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那团黑色的气劲,在房是里转了一圈之后,蒯谷这才把那团气劲给收了起来,随后就站在那里不出声了,这跟以前的蒯谷也是一模一样,以前的蒯谷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他就像是一个影子,阎王令身后的影子。

阎王令看着蒯谷,好一会儿,他的脸色才变得十分的难看,他沉声道:“好了蒯谷,你出去吧。”蒯谷应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开了房间,顺手关上了门,接着就站到了房间的外面,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阎王令的召唤,跟以前也是一模一样。

阎王令一直在用精神力感应着蒯谷,一看到蒯谷的动作,阎王令却不由得恨得咬牙切齿,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去恨一个人,但是他却没有办法,他只能挺着,最后他实在是没有隐住,一拳打在了桌子上,桌子一下就被他打得粉碎。

招呼蒯谷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又送来了一张新的桌子,他这一次没有让蒯谷出去,而是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跟以前一模一样的蒯谷,突的开口道:“蒯谷,之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吗?”他想要知道,现在的蒯谷到底知道多少事情,他生前的事情,他是不是记得,自己杀他的事情,他是不是也记得。

蒯谷看了阎王令一眼,接着沉声道:“记得,全都记得!”随后就不在说话了,依然是一脸安静的站在那里,好像之前说话的不是他一样,这跟他以前说话之后的样子,也是一模一样,这让阎王令的心里更加的难过了。

阎王令看着蒯谷,沉声道:“你恨我吗?”阎王令跟蒯谷相处的时候长了,所以他十分的清楚蒯谷的这话的意思,蒯谷的话虽然不多,但是他却明白蒯谷的意思,蒯谷的意思十分的清楚,那就是他记得所有的事情,包括他生前的事情和他被杀时的事情。

蒯谷看着阎王令,沉声道:“不恨!”他的话依然简单,声音也十分的平静,好像在说一件跟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一样,而他这样的表现,也让阎王令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好的感觉,事实上他还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坐在那里好一会儿,阎王令这才叹了口气,沉声道:“现在我该怎么办?你死了,我被人控制了,整个阴鬼宗的高层,都被人控制了,我知道,你可能会把这些话转头就告诉邹肖,但是我不怕,我只是想要知道,我该怎么办?”

蒯谷看了阎王令一眼,沉声道:“主上是不会这么做的,他没有必要了解你做的每一件事情,我也不会把这些事情上报,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不管是你也好,还是主上别的手下也好,从来没有人能背叛他,就算是真的背叛他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主上的实力,不是我们所能想像的。”蒯谷依然用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在跟阎王令说话,但是他的话,却让阎王令呆在了那里。

阎王令呆呆的看着蒯谷,好一会儿他才一脸惊愕的看着蒯谷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不是邹肖安排过来监视我的吗?他真的对我们这么放心?”阎王令从赵海的话里就知道,蒯谷他们这些人,就是赵海留下来监视他们的,所以他才不像以前那样跟蒯谷说话了,甚至刚刚的话,他都是冒险说的,因为他实在是没有人可以说话了。

蒯谷沉声道:“是,主上是派我们来监视你们,不过我们并不会什么事情都上报,只要大人你不背叛主上,我们什么都不会说,其它人也是一样,我们也是独立的个体,也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不会什么事情都上报的。”

第五百八十四章 破绽

阎王令呆呆的看着蒯谷,如果不是他亲手杀了蒯谷,他实在是不能想像,蒯谷竟然已经死了,他现在严格的说起来,应该算是死灵一族,当然,在血海境这里是没有死灵一族这各种说法的,血海境这里一般称呼蒯谷他们为鬼物。

但是在阎王令的印象之是,在血海境这里,所有的鬼物,全都是智力低下的一种东西,是被人控制的一种工具,但是蒯谷说话时,条理十分的清晰,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他那种普通的鬼物那样智力低下,这让阎王令感到十分的好奇。

阎王令看着蒯谷,试探着问道:“蒯谷,你现在保留了之前多少实力?”阎王令十分的好奇,蒯谷到底保留了之前多少实力,要知道蒯谷现在可是鬼物了,鬼物就算是高等级的,那也是要经过长时间的温养和炼制的,只有这样的鬼物,才会有强大的实力,当然,这个过程也需要很长时间。

但是蒯谷才刚刚变成鬼物,他能保存生前的多少实力,就不得而知了,所以阎王令这才问了一下,他还真的是想要知道,蒯谷现在的实务怎么样,要是蒯谷的实力太差的话,可能会被其它宗门的人发现,那可能就会暴露,到时候赵海要是把这笔帐算到他的头上,那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蒯谷看了阎王令一眼,沉声道:“全部!”蒯谷并没有说谎,他现在确实是保留了他生前的全部实力,甚至可能还有所提升,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赵海空间里的地狱空间的变化,不要忘了,赵海可是得到了尸魔老祖的一根手指还有很多的血,同时也让地狱空间里的力量,在一次的变大了,因为尸魔老主修练的功法,跟阴鬼宗都差不多,所以现在赵海空间里的那些死灵一族,他们的实力提升的十分的快,事实上现在赵海控制的岛主级高手,表面上看起来有近三千,但是如果把空间里的死灵一族里的岛主级高手,全都给算上的话,那么他能迭制的岛主级高手,绝对超过了七千,就算是现在他直接就出现在血海境,亮了他们血杀宗的身份,以他手上的力量,也足可以顺血海境站稳脚了。

