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点了点头道:“不着急,慢慢来,以后我们还会有接触影界的机会的,说实话,我现在对于这影界也十分的好奇,不过没有关系,慢慢来。”赵海确实不着急,他知道以后他接触影办的机会应该不会太多,但是也不会少,有得是机会,要是他太着急的话,可能会把劳拉她们给累着,那可就不好了。

又跟劳拉她们聊了一会儿,赵海就从空间里退出了思维,开始修练,他修练的依然是血海杀神诀,不过在法佛之中,却多加了直言手印,这真言手印自然是法象之中的大佛所用的,而且是时时刻刻不停的结印,同时他对于手印的领悟,也慢慢的增加,。

随后赵海这才长出了口气,接着回到了洞府的客厅里,他现在其实是在等朱方成,他想要知道朱方成这一段时间过的怎么样,他知道朱方成只要知道他回来,一定会第一时间来找他的。

果然,等以天色往往有些发暗的进候,朱方成就已经来到了他的洞府,一进洞府朱方成就冲着赵海大笑道:“赵海师弟,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可是等得你好苦啊。”一边说着一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赵海,一看赵海没有受伤,他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赵海看着朱方成,笑着道:“朱师兄,这一段时间你感觉如何过的可还好啊”赵海知道,他们离开之后,朱方成一定会受到一些影响的,最起码他的生意会受到一些影响,所以他才会这么问。

朱方成苦笑道:“不好,一点儿都不好,这一段时间,那些想要炼器和炼丹的人越来越多,有好多的生意,却都接不了,那可都是一块块的晶石啊,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现在你回来可真的是太好了,明天就可以放开了接生意了,你有得忙了。”

赵海笑着道:“你可少接一点任务,要是把我给累着了,我在不干了,我看你怎么办。”赵海这话当然是说笑的,他跟朱方成的关系最好,所以两人开玩笑也最多,他也知道朱方成是不会在意的。

果然,朱方成嘿嘿一笑道:“你还想不干你要是不干了,我天天就吃住在你这里,我看你能把我怎么办。”朱方成也知道,他跟赵海是开玩笑的,所以他才会这么说,要知道两人这个生意,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赚的可真的是不少,现在两人可以说是血滴岛这里少有的有钱人了。

两人又说笑了一阵,朱方成这才离开,他还要去见他的哥哥,朱明也跟赵海一起执行任务了,当然他知道朱明没事儿,所以也就先跟来见赵海了,现在自然也要回去看看他哥哥,而且这一段时间他赚的不少,也准备帮帮朱明。以前都是朱明帮他,现在他可以帮帮朱明了。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血滴岛这里到是十分的平静,血滴岛上的弟子,还想打听一下关于血凝岛那里的事情,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所有参与这一次行动的弟子,全都对这件事情守口如瓶,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提起,一看到这种情况,那些弟子也明白了,看来这是上面下了封口令了,不然的话那些人不会是这样的表现,血滴岛的弟子也知道,上面下了封口令的事情,他们最好也不要打听,要是打听得多了,可能会引来处罚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血凝岛的事情,很快就平熄了下去,没有人在提起这件事情,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当然,也有一些弟子在暗暗的打听这件事情,但是这些人,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在也没有出现过。

就在赵海他们回来后的第五天,雷刚给他们这些人的奖励也下来了,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人,全都有奖励,但是只有三个人的奖励跟其它人不一样,这三个人分别是审南正,志彩戏和赵海,其它人的奖励,都是直接就发到了他们的手上,而他们三个人的奖励,却是要他们自己去雷刚那里领取。

所有人都知道,直接发到你手里的东西不值钱,要你自己亲自去领取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所以其它人也十分的羡慕三人,但是他们也只有羡慕的份,这三个人,审南正和志彩戏,是雷刚最看重的真传弟子,而赵海在这一次的行动之中,可以说是大放异彩,说他是功劳最大的人也不为过,他能得到雷刚的亲自发奖,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其实大家并不知道,雷刚之所以要亲自给审南正和志彩戏发奖,为的就是不让赵海显得太过于突出,参加这一次行动的人知道赵海立了多大的功,但是其它人不知道,要是他只给赵海发奖的话,那赵海就一定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所以他把审南正和志彩戏也安排了进来,这样就可以混淆视听,让其它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赵海这五天一直呆在自己的洞府里,接到了雷刚的命令之后,这才来到了三才居这里,他到三才居这里的时候,发现审南正和志彩戏已经到了,两人相距一步左右的站在那里,不过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三材居的方向。

现在一听到有人来了,两人都是一回头,一看到赵海,审南正的两眼不由得一亮,而志彩戏的两眼,却是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九章 威胁

“赵海师弟,你来了,这些天你一直躲在你的洞府里,也不来见见为兄我,我可是很想你啊。”审南正看到赵海,哈哈大笑道。他跟赵海的关系也十分的好,而且也知道赵海现在把注意力放到了修练上,他当然是十分高兴的,但是这么多天没有看到赵海,他还是忍不住跟赵海开了一句玩笑。

