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见一一喝不惯,就特意给你换了花茶。”楚云给菱一又添了一杯,“喜欢就好。”

这也有点太细心了吧,他们总共也没在一起喝过几次茶,菱一品茶虽然都是牛嚼牡丹,但是每次好像也真心实意的夸奖了楚云的茶艺了呀。

这又是怎么看出她不习惯的?

“还是楚兄细心。”菱一也不得不巴结了一句。

倒是坐在不远处的炽墨竖着耳朵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全乎,撇了撇嘴,还不予余力的翻了个白眼。

“之前我在木北林之中遇险,幸得水弥前辈相救。”楚云也知道菱一着急,便也不绕弯子,几句话将当时的事情说了出来,“若不是水弥前辈,此刻怕是楚某早已经魂归天地了。”

“原来如此。”菱一恍然大悟,原来水弥师父之前说救了个小娃娃,就是说的楚云啊!

又疑惑的道:“那师父叫我们前来又是所为何事呀?”

楚云顿了顿,干咳了一声低下了头,似有些窘迫,也不敢抬头看菱一。

菱一正疑惑他这一番动作,就听他艰难的道:“水弥前辈说……救命之恩须得以身相许。”

“这件事吗?”菱一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那师父啊,平日里凡间游历,就喜欢看些儿女情长的话本,素来喜欢什么英雄救美的,楚兄莫要见怪,之前我也与她说过了,这番做法不妥,我师父虽爱玩闹了一些,但还是通情达理的,必不会强迫楚兄……”

菱一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这事不是之前水弥师父就说过了,她也觉得不妥吗?

何况水弥师父也不过是一时玩心重,其实哪里会要楚云报恩呢。

菱一自觉这番说得很清楚,应该不会叫楚云为难,得意的端起那芬芳香甜的花茶,一口口的喝了起来。

倒是没注意楚云的脸越发的低,耳根也可疑的红了起来,半晌才低声道:“前辈倒不曾为难,只是说……她与我年纪差距太大,不相合,以身相许不妥,倒是她的徒儿……正缺个如意郎君。”

菱一一愣,茶水含在嘴里忘了咽下,楚云又接着道:“叫我来报了这救命之恩。”

“噗……”菱一终是没忍住,一口茶就喷了出来,好在她反应及时,一挥袖将喷向楚云和桌面的茶水都全挡下了,没有尴尬的喷人一头一脸。

然后便是呛咳了许久,咳得两颊通红,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搞半天在这里等着她,难怪上次说话遮遮掩掩,还搞什么一月之约!真是坑死徒弟不偿命啊!

“楚兄莫要误会!”菱一咳了一会儿,忙定下了心神,开口道:“我……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也不知道师父叫我来是为这个,师父她惯会恶作剧,指不定在哪里看我们笑话呢。”

楚云低低一笑,看菱一窘迫得通红的脸,刚才那些难以启齿的话,仿佛也不那么难说出口了,倒是从容了许多,接着道:“之前来时,本也想好了说辞……希望前辈的徒儿是个通情达理之人,能允我解释清楚这个误会。”

“我通情达理,我非常的通……”

菱一还未说完,楚云接着一句话就让她顿时哑口无言,呆愣在原地。

“不过在此地见到一一后,我倒是改变了主意。”

“啊?”菱一呆呆的看着楚云。

只见楚云微微一笑,清隽的脸微微展颜,轻声道:“我觉得如此……很好。”

菱一一时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想了想,楚云的意思是字面上的意思?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还没等菱一消化完这个变故,楚云的眼神坚定的看向了菱一的双眼,四目相对,他认真的道:“若是一一,我愿以身相许!”

这可说得是掷地有声,坚决异常。

菱一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这二百余年的生涯里,算上灵魂飘荡三千界那些无尽的时光,这还是头一遭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s63.dzhhyy.com  7yy.dzhhyy.com  pyryk.dzhhyy.com  bk88.dzhhyy.com  0kwy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