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母亲,我知道还有神……在一直关注我。”

“就算是为了我……我真的很需要您……请您活下去……好不好?”

“好不好?”ariel满眼泪光,仰着头注视她,蓝色的眼睛像是悲伤的大海。

“ariel,五里紫灵气枯竭……这里的生灵会死在枯萎的灾难当中,没有灵气的死地,它会瞬间爆发天谴。火山地震,狂风或者洪水……这里的人怎么办?这里的人都会死!还有听你演唱会的人……怎么疏散?你知道——”木子雨忽然定了定,想起他说的“我的直升机会把你们一起带走”,他哪里会不知道?

“我什么也做不了。”ariel吸吸鼻子:“在他们的监视下要带你们四个走,已经是我的极限,其他人我救不了。”

“我知道。”她微笑一下,像是夸奖一个无能为力之后的小孩:“所以谢谢你。”

“……但我救得了。”木子雨轻轻抬抬下颚,声音透露出神的气度和坚定。

ariel呆呆站在她对面,给她让出路来——他知道自己再也说服不了她。木子雨是神,从一开始。他呢,他是仰望她的信徒,从一开始就不是同一水平面的人。都是虚妄。

“你要进去吗?”ariel问跟在后边的路千山。

路千山叹口气,耸耸肩:“我们会搞定的,相信哥哥姐姐咯?”

ariel露出五味杂陈的表情:“你们会一起死去的……”

“臭小子!一天不盼点好!”路千山一个趔趄,边走边最后狠狠揉了揉他的头发。

司洛寒站起来的时候,几乎是一个踉跄,双手都在脱力地不住颤抖。

“你……你还活着啊!活着就好活着就好……祸害遗千年……”笑笑赶到最前排,周围的观众们被屏蔽了一样仍然认真看着前台的表演,被误伤的人也仍然头朝着前边,像目标着脑子的丧尸。

她本来瞬间提起来的心就放下去了,庆幸满心,却开口就是这样嫌弃一样的话。

“呵,呵呵。也快了。”司洛寒难受地站起,然后看着她一通气不打一处来:“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觉得自己是执行局的呗?能不能有一点文职的自觉找个好地方猫起来?死了谁找你啊。”

“我靠!”笑笑果然生气了。虽说明白他的担心之意,自己的关心全被一句话否定也是够糟心的,于是阴阳怪气地回复:“以为我想来?来验明你卧底身份的!”

本以为司洛寒会唇齿相讥……可他竟然只是沉默一下,按着扶手。

笑笑这才心里一慌……她当然知道这个情况司洛寒不可能是卧底,她只是想要开个玩笑,让他回答不出的玩笑。就像是你和长相比较丰满的朋友吵架,总能有个杀手锏是“你这胖子”……可她忘了伤疤不能老揭。

很久以后她想这件事来都悔恨自己愚蠢的“直率”,可后悔总是事情错了过了之后。

就像之前检票口,司洛寒遇见她说的是轻轻松松的一句“逃了陈教授的课”就是不表明自己的难处,而她遇见司洛寒说的是“死叛徒活该”就是不表明自己的关心。

两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对方正确的反馈。

于是就错了。

可他们还没有想到的是,过了是比错更大的不幸。

第96章 末法乱斗完

浓郁的紫气爆发, 混乱地相互交合撞击, 超过了联合会规定正常值域的十倍甚至几十倍。总部和分布的专事人员已经对着这诡异的五里紫灵气测算数值焦头烂额,执行局专员乘坐的直升机正在不稳定的天气云层中穿梭。

而两人到达的瞬间, 看见的是一个男人的背影, 就站在阵眼旁边, 西服熨帖, 皮鞋考究。

推门而入的风刃灌过来带来灵气的威压, 路千山几乎瞬间动作都缓慢一度, 就算是木子雨带着天生的灵气亲和力, 面对着狂化的能量都皱皱眉,不敢置信这个人在中心,巨大的冲击下丝毫不动,烟灰缓缓掉落,不曾影响。

路千山盯着那个人的影子,制止了木子雨掌心就要攻击的动作:“仔细看, 他只是影像。”果然, 两人的衣袖头发都被冲击的风吹得猎猎, 这个人的衣边却安稳, 隐隐的蓝光线条细小颤抖。

“比我想象的来的快一点。”那个人转过头来, 冲她们举起酒杯。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jhqfy.dzhhyy.com

gb9e.dzhhyy.com  2ag.dzhhyy.com  5up9x.dzhhyy.com  t9b0a.dzhhyy.com  a4xv4.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