赵海笑着道:“审师兄说笑了,见过志师兄。”一边说着还一边冲着志彩戏行了一礼,随后这才转头对审南正道:“听说审师兄这几天也很忙啊,我去找你,怕你也没有时间,在加上最近这些天,被朱师兄给逼得紧了,我是那里也去不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志彩戏冲着赵海还了一礼,却没有说话,审南正对于赵海向志彩戏行礼的事情,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而是哈哈大笑道:“朱方成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财迷,我已经想好了,以后不如就把我所有的帐,全都交给他来管好了,以这小子的性格,我将来一定会大赚特赚的。”审南正还真的是没有开玩笑,因为他发现朱方成好像是真的很有经商的天赋,这一次他们回来,朱方成又给他上交了十多万块晶石,要知道这一段时间赵海可没有接炼器和炼丹的活,只靠混元丹就能赚这么多,这小子也确实是有两下子。

其实审南正并不知道,朱方成现在做的就是一些倒买倒卖的活,而且活动的地点就是在孤山坊市那里,还有就是血杀宗的几个内部坊市,血杀宗的内部坊市那里,也有一些好东西,当然,也有血杀宗的弟子需要的东西,而孤山坊市那里是包罗万象,什么东西都有,朱方成从这里面发现了商机,他在几个坊市之间倒来倒去,到是赚了不少的钱,而且还积累下了一些人脉,到也算是难得。

赵海一听审南正这么说,也不由得笑着道:“是啊,我以前还真的没有发现这一点儿,这也是最近才发现的,不过现在朱师兄可是六亲不认,我这一回来,他就让我干活,到现在手里还压着好几件东西没有做,就这样他每一次见到我还不停的催,实在是气人。”

“哈哈哈哈,这可是你自己找的,当初可是你把他拉进去的,现在你可是作茧自缚,怪不得别人!”审南正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他对于朱方成其实也是十分满意的,他以前还真的没有发现,朱方成竟然会是一个这方面的人才。

正在这时,三才居的大门突的打开,三人连忙正襟站好,这时三才居里走出一个看起来有八、九十岁的老人,身上穿着一件仆从的衣服,身上看起来一点儿法力都没有,站在门前都有些所喘的样子,他看了三人一眼,沉声道:“审南正少爷,岛主请你进去。”

审南正马上就应了一声道:“是,多谢成叔!”他冲着老人行了一礼,这才往里面走去。而赵海也知道这老人的身份了,他以前就听审南正他们提过这位老人,这位老人是雷彬的仆从,大家都叫他成叔,他跟着雷彬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了,绝对忠心耿耿,就连雷刚和雷玄都十分的看重他,对他都有一些尊敬,其它人自然是不敢怠慢了,所以像审南正他们这些人,全都管这老人叫成叔。

老人等审南正进了院子,就又回到了院子里,同时还把院子的门给关上了,只留赵海和志彩戏站在三才居的门前。志彩戏这时却转头看了赵海一眼,接着微微一笑道:“赵海师弟,你的名字这些天我可是没少听到,我也早就想跟你好好的聊聊,但是可惜的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可是难得有这个机会啊。”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笑着道:“志师哥太客气了,以你的实力,如果想要找我聊聊,那还不是太轻松了,我一个外围弟子,也当不得志师兄如此的看中。”赵海一听志彩戏这么说,就知道志彩戏接下来要说什么,不过他是不可能去帮志彩戏的,因为志彩戏是绝对不可能成为血滴岛的岛主的,所以赵海的话里,带着拒绝的意思。

但是志彩戏却好像是没有听出来,他看着赵海道:“赵海师弟实在是太谦虚了,你的大名现在怕是不只我们血滴岛的人知道了,其它岛的人怕是也知道了,要知道这么多年了,你可是哈净长老见过的第一个外围弟子,其它岛的人要是不注意你,那才叫怪呢,赵师弟,我也不跟你客气了,你可愿意帮帮我,只要你愿意帮我,将来你就是我手下第二号人物,你与诸葛师弟之间的过节,也可以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赵海还真的没有想到志彩戏会如此的直接,他以为志彩戏是一个有城府的人,就算是要拉拢他,也要先说一段时间话,然后在绕上几绕,最后在拉说拉拢他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他直接就说了,这真的是出乎赵海的意料之外。

其实赵海并不知道,志彩戏之所以这么直接,那也是没有办法,志彩戏十分的清楚,错过了现在,以后他在想拉拢赵海,怕是就不那么容易了,别看平时他好像是有很多的机会可以见到赵海,但是赵海最近一段时间,一般都是深居浅出,他想见赵海一面,还真的不容易,要是直接去赵海的洞府那里找他,赵海完全可以不见他,而且还会把审南正引来,到时候他想接笼赵海也不可能了。


5dum8.dzhhyy.com  lv74.dzhhyy.com  v9dq.dzhhyy.com  9cm.dzhhyy.com  fqgdk.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wyqz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