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易水憋得不行:“你一个红衣服厉鬼……特么一个人都不杀……”

展绘世满脸莫名其妙:“?”

王易水假笑:“纯阴命,跟我走吧。你是颗□□,还没杀过人让我不能拆了,除了安在身边看着还有什么办法……”

展绘世听明白了,她又给充公了,换句话说,又给囚禁了。

不过这次她倒是不抵触:反正她也迷茫着,只要不再被狄柚关起来当做一个玩具,前路且走且安吧。

不过转念想想……她这个纯阴命还有点好运,本该恨她的人情愿不情愿地都保护她……展绘世苦笑。

“你究竟是谁啊……你凭什么说走我就跟你走……”她低头轻轻问。

展绘世当然知道,鬼王嘛……对她的掌管那是应该的……她听王易水说话,都有一种凉气催着她下意识服从一样。她只是想装全套。

王易水并不知道他的分身早暴露过了,眉峰扬起流利背:“职业学生,姓王名易水,住址露水花园小区四栋六单元,九高班学号25,又如何?”

“普通学生见鬼吗?”展绘世看着自己被符纸封锁的双,其实也就随口一说,真没抬杠的意思。

王易水仍不知身份暴露,一噎:“略通卦象!行不行啊?”

如此甚好啊……

瞧瞧人家鬼王自称都是略通卦象,再瞧瞧她遇见的某某啊,眼睛恨不得安在天上去……

展绘世发呆,王易水却愣了一下:“我怎么觉得我见过你?”确实,他分身之一见过,可他分身千多好几,量他想破脑袋想不出。

展绘世没想到这一层,体会一下他的语言,皱眉磕磕巴巴问:“是……是搭讪?”这个妹妹我见过?

王易水一脸懵:“看你这鬼长得乖乖小小,还挺不会害臊哈……”

展绘世眨眨眼:“哦……”

她近几天都压抑,忘不掉的事太多,没空搭理这句槽……不过说起搭讪,她凶混蛋那是真不怎么会。

几天前,出结界不久。

狄柚怔了一下,迟疑着站起来,又在展绘世的眼神下退后两步,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展绘世那巴掌扇得她眼冒金星。

“……混蛋。”展绘世咬着牙退后几步,靠着墙站了好久。

她伸阻止狄柚想要上前走出的一步:“你别过来——让我缓缓!”

她靠墙双背在后面,用一种学生罚站的姿势低着头闭了一会眼睛,竟然露出一丝懊恼的羞意。

展绘世刚才的作为四成带着试探,她知道狄柚反应会大,只是没想到大到这种程度——让她城门失守的程度。

她只是想刺激看狄柚是否其实对她有好感,怎么会发展成肌肤相亲的地步!?

这个该死的神经病……展绘世抽空从发丝边看了她一眼,发觉她正用指尖小心翼翼地触着自己的脸颊,眼睛还看着她,除了不解,还有藏在深处的跃跃欲试。

展绘世差点气背过去。

——就算是她对自己有好感!就算是!那怎么就立刻变成强吻了?那是“恋人”层面的“好感”吧!

她真想一巴掌捂在自己脸上,想起一个很显而易见的事实:若是狄柚连怎么和人好好相处都不知道,她会有区分情感种类区别的情商吗?

当然不会!她不会管那种想要亲近是什么感情,是喜欢猫猫狗狗,还是喜欢朋友,还是喜欢女孩……她会用上自己想象得出的、最夸张和最能够代表接近的方法。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ntu.dzhhyy.com

rfij.dzhhyy.com  yim.dzhhyy.com  jj3a.dzhhyy.com  8f3.dzhhyy.com  hk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