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前两天,潘二娘搬去学校跟女儿一起住,她也做不了别的,就尽心尽力的把吃喝拉撒这些琐事接过手,容真真的洗脚水都是她娘倒的。

当然,容真真不愿她娘这么劳累的伺候她,可她娘却非要这么做,怎么也说不听。

到了考试那一天,潘二娘天没亮就起来,她煮了一锅大米饭,在饭里包上剁碎的菜和肉泥,捏成一团,再次上锅蒸透,就成了喷香的饭团。

这饭团说起来不难做,其实很耗时间,所以她才早早起来忙活,等早饭做好了,正好可以叫女儿起床。

亮黄色的火焰舔|舐着锅底,白蒙蒙的水汽从锅边冒出,在漫长的等待后,潘二娘揭开锅盖,将美味可口的饭团盛在盘子里。

身后传来秦慕的招呼声:“潘姨。”

潘二娘转过身,看着这斯文俊雅的小伙子,忍不住柔和了声调:“小秦已经起来了?快去洗个脸来吃饭。”

自她来陪着容真真专心应考,因可怜隔壁这孩子没人照顾,就顺手把秦慕这几日的伙食捎带着做了,反正以往容真真也经常与秦慕一起开伙。

她进屋准备叫容真真起床时,发现人已经起来了,正在穿鞋。

看见潘二娘进来,容真真笑道:“我还没睁眼,就闻到了米香,娘,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潘二娘看她还有心思想吃的,含笑叮嘱了一句:“做了饭团,炉子上还有热热的羊奶,等会儿多吃点干的,少喝点奶,免得考试了还想上厕所。”

“我知道了,娘。”容真真穿好鞋,站起身来轻快的跳了一下。

潘二娘立马问道:“鞋不合脚?”

“怎么会不合脚,我都穿了这么久了。”容真真无奈,“娘你别太紧张了。”

“好好好,娘不紧张,你快去洗脸吃饭。”潘二娘催促道。

容真真出去的时候,发现她的洗脸盆里已经打好了水,显然,这是秦慕刚才顺手打的,她心情很好的笑了。

清凌凌的井水铺洒在脸上,带来一股令人畅快的清气,容真真洗过脸后,精神得就像一棵挺拔的小白菜。

她和秦慕吃过早饭,就拿起考篮准备去考场。

潘二娘很不放心的问道:“东西齐全没有?有没有落下笔墨?”

她拽着两人,硬是把考篮又检查了一遍。

容真真好笑道:“昨晚你就检查十几遍了。”

潘二娘却说:“再看一遍,不要漏了什么。”

容真真只得由着她,秦慕也不说话,但他觉得潘二娘这样过分担心的模样很让人受用。

容真真见她娘实在紧张得不像样,绞尽脑汁劝道:“这里离考场那么近,要是缺什么,直接回来拿不就好了?”

潘二娘听了,这才稍微静了静心,可临到两人要走了,她又忧心起来,“你们刚才只喝了一两口奶,等会儿会不会口渴?”

容真真哭笑不得,秦慕出言道:“潘姨忘了?你给我们准备了糖水。”

他们的考篮里都放了一瓶白糖冲的甜水,现在还是热的。

潘二娘这才一拍脑门,“对对对,我给忘了。”

容真真怕自己站在这儿,她娘还愁个没完,赶忙道:“娘,我们先走了,免得等会儿迟了不许进去。”

“嚯!”潘二娘听了一惊,她自责道,“快走快走,都怪我拉着你们一直说话。”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pud7.dzhhyy.com

by78d.dzhhyy.com  90otc.dzhhyy.com  l6d.dzhhyy.com  nsx.dzhhyy.com  gqwts.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