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伙计一听赵海这么说,马上就声了一声,同时道:“客官,你看你是要去座上的雅座还是在下面的大厅里?”这伙计并没有因为赵海是一个散修而小看他,样子一直十分的恭敬,说完也是十分的客气。

赵海看了四周一眼,沉声道:“就在楼下就好了。”那伙计应了一声,引起赵海来到了一楼一个条落的桌子那里,这是一张八仙桌,没有什么特别,赵海坐下后,那伙计马上就冲着赵海行礼道:“客官想要用些什么饭菜?”

赵海看了四周一眼,发现这里的人,虽然大多都是散修,但是他们的生活看起来要比临渊镇那里强太多了,因为很多人的桌子上都有肉菜,而且还不少,赵海马上就开口道:“两荤两素,四个小菜,你看着上,在来四壶酒。”那伙计应了一声,转着转身下去。

那伙计并没有大声的喊着要上什么菜,很显然,他是怕因为他的喊声,会吵到那些散修,要是他真的遇到了一个脾气不好的,因为他大喊而吵到人家,弄不好就会挨一顿打的,所以伙计直接就下去给赵海准备酒菜去了。

像这样的小酒馆,他们的酒壶,一般都是定量的,比如说一壶是半斤酒,或是一壶是二两酒,一般像这样的酒馆的常客,他们都不会说自己需要几斤酒,而是直接就让伙计上几壶酒,所以赵海直接就点了四壶酒,这里的酒,度数一般不会太高,一个修士喝上几斤,那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赵海一脸的平静,他看到四周的很多散修,其实全都在聊天,但是你只能看到他们说话,却是看不到他们出声,虽然有一些散修在大声的说着话,但是他们说的话,内容却是没有什么好听的,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不过这难不倒赵海,赵海直接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那些用了法术,不让外人听到他们说什么的散修身上,那些人虽然用了术法,可以让外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这个外人,是绝对不包括赵海的,赵海想要听他们说话,就真的是太简单了。

所以赵海的注意力一集中,他马上就听到了很多的声音,很快他就把注意力放到了两个修士身上,那两个修士所在的位置,是靠近窗户的位置,两人的桌子上也放着四个小菜,放着六壶酒,两人也在说话,不过外人是没有办法听到他们的声音的,但是赵海想听,也就听到。

这两个人都穿着灰色的武士服,一看就知道是散修,其中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长的有些清瘦,但是两眼精光闪闪,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一个精悍人物,而在他对面的,却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长相有些憨厚的修士,这个修士虽然看样子实力也还可以,但是的脸上却带着一丝的稚气,这种稚气并不是说他年轻,而是说他的江湖经验少,一看就不像那些老江湖,应该是没有出道多长时间。

赵海就听到那个四十多岁的清瘦散修道:“丑牛,这里不比老家,也不比一般散修居住的地方,这里是玄甲宗的地盘,而这个小镇,其实是玄甲宗弟子建立的一个交易场所,慢慢的发展成了现在的这个小阵,虽然玄甲宗,并没有明着派人来管理这里,但是其实这里却是有玄甲宗的弟子来管理的,所以在这里一定要小心,更不要去得罪那些宗门弟子。”

那个叫丑年的,年轻憨厚修士开口道:“五叔,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得罪那些宗门弟子的,我怎么敢得罪他们呢,你就不用担心了。”他这话说的是理所当然,而且有些满不在乎的样子,看样子他应该也是十分的清楚,他是绝对不能得罪那些宗门弟子的,他也确实是不敢得罪那些宗门弟子。

五叔看着他的样子,沉声道:“你知道就好,我们这些人能在这里讨生活,已经是那些宗门弟子给我们机会了,要是我们得罪了那些宗门弟子,不要说那些宗门弟子了,就算是其它的散修也不会放过我们,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听说最近这小镇上的主事之人换了,所以小镇可能会有一些变动,我们就要更加的小心了。”

那丑牛看着五叔的样子,不由得好奇的道:“五叔,这小镇的主事之人还会经常的换吗?难道说主事之人一换,我们就必须要小心吗?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吗?”这叫丑牛的小子,显然也是刚到小镇上来的了,对于小镇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才会如此问,而他问的这些问题,却正是赵海所需要的东西。

这时那伙计也已经把赵海的酒菜给送了上来,然后躬身退了下去,赵海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那叔侄俩的谈话,就听到那五叔开口道:“小镇的主事之人,到不是经常换,我也跟你说过了,这小镇原本就是玄甲宗的弟子交易的一个地方,事实上在玄甲宗里,也有不同的派系,那些宗门弟子也是争来斗去的,而像这样的小镇,是有很大的收益的,所以玄甲宗的那些弟子,都想要控制这样的一个小镇,好可以给他们带来一个稳定的收入,听说之前这小镇的主事之人,在玄甲宗内部争斗的时候,被人打败了,所以这里的主事之人就换成了,新来的这位主事大人,好像是姓尉迟,应该是叫尉迟铁丹,他是上一次争斗的胜利者,而一般的情况下,像这样的小镇,要是换了主事之人,那对方一定会有一些动作的,比如说提高税率,这是那些宗门弟子经常干的,无非就是想要从我们的身上,多榨一些油出来罢了。”