同时地狱空间的升级,也给赵海带来了另一个好处,那就是他现在新收的那些死灵一族,都可以保留自己生前的实力,要是以前,像蒯谷这样的高手,在被赵海变成死灵一族之后,实力都会下降的,最多也就达到炼法境的实力。

但是现在因为地狱空间的升级,所以像蒯谷这样的高手,在变成了死灵一族之后,他们的实力还会保持跟生前一样,甚至可能还会有所提升,因为他们可以从空间里吸收到一些,更加高等级的阴属性灵气,当然,这种灵气是尸魔老祖的那根手指带来的。

赵海有这么强的实力,之所以还是不敢亮出自己血杀宗的身份,就是顾忌这些上界的大能,那些上界大能的实力,赵海真的是太熟悉了,他得到了尸魔老祖的一根手指,从这指手指上,他很容易就反推出了这些上界大能的实力,他现在还没有对抗这些上界大能的实力,所以他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只能这样暗中的控制阴鬼宗。

蒯谷虽然知道一些赵海的事情,但是了解的并不是很多,他知道的那些,还是赵海把他变成死灵一族的时候,直接就灌入到他的脑袋里的。阎王令就更不用说了,他到现在连赵海真正的身份都不知道,更不要说了解赵海的情况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阎王令一听到蒯谷的回答,一下就愣在了那里,他看着蒯谷,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相信蒯谷还是不应该相信蒯谷,相信蒯谷吧,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他从来没有听说过,鬼物会一变成鬼物之后,就能拥有自己生前的实力的,更不要说像蒯谷这样,根本就看不出来是鬼物,还这么聪明的鬼物。当然,蒯谷现在成了赵海的鬼物,这也是让他没有办法完全相信蒯谷的原因。

但是另一方面,他却又感觉,他应该相信蒯谷,因为蒯谷跟他生前真的是太像了,如果蒯谷真的保留了生前的记忆的话,那么应该不会骗他,而且也正是因为他没有见过像蒯谷这样的鬼物,所以他才有些相信蒯谷的话。

阎王令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他不只是在想蒯谷说的话是真是假,同时他还在想,要是蒯谷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这会对他们寻找解毒方法,伺机背叛赵海,带来什么样影响!

好一会儿阎王令这才长出了口气,转头对蒯谷道:“行了蒯谷,你先下去吧,有事儿的话,我会叫你的。”蒯谷应了一声,冲着阎王令行了一礼,这才离开了书房,他现在的表现,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弄得阎王令一阵的恍惚。

等到蒯谷离开之后,阎王令这才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接着他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思考着这件事情,这件事情真的是十分的严重,赵海已经完全的控制他们了,而且还在他们这里安排了这么多的钉子,要是他们不好好干的话,那后果怕是也会十分严重的。

不过阎王令突然想到了一点儿,蒯谷现在看起来跟原本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是一个鬼物,那么赵海为什么不把他们杀了?把他们也变得跟蒯谷一样,那样的话,不是就更加的不用担心他背叛了吗?他为什么不这么做?

一想到这里,阎王令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但是同时他好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时之间没有抓住,他马上仔细的回想了起来,好一会儿他才两眼一亮,他终于知道自己发现什么了,那就是赵海对他们的做法。

他之前想到,赵海要是把他们杀了,把他们变得像蒯谷那样的鬼物,那就可以更好的控制阴鬼宗了,但是赵海并没有这么做,这是为什么呢?一定是有什么原因,让赵海没有这么做的,在他想来,赵海这么做,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蒯谷他们这些鬼物,还是有一定的破绽的,可能会被人发现他们是鬼物,只不过他现在没有发现罢了,这是一种很大的可能,要是让外人发现,他一个阴鬼宗的宗主,竟然是一个鬼物,那怕是阴鬼宗也马上就完蛋了。

当然,在阎王令看来,这其实也并不能算是什么大事儿,不要忘了,他们可是阴鬼宗,修练的本就是鬼道功法,就像之前的景长天一样,他的鬼影遮天功,练到了高深之处,是可以直接就把人给炼成鬼的,那就算是他身上带有一些鬼物的特点,一般的人看到了,怕是也不会怀疑,在说了,他可是阴鬼宗的宗主,一般人想见到他也并不容易,所以这种可能存在,但是却不是直海一定不会对付他的理由。


jx6q.dzhhyy.com  q8ll.dzhhyy.com  13fg.dzhhyy.com  rjg3.dzhhyy.com  p4jek.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ajsn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