯水出来。

蓝承影面色不善的问道:“为什么你对这里房子的格局如此了解?”

于翔:“哼,你忘了,这里的楼盘都是我家的。”

第一次,苏离给了于翔一个好评,挺有眼色的,她正好渴了呢。

蓝承影十分懊恼,对于自己小伙伴的阴险狡诈又有了新一层的认识。

说起张洪文那伙人的下场,于翔觉得自己是浑身舒畅。

张洪文自作自受,自个偷偷从国外跑了回来,又想搅风搅雨一场,结果还没开始呢,自己就把自己给作死了。

从悬崖冲下去,也不知道是他命好还是不好,人是没死。但是高位截瘫,一辈子就躺床上了。

原本张家人对他是有气的,但看到他这样子,又软了态度。

张家也是个不讲理的,当日参与这场飙车盛会的人,除了于翔跟那个倒霉死掉的,其他人都被张家人收拾了。

尽管这样,张洪文还是不满,竟然提出来要把苏离弄过去。

可把于翔恶心坏了。直接联合被张家人收拾了的那几家人,把张家弄得鸡飞狗跳的。

别小看了那些个人家,认为他们都是小喽喽,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呢。

“什么,他们还敢惦记我苏姐,老寿公上吊找死。”蓝承影气愤的说道。

于翔一脸诧异,道:“蓝承影你长进了诶,竟然还会说这么有文化的比喻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3wiw0.dzhhyy.com  23u6o.dzhhyy.com  2san.dzhhyy.com  n2k2u.dzhhyy.com  6q13u.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