丑牛听五叔这么说,也是一愣,他刚要说话,五叔却是冲着他摇了摇头,随后看了四周一眼,沉声道:“记住了,今天我跟你说的这些话,绝对不要说出去,你要是敢把这些话说出去,怕是我们两个的命就全都没了,我跟你说的这些,全都是一个玄甲宗的大人告诉我的,我与那大人有些交情,当初我采到了那大人所需要的一味药材,送给了那位大人,与那位大人有了一些交情,那位大人平时也让我帮他做一些,他不方便出面做的事情,这样就有了一些交情,所以他这一次才会告诉我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其它人还不知道,所以你绝对不能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不然的话我们就真的会有危险了。”一边说这些的时候,那五叔还一边的打量着四周,好像是怕有人听他们说话一样,虽然他用了术法,却还是这么的小心,可见他认为这件事情,确实是十分的重要。

那丑牛应了一声,随后开口道:“五叔,那位新来的尉迟大人,长的什么样?我以后要是真的见到他,好躲着一点儿走,要不然的话,我们要是真的得罪了他,那我们就真的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五叔一瞪眼睛道:“说什么混话,记住了,不管是那位尉迟大人也好,还是其它的大人也好,只要你遇到了,你都必须要躲着走,不要想着凑到那些大人的身边,你就会得到什么好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你最大的可能就是无意之间得罪了那些大人,最后被那些大人给杀掉,明白了吗?”

第七十七章 客栈

赵海在酒店里吃过饭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小店,他已经从那五叔的口中得到不少的信息了,他现在对于地狱门的能力,到是更感到意外了,因为地狱门竟然直接就把他给弄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这里是玄甲宗弟子交易的一个坊市,而现在这个坊市的主事之人,竟然就是尉迟铁丹,那也就是说,他的目标就在这小镇上。

赵海离开了小店之后,他慢慢的在小镇上走着,他发现这小镇上,除了酒店,杂货店之外,最多的竟然就是一些客栈,这些客栈有大有小,大的客栈看起来到是十分的气派,而且在那里进进出出的,多是一些玄甲宗的弟子,一些小一些的客栈,看起来就比较简单了,在那里进进出出的,多是一些散修。

赵海在小镇上慢慢的走着,好一会儿,他这才走进了一条小巷里,在那个小巷里,也有一定小客栈,这家小客栈虽然小,但是赵海之前就已经看到,有好几个散修从这家小客栈里出入了,可见住在这里的人还是不少的,赵海就选了这家名为君悦客栈的小店。

等到赵海走进了小店,就看到小店的一楼竟然有一个不大的餐厅,而在门旁边,就是一个不大的柜台,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胖子,就站在柜台里面,这个胖子看起来十分的胖了,身材到是不高,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给人一种十分喜庆的感觉。

这胖子一看到赵海,马上就冲着赵海笑着道:“欢迎客官,不知道客官可是要住店吗?”赵海连忙点头道:“是,掌柜的,不知道可还有空房间了?”赵海进入店里之后,也发现了,在那个小餐厅那里,有好几个修士正在那里吃饭,一边吃饭还一边说着什么,而他们吃的东西,也十分的简单,无非就是一些青菜,在加上一些馒头一样的主食罢了。

掌柜的一听赵海这么说,马上就开口道:“有,当然有,我们店里的房间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的,甲字级的房间,全都是本店最好的房间,里面有客厅,有卧房,还有餐厅,伙计可以直接就把你的饭菜送到房间里去,那里也是光线最好的房间,乙字级房间,有客厅,有卧室,住起来也是十分舒服的,丙字号房间,就只有一间卧室,不过卧室很大,可以说卧室与客厅是联着的,而丁字级房间,却是只有了一间卧室,卧室的面积还不大,只摆了一张床,不过我们这里的床,可全都是很舒服的,而且房是都打扫的很干净,我们店的价钱,也是整个镇上最便宜的。”

赵海想了想,沉声道:“丙字房每天多少灵石?”赵海觉得自己还是低调一些为好,所以他直接就问了丙字级的房间,在他看来,丙字级的房间他住就可以了,至于说丁字级的,虽然也可以,但是却没有那个必要,他相信丁字级的房间,应该会有很多人在那里住,弄不好会很吵,他可不想住在那里。

掌柜的并没有因为赵海要的是丙字级的房,就看不起赵海,而是笑着道:“很便宜的客官,两天只需要一块灵石,如果你只需要住一天的话,也是可以的,我们可以收你一块灵石,在送你一日三餐,要是你觉得这样不好的话,那我们也可以换你一块灵石,不过却是用过的灵石,能量只有正常灵石的一半,不知客官你意下如何?”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那就丙字房,老板,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包月住?包月住能不能便宜一点儿?”赵海知道,自己必须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了,所以他就直接问老板是不是可以包月,这当然不是他没有灵石,而是因为他现在是一个散修,散修就算是有灵石,也在住店的时候,也是会这么问的。

那老板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马上就笑着道:“客官,我们小店是不能打扣的,不过如果你真的包月住的话,那么我们店里可以给你提供一日三餐,虽然不会有多老吃,但是也是每餐两个菜,有荤有素,你看可好?”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这是十块灵石,先做订钱,领我去看看房间吧。”赵海一听那老板这么说,当然也就同意了,所以直接就拿出了十块灵石做了订钱,那老板痛快的收下了灵石,随后大声道:“小冰,小冰,你跑那里去了,快带这位客官去看看房间,记住了,丙字七号房。”

随着他的声音,一个伙计就从楼上快步的跑了下来,这个伙计看起来有二十岁左右,长的普通,不过两眼之中到是透着一丝机灵,他快步的来到了赵海的面前,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客官请了,请随我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aygtb.dzhhyy.com

bi9c.dzhhyy.com  7h4r.dzhhyy.com  s8r1.dzhhyy.com  nkp2.dzhhyy.com  n7lk.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