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开口问她的人,是她倾慕了多年的人,也是她这辈子唯一可以站到那男人身边的机会,华儿她不想放弃,自己可以理解。

林夫人一边为自己女儿擦着眼泪,一边轻声道:“华儿,这不是你的错。只是这一切……太凑巧了而已。就算你不做这个皇后,妍儿她也不可能进宫的,你别怪自己。”

华儿心里背负着这些,她心里肯定是不好过吧。

自己能怪华儿什么呢?自己也是从她这样的年纪走过来的,若是换成了自己在她这般年纪,自己只怕什么都顾不得了,她却还能一直忍着。若不是诗会那天,突然出了意外,皇上问了她那样的话,她是真的打算断了跟皇上的缘分的,这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切肤之痛?

“你不用担心妍儿,母亲以后会为她找一门好亲事的。母亲现在更担心的是你,华儿,你要知道,就算是皇后,对皇上也最好不好有太深的男女之情……”而华儿却显然已经是情根深种了,不然不至于皇上问了她那么一句,就足以让她改变主意。

“我知道。”

林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知道她心里什么都明白,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心疼。“华儿,你这……又是何苦啊。”

第485章 允诺

古往今来,就算再怎么对后宫冷淡的皇帝,那后宫之中也不了众多的环肥燕瘦。华儿这样心里有主意的人,却还是因为皇上的一句话而轻易改变了主意,可见在她心里,对皇上远远不止是喜欢那么简单的了。抱着这样的心情进宫,等以后选秀女的时候,华儿心里该会是何等的难受。

若是自己早点知道华儿对皇上的心思,说什么自己也要拦着不让华儿进宫的,这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伤心的日子呢。

但是女儿已经做了决定,圣旨也已经下了,此时再说什么也晚了。

林夫人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两个女儿这些日子闹的别扭里竟还有这样的内情。

这天晚上林灼华在自己母亲的怀里哭了很久,哭得累了便沉沉睡了去,而林夫人就在林灼华的房间里陪了她一整晚。

两个女儿这般情况,林夫人怎么能睡得着,一晚上心事重重,闭着眼睛想心事罢了。

林灼华倒是难得地睡了一个好觉,终于把藏在心里的话吐露给了自己的母亲听,她感觉轻松了不少,一夜无梦,次日醒来,看到坐在妆台前正梳头的自己的母亲,面上不由有些不好意思。

林夫人见她醒了,便是含笑道:“赶紧起床,我已经吩咐下人去准备早饭了。”

一直到洗漱之后,在桌边坐下来吃饭,林夫人都没有再提过任何一句有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仿佛林灼华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她从来都没有听到过似的。

事已至此,在这件事上,林夫人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只希望华儿进了宫之后,能顺顺利利的。就算心里再怎么担心,她也不想表现在脸上,让自己的女儿看出来什么。华儿马上就要嫁了,何必还要让她担心自己?

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林夫人也没有再拉着林灼妍陪着一起过来跟林灼华说话,她也是女人,知道这种事情,不是轻易就能解开心结的。心里只是无奈,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向亲密无间的两个女儿,会碰到这种事情,只希望将来等时间长了之后,这件事能渐渐地在妍儿的心里淡化吧。

因为皇上大婚的日子没剩几天了,欢颜他们也是从城外的庄子回到了定安王府,皇上大婚的当日,他们都是要进宫去观礼的。

离开了京城这么久,到了次日,欢颜便是带着几盒点心去看了自己的弟弟顾珏翎。

马车停下,欢颜由琼儿扶着下了马车,余光看到院墙的拐角处有人影闪过,欢颜下意识地抬眸看去,却并未看到什么人影。

“怎么了?”琼儿的一双眼睛也是顺着欢颜盯着的方向看过去,却只看到空空荡荡的巷子,不由的满脸的疑惑。

“没什么,刚才好像有个人从那里过去了。”

欢颜说了之后,也并未放在心上,这里不止这一个宅子,有人会经过这不奇怪。

欢颜进去之后,被下人告知,顾珏翎还在外面忙,没有回来。

欢颜点了点头,也就去了书房,一边看书一边等他了。

翎儿虽然不走科举的路子,改做生意了,但是念书的习惯还没有丢下,欢颜翻看了一下他桌上摆着的几本书,满意地笑了笑。继而转身从书架上取了一本杂记来看。

刚看了没一会儿,却见一个下人快步走了进来,“二小姐,丁姨娘来了。”

欢颜闻言一喜,自己也有许久都没有见过丁姨娘了。就算翎儿从顾府里搬出来了,她也是不经常过来的,她总说她一个妇道人家,又是个妾室,不好总出门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lbqrcv.dzhhyy.com

mdm.dzhhyy.com  dt6k.dzhhyy.com  wwqk2.dzhhyy.com  a0bh.dzhhyy.com  bvj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