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呢?”我心下震惊,没想到只是何小雪枉死,就牵扯出这么多的事。

“然后,活尸借着五煞阵浴血而生,你看他身血红,其实就是身上的皮完脱落,养成金刚铁骨之身,估计就算我爷爷来,都够呛。”刘艺潇再一次提起她爷爷,比刘艺潇还厉害,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大神。

说到这,刘艺潇神色凝重的转头看着我:“所以家仙不可怕,何小雪不可怕,如果活尸不除,不光这个村子,方圆百里,一片血海,因为活尸是需要靠着活人养着。”

我瞬间了然,怪不得她会来找何小雪,眼下那些尸体都被食尸鼠吃了,又没怨气傍身,所以只有何小雪能达到她的要求。

只是,她又是怎么知道,何小雪能幸免于难?!

“这个啊,靠猜的啊,孤魂野鬼怨气能强到,哭声能让活人知道,何小雪又是上吊死的枉死之人,这么一联想,大致能猜到是什么原因,只是我也没想到回事茅山道法!”刘艺潇说着,神色凝重的端详自己手中的桃花剑。

我这时才看到这桃花剑的身,剑身加上剑柄倒也不长,只婴儿手臂长短。

“你说的那压尸术是怎么回事?!”我脑中回想到刚刚何小雪的惨样,就是压尸术搞的鬼。

刘艺潇小心的将桃木剑收好,轻声解释道:“茅山道法变化无穷,有好有坏,压尸术就是其中算恶毒的道法,施展人需要先把尸体的四肢拧断,再将特质桃木剑插入尸体胸口,就可以让鬼魂永世不得超生,被压制在地底。”

我了然的点头,大致明白了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但我总觉得没完!

刚刚何小雪明明有机会找我报仇,却没那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我闻声望去,正好看到何小雪双手抓着活尸,用力一扯,活尸四分五裂的样子。

何小雪竟如此厉害!

连金刚铁骨的活尸都能生扯开,我这小细胳膊小腿的,估计还不够别人练练的。

我下意识后退想逃,谁知何小雪鲜红色的眼睛,冷冷的瞥了我一眼,我瞬间觉得如坠冰窖,浑身寒意刺骨,哪里还敢动弹。

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何小雪却一声不肯的走开,消失不见。

何小雪走了之后,我没了威胁,身上的压力骤减,脚下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满头大汗。

我怕刘艺潇看出我的异样,强撑着起身,跟着刘艺潇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村口走去。

一路上刘艺潇都没说话,我为了打破平静,自己找话题:“现在活尸被解决了,那何小雪怎么办?还有那个家仙的事怎么办?活尸你都能解决,不如你在想想看,有没有办法,打发这两位?”

这倒是我的心里话,只希望能早点打发走这两位,别让我每天生活在心惊胆颤之下。

不过想起最近村子里好多人搬家走人,实在不行,我也逃走算了!

而且……

我瞥了眼站在我旁边的刘艺潇,她终究是城里人,只是来这里支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家去,那我如果离开村子,跟着刘艺潇,岂不是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思及此,我原以为自己有了活路,谁知走到村口的时候,我得到一个消息,让我再次感到绝望。

我和刘艺潇刚走到村口,就看到村长一家正从村子里往外走,带着不少行李,显然是一副不会再回来的样子。

“村长,你就这么走了?!丢下村子里那些老弱病残?”我早就知道村长两夫妻冷血刻薄爱占小便宜,没想到真的会丢下村子里的人逃跑。

村长冷眼看着我和刘艺潇,哪里还有之前是他儿子救命恩人的样子,村长老婆一如既往的刻薄,脸上带着恶心的笑容,发出刺耳的笑声:“呵,没想到一个城里来的老师,也能看上一个乡下穷小子,看来读书也没什么用嘛。”

“你!”我气急败坏,握紧拳头上前一步。

可能是我的样子过于凶狠,村长老婆愣了愣,眼睛里闪过一丝胆怯,却还是叉腰叫嚣道:“我,我怎么了?!孤男寡女住在一起,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之前那个何老师,整天花枝招展的勾引男人,结果遭报应了吧。”

“好了!和这些人说什么,耽误了进城的时间,快走。”我还没开口,村长先一步呵斥自己老婆,却不是正义感爆棚,只是想尽快离开这个他们口中所谓的鬼地方。


83e.dzhhyy.com  9ulqo.dzhhyy.com  hs4j.dzhhyy.com  bn4t2.dzhhyy.com  86p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kzfoy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